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太大进不去 晚上睡不着总想要

时间:2021-04-30

        夏郁皱了皱眉,感到了一点烦躁。

        但他很快就收敛了神情,垂眸接着打字回复。

        【夏郁:知道了。】

        【沈佑堂:千万别说出去,我想给她个惊喜。】

        【夏郁:好。】

        把手机塞回口袋,夏郁继续往宿舍的方向走。

        教职工宿舍跟学生宿舍在不同的方位,没多久,跟他同路的就只剩下了一两个人。

        路过垃圾桶时,夏郁随手把几张揉皱的画纸扔了进去。

回到宿舍,夏郁把手上的护手霜清洗干净,接着拿出手机,用导航看了下去江南的路线。

        江南是今年忽然火起来的一个网红酒吧。

        据说很有情调,也不怎么吵闹,里面还有一个告白墙,做得精致又漂亮,不少男女生都喜欢去那儿自拍打卡。

        打的到那儿二十分钟,现在五点半,时间很充足。

        夏郁换了身深色的衣服,坐在桌旁一边喝水一边看微信。

        沈佑堂早就在群里艾特了好几次,但他设置了不提醒,所以没有及时看到。

        这个群里加上夏郁一共六个人,他们都是大一时的舍友。

        大一的时候夏郁是跟大家统一住宿的,到了大二才独自搬出来。

        他跟舍友的关系也一般般,因为他们学校是混宿制,他们宿舍里六个人都不同系,不一块上课,课业又无法交流,加上兴趣爱好也不同,所以一年下来除了热情的交际咖沈佑堂跟夏郁关系不错,另外四个人跟他顶多也就是食堂碰到了能一个桌吃个饭的交情。

        此时,群里正热闹着。

        【江扬:沈佑堂,怎么这么突然?怎么就要告白了?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这个问题夏郁也挺想知道。

        【梁以康:这姑娘都追沈总n年了。】

        【江扬:什么时候追的?我怎么不知道这姑娘追过沈总??】

        【梁以康:你一天到晚往隔壁卫院跑,你能知道个der!这姑娘大一就跟沈总表白过,被拒绝了还一直送饼干送巧克力送矿泉水的,从大一送到大三,换我我也心软。】

        【江扬:草,这么执着,那难怪了。兄弟恭喜啊沈佑堂】

        【宋祈:那不该是女生表白、沈总接受表白么,怎么变成沈总表白了?】

        【沈佑堂:表白的事情当然得男生来_】

        【宋祈:啧啧,沈总真男人!】

        【梁以康:沈总真男人!】

        【沈佑堂:六儿也来,江总你来的时候顺便接一下他,我得去接阮阮跟她几个闺蜜。】

        他们宿舍一共六个,夏郁是最小的,其他几人喊他夏郁、夏总,只有跟他关系好点的沈佑堂会喊他六儿、小六。

        看到这,夏郁打字道:【不用了,你们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待会打的过去。】

        【沈佑堂:夏郁,认识地方吗?】

        【沈佑堂:[江南ub·定位]】

        【沈佑堂:千万别找错了夏郁】

        【夏郁:嗯。】

        回完后夏郁点进沈佑堂的名片看了眼,很快又退出去。

        这样也好,他想。

        在这之前,沈佑堂一直是他列表中的第一人选。

        ——如果沈佑堂是gay,那么他们进可以尝试露水姻缘,退可以走肾只谈欢愉。

        但碍于朋友关系,以及不确定沈佑堂到底是什么性向,所以夏郁一直都没有透露过自己的想法。

        现在终于确定了,那么所有的想法也在瞬间消散。

        他不想掰弯直男,也不会把有对象的人当目标。

        他和沈佑堂,以后就只是朋友关系。

        -

        一月的龙城正是最冷的时候,人们都缩在屋里不想出门。

        江南酒吧却依旧热火朝天,一波一波的人往里走。其中不少是小情侣,手挽着手,组成一个大型撒狗粮现场。

        沈佑堂包了最大的包厢,里面的沙发长且宽,能坐不少人,除了点歌机外,还有麻将桌和台球桌等等,俨然是个小型棋牌室。

        江扬一来就脱了外套,环视周围:“夏郁呢,你不是说他会来吗?”

        “估计在路上了,他说了会来就肯定会来。”

        沈佑堂说完又跟新一批进来的人打招呼,“都来了?兄弟们够意思啊!”

        进来的是校篮球社一队的人。

        沈佑堂也是篮球社的,不过一直在二队,前不久刚升的一队,跟一队队员的关系还不怎么深。

        邀请是发出了,但他也没指望他们都能来。现在人都来了,他也挺高兴,一眼看去都是180  的型男,多有排面!

        周鼎冲他点了点头:“应该的。”

        沈佑堂笑道:“随便坐随便坐。”

        周鼎带着篮球队的人入座。

        “是周鼎诶!”

        “阮阮,你男朋友的朋友都好帅啊!”

        “嘘,别乱说,哪是什么男朋友啦。”

        “你害羞了你害羞了!”

        “都带你见朋友了不就是承认你是女朋友了?”

        几个女生挤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坐在最中间的一个女生脸越来越红,瞥向沈佑堂的目光里也渐渐多了娇羞和期待。

        这时,夏郁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下,眉头轻皱,里面烟味有些浓。

        “六儿!”沈佑堂走过来揽住他肩膀,“你坐我旁边。里面有点呛,要不要戴口罩?”

        坐在阮阮旁边的女生笑道:“哇,沈哥你偏心,我们女生都没这么好待遇!”

        沈佑堂也笑:“他有鼻炎,鼻子比较敏感。”

        “不用,我鼻子还行。”说完,夏郁从桌上拿了瓶苏打水。

        “你不喝酒吗?”那个女生又问。

        夏郁看了她一眼:“不喝。”

        “为什么?”

        夏郁解释:“我回去还要画画,喝酒手会不稳。”

        “你会画画?”女生似乎对他会画画这件事很感兴趣,“你是学美术的?”

        “嗯。”夏郁喝了口苏打水。

        沈佑堂去招呼新来的人了,中间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女生往夏郁旁边挪了挪,靠近后单手托腮,仰起脸看他:“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但一点没有艺术细胞,所以现在特别羡慕会画画的人。你画画肯定很好吧?”

        夏郁:“还行。”

        说完又喝了一大口苏打水。

        见他频繁喝水,女生笑了一下:“你是在紧张吗?”

        夏郁:“……不是。”

        “这边斗地主三缺一,随便来个人!”

        夏郁站起身:“我来。”

        他大步走过去,坐下后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切,老娘还不稀罕呢!”

        女声不高不低,在歌声的掩盖下很多人都没听到,但夏郁听到了。

        他感觉自己头有点大。


 

        “不知道怎么应付女生?”

        声音微沉,恰好在他的头顶响起。

        夏郁抬眼,先看到了男生凸出的喉结,然后才是带了点笑意的眼睛。

        是周鼎。

        他的观察对象之一。

        “谢谢。”夏郁知道,是周鼎把位置让给了他。

        “不用。”周鼎抬抬下巴,示意道,“你跟他们打,我去趟卫生间。”

        “嗯。”

        夏郁扫了眼牌桌上的人,感到了些许困惑。

        坐在他对面的男生一脸不爽地洗着牌,另外两个则偷偷地笑。

        “乐狗行了,别洗了,赶紧发牌。”

        “发什么发,自己抓!”被叫做乐狗的男生把牌用力放到中间。

        夏郁没有作声。

        这一把,坐在夏郁右手边的人是地主。

        过了几圈牌后,那个被叫乐狗的男生和夏郁右手边的地主手里都只剩下了两张牌。

        “对3。”夏郁出牌。

        乐狗急得眼珠子都快瞪起来了:“卧槽!你是卧底吧?外面还有好几个对子呢!出什么都比出两张稳妥吧!更何况还是这么小的对子!”

        然而他话刚说完,坐在夏郁右手边的地主就敲了两下桌子:“不要。”

        乐狗瞬间哑了声,顿了几秒才甩下牌道:“……对7。”

        他们赢了。

        再看地主的牌,一只k,一只2。

        夏郁的出牌是对的!

        乐狗抹了把脸:“咳,你运气不错啊,再来再来。”

        之后又来了几把,都是夏郁在的一方赢了。

        做队友,他总能打出队友最想要的牌,又把地主压得死死的。做地主,他又总能料到农民出什么牌,轻松把手里的牌过掉。

        “夏郁你肯定会记牌!太牛逼了!”

        乐狗真的成了狗腿子,夏郁出什么牌他都叫好——“绝了!”、“赞啊!”、“不愧是你!”,妥妥一舔狗。

        等夏郁被沈佑堂拉走了,他还在跟周鼎感叹:“周队,难怪宋婷喜欢他。”

        说完啧一声,又回味起了那舒服到极致的喂牌,“我也喜欢!”

        “草!傻逼吧你!”另一个朋友照他脑袋上来了一下。

        “你就说跟他打牌你爽不爽?他喂的牌你吃得爽不爽?!”

        周鼎笑着喝了口水。

        ……

        “大家停一下——大家停一下——”

        麦克风里传来沈佑堂的声音,玩得正嗨的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上的事。

        “怎么了?”

        “终于要说正事了。”

        “要撒狗粮了要撒狗粮了!”

        沈佑堂站在沙发正中间,右手牵起阮阮的手,冲大家笑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阮欣!”

        他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夏郁身上。

        夏郁冲他点了下头:“恭喜。”

        其他人也纷纷拍手祝贺。

        沈佑堂笑了笑,又道:“本来是想当众表白的,但阮阮害羞,所以我就私下表白了,想看热闹的兄弟对不住了啊!”

        “害,没事儿。”

        “没事,你们成了就行了。”

        “亲一个!亲一个总得有吧!”

        阮欣整个脸都快埋沈佑堂胸口了。

        沈佑堂揽着她笑:“行了别闹!没看人害羞了吗?总之,谢谢大家这么冷的天还过来,今晚大家尽管疯,一定要玩尽兴了……”

        夏郁肩上忽然被拍了两下。

        他扭头看去,发现是刚才跟他打牌的人,就那个叫乐狗的。

        “我们加个微信呗,有机会再一起打牌啊,线上线下都行。”

        乐狗压着声说,“我叫巫乐。”

        夏郁拿出手机:“我是夏郁。”

        “我知道你。”

        “嗯?”

        “嘿嘿,没什么。”巫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另外两个一起打牌的也把手机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