被啪到哭是什么体验知乎 支教山村禽老师乡野猎

时间:2021-04-30

    宋林还以为两人是救的落水的人,松了一口气,慎儿水性好,救个人不在话下,随即想到什么,又立刻嘱咐,“你告诉月儿,若是没人跟着,就算是有人在水里要淹死了,也不准她去救。”

        女儿不会水,万一救人的时候被拖拽下去,会没命的!

 “你知不知道这学期什么时候放假?”

        “不知道。”

        “希望这次开会能说一下,我好提前买票……”

        偌大的会议厅里坐满了人,外面还不停有人进来。

        辅导员们忙着维持秩序和清点人数,已经入座的学生们交头接耳,猜测着这次开会的内容。

        周鼎单手托腮,无聊地玩着手机。

        因为身高的关系,他自觉地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顺便帮朋友占了个座。

        但会议都快开始了,朋友还没来,他发过去的短信也一直不回,于是他又把用来占座的矿泉水瓶放回了桌上。

        很多晚来的同学都在四处张望着找位置,所以矿泉水瓶拿走没一会,就有人坐了下来。

        周鼎不关心旁边坐的是谁,他头也没抬,继续玩手机。

        又过了会儿,大厅里安静下来,会议正式开始。

        只听了两句,周鼎就兴致缺缺地闭上了眼睛。

        校领导的讲话在此刻成了最好的催眠曲,十分钟后,他的呼吸越来越平缓,快要进入浅眠状态,耳边也像裹了一层薄膜,渐渐隔绝了那些窸窣的声响。

        “嗯啊——”

        忽然,一声高亢的呻吟响起!

        周鼎瞬间惊醒,瞥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是他的左手边!

        然而坐在他左边的同学坐得好好的,正低着头在本子上写东西,并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周围人也看讲台的看讲台,打瞌睡的打瞌睡,似乎都没有听到那个突兀的声响。

        周鼎蹙起眉,收回视线。

        他怀疑是自己幻听了。

        可他怎么会听见那种声音?那声音分明是……

        是在**。

        他不会听错的,那就是**声。

        黏腻沙哑,还是个男声。

        虽然只叫了一下就没了,可那一下非常清晰,足够让他听个明白。

        眉头越皱越紧,周鼎拿出手机给他们篮球社的教练发了个消息。

        ——【教练,我建议加一条社规:禁止在篮球社看片。】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篮球社里的队员影响了。

        作为校篮球社的社长,周鼎对队员的管理并不严格。

        只要保证好比赛时的状态,那么其他事情一切好说。毕竟都是大学生,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心里都有起码的数,而且说多了也不好。

        所以,对于有些队员在更衣室里看片的行为他从来不多说什么。

        甚至有时打完比赛,正是身体和大脑都极度亢奋的时候,几个大男生围坐在一起,聊着聊着就总有人忍不住地往性上面扯——这也正常,二十左右的男生正是血气方刚,对异性好奇,也对性好奇的时候。

        他虽然不太喜欢聊这些,但也不会大家的扫兴,只在一旁随意地听听。

        但谁知道随便听听也会出事?

        周鼎拧眉揉了下耳朵。

        忽然,手顿住,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再次看向自己的左手边。

        只见坐在他左手边的同学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羽绒服,厚厚的领子立起来,遮住了小半张脸,露出的皮肤比衣服还白,一头微卷的头发像海藻一样密,颜色深黑如墨。

        刚才周鼎没能认出来,但他现在反应过来了。

        对方是夏郁。

        他跟夏郁没什么交集,也互相不认识,但这个名字他实在听了太多次。

        尤其是他们队里的一个队员,只要一看到或者谁一提夏郁,就会忍不住地嘟嘟囔囔——因为他的暗恋对象喜欢夏郁。听的次数多了,他对夏郁的印象也就深了。

        想到这,周鼎把目光投向夏郁拿着笔的手。

        大厅里开了暖气,有的人把外套都脱了,但夏郁不但穿戴整齐,手上还戴了一双黑色的绒线手套,手套边缘露出一点透明的保鲜膜状塑料。

        周鼎知道,绒线手套里还有一双一次性手套,一次性手套里是敷得厚厚的护手霜。

        这一点那个队员也说过,还说了不少次,话里话外都在吐槽夏郁,说他作为一个男生比女生都娇气,一双手除了画画外什么都做不了,还天天要涂护手霜,也不知道宋婷怎么会看上这么娘的男生——这些都是那个队员的原话。

        周鼎听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实际看到了还是有一点惊讶。

        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哪个男生会这么注重保养自己的手。确实挺精致,也确实有点娇气。

        “哦!嗯——”

        周鼎神色一凛。

        又来了。

        他又听到那个奇怪又暧昧的声音了。

        这次声音还是来自左边,虽然很低,并且很快就没了,但极佳的听力还是让他能够肯定——就是从坐在他旁边的夏郁身上发出的!

        他没有幻听。

        探究的视线迅速上移,落在夏郁的侧脸上。

        周鼎看到一只白色的蓝牙耳机隐在漆黑的发丛中,似乎没有戴好,耳机尾部略有些翘起。

        声音应该就是这么漏出来的。

        这儿是学校,他怎么敢的?

        周鼎盯着夏郁的眼睛。

        可夏郁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仍专心致志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他眼帘微垂,长而黑的睫毛在眼下投出淡淡的阴影。好像画错了什么,用橡皮擦擦掉后,他轻轻拉下那一直遮着下半张脸的领子,然后微嘟起唇往本子上吹了一下。

        呼一声。

        手松开,下巴和嘴唇再次被遮住。

        过了没几秒,他停下手中的笔,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

        夏郁侧过头,黑白分明的眼里露出一丝疑惑:“?”

        周鼎点点自己的耳朵:“你耳机没戴好。”

        夏郁摸了摸耳机:“谢谢。”

        他神色自然地把耳机戴好,“还有什么事吗?”

        这么淡定?

        周鼎带着点故意地问:“你在听什么?”

        夏郁看着他:“篮球赛。”

        周鼎看了眼挂在夏郁耳朵上的耳机,那怎么可能是球赛会发出的声音?谁打篮球会叫成那样?

        “你喜欢篮球?”

        “当然。”

        周鼎挑眉:“不看实况只听解说?”

        夏郁扬了扬手里的本子,给他看上面的画:“我听比赛主要是找感觉。”

        画只起了个草图,最中间的焦点人物是个正在暴扣的男人,但只勾勒了身体线条,还没有画具体细节。

        球场也只是个简陋的长方形,坐在场边的人更是敷衍,只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圆圈。但即使只是个最潦草的草稿,也能看出作画人的水平很高,铅笔就那么寥寥几下,便把人物、场景包括气氛都大致描绘了出来。

        周鼎看着那个起跳扣篮的主角,对夏郁的观感好了许多。

        “你也喜欢科比?”虽然没有画脸,但那背后的24,喜欢篮球的都知道代表着谁。

        夏郁轻嗯了声,语气有些疏离。

        周鼎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


 

        他觉得肯定是自己听错了,不可能有人会一边画科比,一边听那种带颜色的东西。

        他下意识想再说点什么补救,毕竟自己刚才的认知挺过分的,但夏郁已经回过了头,看起来并不是很想搭理他。

        于是他只好闭上嘴,有些尴尬地重新坐正。

        同时,他也忘掉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

        他也穿24号球衣。

        -

        铅笔在白色的画纸上沙沙作响,随着线条增多,原本潦草的构图变得越来越清晰、精致。

        画中的人体也多了五官、头发、衣服等细节。

        因此也越来越能看出,虽然这个人物身形高大,但明显是个亚洲人,并且是个非常年轻的亚洲人。

        脊背虽然宽阔,却还没有成熟男人那般的厚实。

        起跳的动作让轻薄的篮球服掀起,露出坚实有力的腹肌和线条优越的腰身。悬空的小腿和伸长的手臂上都覆着一层结实又不突兀的肌肉,用力时略微鼓起,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着爆发力,但又有着一份独属于青年人成长期特有的单薄。

        力量感与青涩杂糅,热烈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夏郁凝眸看了片刻,用橡皮在眼珠的位置轻擦了擦。

        霎时,画中人的眸子变得更加有神,也更多了一分灵活和生动。

        终于满意了。

        夏郁放下笔,甩了甩略微酸痛的手。

        如果这时周鼎再看一眼画,那么他一定能够认出画中的人。

        ——赫然是他自己!

        夏郁神色不变地合上画册,在校领导宣布解散后离开了大会议厅,也关掉了耳中起起伏伏的粘稠声响。

        他没有回教室,也没有去食堂,而是回了宿舍。

        他住的宿舍并不是学校统一分配的宿舍,而是自己在学校里租的——龙城大学历史悠久,海纳百川,占地面积也非常辽阔,很早的时候就不光给学生提供住宿,也给教职工提供住宿,但现在条件都好了,教职工们大多都买了房,因此教职工宿舍余下了不少空位,学校就干脆把其中三栋拿出去出租。

        租的人大多是考研的学生,还有很多不喜欢群居的学生也会租。

        租金不高,一个月五百,很是紧俏。

        走到一半,口袋里的手里震了震。

        夏郁一手抱着本子和笔,一手拿出手机看消息。

        【沈佑堂:哥在江南包了包厢,301,晚上七点一定来啊。】

        【夏郁:?】

        【沈佑堂:我打算跟阮阮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