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诗晴下车后传 岳在我胯下哭泣

时间:2021-04-30

“你那几个朋友呢?他们不一起走吗?”坐上车后,夏郁问。

        周鼎发动车子:“他们待会还要去赶场子。”

        “赶场子?”

        “嗯,网吧。”

        夏郁轻哦了声。

        大一的时候沈佑堂跟另外几个舍友也经常去网吧,他们几个家里条件都不错,笔记本全是买的是有“灵魂”。

        夏郁不懂他们的灵魂,他的笔记本里一个游戏也没有装,只偶尔玩一下手游。

        他又道:“刚才你帮了我两回,谢谢。”

        周鼎摸摸鼻子。

        他也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下午的时候我误会你搞黄,所以刚才才会帮忙,只道:“客气了。”

        车子开动,暖气渐渐氤氲在车厢里。

        玻璃隔绝了刺骨的冷风,夏郁放松了一些,靠进柔软的座位里。

        “你是篮球社的?”

        前方红灯,周鼎踩下刹车。

        他侧头看了眼夏郁,发现对方正在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他嗯了声:“沈佑堂没跟你说过?”

        夏郁摇头:“也许说过,但我不记得了。”

        周鼎又问:“你一次都没看过我们学校的篮球比赛?”

        不是说喜欢篮球吗?

        “我太忙了,空余时间基本都在画画,没时间去看。”夏郁低着头,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指腹时不时轻点几下。

        周鼎没有出声,他的目光在夏郁的脸和手指间逡巡。

        他总觉得有点怪,一般人在加了一个不熟的人的微信之后,会像这样当着对方的面,一条条翻看对方的朋友圈吗?而且还点开图片放大,观察图片里面的细节。

        他一眼就看出来,夏郁在看的这张图是教练给他拍的,拍的是他跳起扣篮的样子。

        最关键的是,夏郁放大的是他的下半身。

        这实在太奇怪了,也太尴尬了。

        尴尬得周鼎都不好意思问他“你干嘛盯着我的下半身看”,只能憋在心里,疯狂回想自己那张图片有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毕竟打篮球是剧烈运动,肾上腺素一飙升,有些时候身体反应就会不受控制,但自己……应该没硬吧?

        他自觉打篮球的时候还是很专注的,而且图片上传的时候他也看过,如果硬了他肯定会发现。

        难道他疏忽了?

        不会真的硬了吧?

        不会吧!

        周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嘿,绿灯了。”

        “哦,好。”周鼎回过神,赶在身后的车辆鸣笛催促前把车开了出去。

        夏郁奇怪地看着他:“你刚才怎么了?”

        “没什么,想了点事情。”

        周鼎低咳一声,转移话题,“对了,这周日的下午两点我们篮球社有内部对抗赛,你可以过来看。”

        夏郁问:“你也参加吗?”

        “当然,我是一队队长,没有特殊情况不会缺赛。”

        夏郁点点头:“厉害。”

        周鼎又问:“那你来吗?”

        “有空的话我会去的。”

        等夏郁下车后,周鼎没有立刻开走,而是拿出手机翻看自己的朋友圈。

        他找到那张图,然后放大,端详片刻后终于松了口气。

        谢天谢地。

        没硬。

        那夏郁刚才看那么仔细到底是在看什么?

        隔着防窥窗,周鼎的目光凝在夏郁渐渐远去的背影上。

        警报解除后,他迅速回忆了一下刚才在车上的对话,然后就察觉到了一些违和的地方。

        除了当着他的面翻他的朋友圈外,还有夏郁之前说喜欢篮球这一点。

        除了那张画,周鼎并没有在夏郁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点对于篮球的喜欢——在校两年半,却没有看过一次比赛;不认识自己,对自己的邀请也非常冷淡。

        虽然自己并不算什么大人物,但他敢说整个龙大,只要是真的喜欢打篮球的,基本都知道他的名字。

        而且,“有空的话”不就跟“有机会的话、下次一定”一样,等于拒绝吗?

        他实在弄不懂,夏郁对篮球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喜欢。

        -

        回到宿舍后,夏郁先洗了个澡。

        外套被他挂到了阳台上,上面的烟酒味太重,放在屋里他会不舒服。

        洗完澡,他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手机,上面有几个未接来电,是沈佑堂打来的。

        再看微信,也有沈佑堂发来的消息,都是问他有没有生气,让他别介意那个女生说的话。

        夏郁回道:【我没生气。】

        消息刚发过去,沈佑堂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夏郁一接起,就听对面道:“你现在回去了吗?”

        夏郁在桌边坐下,打开平板:“我已经到宿舍了。”

        “刚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我在洗澡。”

        “哦哦。”

        哦完对面就没声了。

        夏郁也没有说话,安静地在平板上翻看着什么。就在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对面又响起了声音:“夏郁。”

        “嗯?”

        “哥谈恋爱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的?”

        在平板上滑动的手指顿住,夏郁轻眨了下眼。

        “都不问问我什么时候跟阮阮好上的,你不觉得我跟阮阮告白很突然吗?”

        对面像打开了话匣子,夹杂着抱怨和感叹地絮叨了起来,“江扬他们还过来问问我呢,就你,一句没问,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你哥啊?哥哥我对你也挺好的啊……”

        夏郁听了一会后,打断道:“你喝酒了?”

        “本来没喝的,你走之后我就喝了点。我没开车,喊了代驾。”

        夏郁轻哦了声:“那你早点休息。”

        “嗯……你觉得阮阮怎么样?”

        夏郁道:“挺漂亮的,跟你很配。”

        “那就好,阮阮还担心你不喜欢她呢。”

        “她是你的女朋友,只要你喜欢就好。”

        对面笑了笑:“也是。那行,就这样吧,你没不开心就好,我这不也是一直没说,怕你们觉得我瞒着你们不够意思么。不介意就好,那就这样,你也早点睡吧。”

        “嗯,晚安。”

        挂掉电话后,夏郁轻呼了下气。

        他不是没察觉到沈佑堂语气里的那点不寻常,但现在沈佑堂已经有了女朋友,那么那点不寻常也就没有了思考的意义。

        他从来不在没意义的事情上花时间。

        夏郁坐在桌边,目光平静地看着平板。

        手指轻划屏幕,继续着刚才没做完的事情——他在为自己的下一幅作品找灵感。

        而他往常的灵感来源,就是平板里这些露骨又刺激的文字,还有一个又一个封面劲爆的视频和音频。

        但前段时间开始,他就无法从这些东西里获取灵感了。


 

        这也导致他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更新自己的推特,他不看也知道,自己的评论区肯定被各式各样的催更挤爆了。

        但没灵感就是没灵感,他做不到随便扔一张图上去糊弄大家。

        停顿一会后,他切换频道,来到了比较含蓄内敛的文艺区。

        这里的作品比较偏向意识流,没有直白的刺激,但却能不动声色地甩出钩子,用若有若无、欲说还休的手法牵扯、带动着观看者的神经,带领他们主动去想象,去补充那些画面里没有放出来的东西。

        在这个频道滞留了好一会后,夏郁也还是没能做出选择。

        最后他退出网页,关掉了平板。

        橘色的护眼灯光从上方照下,夏郁垂眸,长睫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目光。

        不够。

        这些都不够。

        夏郁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需求度又提高了。

        光是看或者听这些东西已经无法满足他,不管是片子,还是音频、里番之类的东西,对他来说都如同嚼蜡,画面再刺激、内容再劲爆,也无法在他心底掀出一丝波澜,反而催生出更深层次的需求和渴望。

        它们无法愉悦到他,就更别提给他提供灵感。

        他想,他现在更需要真实的**触碰。

        需要实打实的拥抱,实打实的接吻,以及实打实的填满,而不是强迫自己代入他人的作品,靠脑补获得满足。

        这些都是虚假的。

        不但无法止渴,还会带来更大的空虚。

        他现在不光灵感干涸,身心也一样的干涸。

        夏郁轻叹了下气,接着拿出一本画册,翻看画里的人像。

        这本画册全本是八十页,但现在只剩下了不到四十页,其他都被他撕掉了。

        而这不到四十页的画纸里,画了画的只有不到十页,其中还有重复的,所以画中的人物加起来,一共也就五个。

        还得再删掉一个。

        因为今天在酒吧里,他看见这个人偷偷和一个男生牵手了。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四个。

        分别是篮球社的社长周鼎,以及副社长陆思危,还有排球社的成员季星亮,田径队中的跳高选手江天阔。

        这四个人的身高都在185  ,颜值和身材绝对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并且……

        都没有谈过恋爱。

        当然,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可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只能说这几个人至少明面上都没有过男女朋友,是众所周知的单身狗。

        这一点很重要。

        因为夏郁不碰直男,也不碰有对象的人。

        这几个人在最躁动的大一、大二都没有谈恋爱,那么性向在夏郁这边就是存疑的,是值得继续观察的。

        至于为什么一直按捺着没有出手,主要是因为不确定对方的人品。

        还有就是,之前他有一个最佳选项,沈佑堂。

        之所以夏郁顾虑这么多,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gay。

        他需要一个完美的性伴侣,床上满足自己的空虚,床下嘴巴必须闭得严严实实,不把他们的关系透露出一丝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