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路人妻剃毛 sm重口调教视频网站

时间:2021-04-30

     但最好的,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可以谈地下恋的伴侣。

        不光能够交付身体,也能交托部分压抑在心底多年而无法宣泄的感情,彼此又能守口如瓶。模式就好似“限定情侣”,不谈过去,也不谈未来,当下他们就是热恋的情侣,可以对对方做情侣间能做的任何事,但时间一到,他们就是陌生人,顶多做朋友,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更深的交情。

        这不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的。

        更何况除了人品,夏郁对对方外部条件的要求也非常高,这也是他会把目标群体定在这些人身上的原因。

        他需要生理上的满足,也需要心理上被征服。

        疼痛无关紧要,对方的条件必须能带来足够的刺激感。

        沈佑堂他认识了两年半,人品还是能够信得过的。

        他人也长得高大帅气,而且大一时他们一个寝室,沈佑堂私下里有些大剌剌的,彼此熟悉后,他洗完澡就习惯只穿个裤衩在宿舍里晃悠,所以……

        夏郁知道他条件不错。

        另外几个人夏郁不清楚,他也不屑做什么猥琐的事情来获取情报。

        但按照他们的身高外形来说……

        应该都不会差。

        他忍耐这么久,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契合自己要求的人。

        同时,也是因为他不愿意冒任何的风险。

        他要欢愉。

        也要安全。

        沈佑堂被排除,那么第一目标自然而然地由周鼎替上。

        现在是大三的上学期末,过完年就是下学期。

        到了大四他们就没有课了,考研还是工作都由自己选择,也不必再呆在学校,只要完成论文,答辩时回学校一趟就行,所以,大四可以说是完全自由的。

        这也是夏郁给自己选择的安全期。

        在他的计划中,他会在大三下学期作出选择和尝试。

        如果正好找到了合适的人,那最好,他的大三下学期和大四就都会属于对方,他们可以尽情享受这段“限定时光”,甚至长期发展也不是不行。如果出了岔子,那半个学期不到的时间也足够他稳住人,只要到了大四,他就可以决然离开,对方连人都找不到他。

        再者,从概率上来说,学生总比社会人要单纯些,干净些。

        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目标能够在校园里达成。

        进入社会染缸后的人,可要复杂得多得多。

        -

        周鼎回校后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去球场又练起了球。

        球鞋在地板上摩擦,发出吱嘎的声响。

        忽然,步伐声戛然而止,只见周鼎在三分线处高高跃起,手中的篮球也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后,准确地落入球框。

        进球后,他拉起衣服下摆随意地擦了擦汗湿的额头,然后捡回篮球,走到场边休息。

        他边喝水边拿起手机看了眼,发现有条陌生信息。

        点开才想起来对方是夏郁。

        【libo:[图片]】

        【libo:你的形体很漂亮,我画画时拿来当了参考。如果觉得冒犯的话,我给你道歉。】

        周鼎点开图片看了眼,回道:【这是你下午画的那张?】

        【libo:对。】

        【z:你不是画的科比?】

        【libo:嗯,我本身就打算画亚洲人,只是比较喜欢科比所以用了24号。】

        【z:我也是24号。】

        【libo:我知道,我看了你的朋友圈。】

        【z:所以你看我的照片只是在看形体?】

        另一边,夏郁微微睁大眼睛。

        他不过是按照惯例对自己的观察目标进行试探,之前他也这么试探过其他人,但其他人的回复都是“没关系”之类的话,只有周鼎似乎get到了他的试探之意。

        他放下手中的画笔,定了定神后回道:【是的。】

        接着又补了一句:【不然你以为我在看什么?】

        这是他的二次试探。

        对面显示正在输入中。

        可等了好一会,都没有新的回复发过来。

        这反而让夏郁更加期待。

        今天一连少了两个优质的观察对象,他还觉得挺倒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柳暗花明、有失必有得?他另外的观察对象竟然直接到他面前亮马甲了?

        又过了会,消息才终于发了过来。

        夏郁立刻去看,然而下一秒,他嘴角的弧度就瞬间消失。只见对面回复道——

        【周鼎:我的球鞋是aj和lv的联名限量款。】  w  ,请牢记:,

 十一点半,下课铃响起。

        教室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开。十二点多的时候,夏郁停下了画笔。

        老师注意到了,走过来打量他的画:“画得不错,就是缺了点感觉。”

        又细细观察了会,又道,“一时半会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色彩、明暗关系都处理得非常不错,但就是缺那么点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少了点灵气。”

        夏郁捏了捏手中的画笔,没有吭声。

        “就是完全是用技巧在创作,至少我感受不到你画的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有任何的爱恋和思念,你的这幅画传达不出感情,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夏郁点点头:“明白。”

        “好了,你先去吃饭吧。我再看看,看看能不能给你哪里改一改。”

        “谢谢老师。”

        夏郁快速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朝外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又被老师叫住。

        “对了,下周三夏远航教授会来学校做演讲,你知道的吧?”

        夏郁怔了下,点头:“我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比这所学校里的任何人都先知道。

        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觉得你的风格跟夏远航教授有些相似,如果你要考研,我认为夏远航教授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演讲的时候你可以多注意听一听他的话。”

        “谢谢老师,我会好好考虑的。”

        一走出教室,寒风便往身上钻。

        夏郁戴上口罩,拢了拢衣领。

        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半,食堂路上都没多少人了。

        他慢吞吞地往食堂的方向走,边走边想着刚才老师说他的画“缺灵气”。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老师说过好几次,他的父亲更是说过无数次。

        尤其是他画人像的时候,父亲质疑的、审视的目光恨不得要把他的灵魂都盯穿,所以除非必要,他在人前几乎不会画人像。

        而且,他的风格怎么会跟他父亲相似呢?

        他最讨厌的,就是他父亲的风格。

        ……

        夏郁到食堂的时间已经有点晚了,剩下的菜色不多,他又有些挑食,看了一圈,最后还是点了碗清汤面。

        清汤面虽然简便又便宜,但卖相清爽又热气腾腾。

        一口下肚,夏郁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

        心情骤然间好了许多,他拿出手机,打算挑一部电影下饭,没等他选好,面前就“咚”一声,多了个装得满满当当的餐盘。

        周鼎站在桌旁:“我可以坐这儿吗?”

        夏郁抬眸看了他一眼。

        超过一米九的身高让周鼎看起来像座不可逾越的小山,即使穿着羽绒服,也一点不显臃肿,反而恰到好处,衬出对方倒三角的身材和笔直修长的腿。

        身材是他喜欢的身材,脸也是他喜欢的脸。

        就是可惜了,对方大概率是个直男,而他不喜欢跟直男玩。

        夏郁垂下眼,“嗯”了声。

        察觉到夏郁似乎并不欢迎自己,周鼎还是坐了下来。

        他看了眼夏郁的碗,主动搭话道:“你就吃这么点吗?”面碗里清汤寡水的,连点肉都没有。

        “还好。”夏郁收起手机,专心吃面。

        周鼎想了下,又道:“我这儿有两个大排,你要吗?我全都没动。”

        “……谢谢,不用。”

        几句下来,周鼎可以确定夏郁生气了。

        他现在的心情也挺复杂,有些尴尬,又有些摸不着头脑。

        昨天发完那句之后夏郁就没再理他。

        可他当时还能怎么回?说自己其实并没有觉得你在看我的鞋,而是觉得你在看我的裆吗?

        当然不能这么回,回了就直接进入社死现场,夏郁大概会直接把他拉黑。

        所以他想了好久,才挑了个没什么太大问题的鞋子来搪塞。

        毕竟男生多鞋狗,看鞋再正常不过。

        他以为事情可以就这么揭过,但谁知道夏郁直接就生气不理人了?

        周鼎当时就感到了惊讶。

        真的,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理解不了一个男生的心思和气量,也是头一次主动地向一个男生求和。——虽然他们算不上朋友,也谈不上什么和不和的,但他今天确实是来跟夏郁道歉的。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篮球社,里面一堆糙汉,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谁也不服谁那就武力值解决。

        但夏郁跟他们不一样。

        从看到夏郁的第一眼起,他就这么觉得。

        夏郁实在太精致,也太漂亮,像一个摆在柜子里的玩偶,海藻一般的头发,白瓷一般的皮肤,第一眼就给人一种娇气易碎的感觉。

        跟他和他身边那群高高大大又硬邦邦的男生很不一样。

        事实也证明他们确实不一样。

        夏郁不光人长得娇气,性格也挺娇气,说错一句就生气,生气了就不理人,脾气比他见过的女孩子还大。

        周鼎清了清嗓子:“我……”

        “我吃完了。”

        夏郁放下筷子,站了起来,“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先回教室了。”

        周鼎怔怔地看着夏郁离开,一时有些愣神。

        这就走了??


 

        自己难道是什么洪水猛兽??

        秀一下鞋子难道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本来周鼎只觉地夏郁这样的男生有些新奇,但他现在是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昨晚做了罪孽深重的事情,才导致夏郁对他的态度这么差。

        他从小到大头一次体会被人嫌弃的滋味,下午篮球社活动的时候实在没忍住,问了跟他关系比较好的队友。

        “炫富真的是一件非常令人厌恶的事情吗?”

        巫乐:“当然了!”

        林凡:“肯定啊!”

        赵修楠:“这不废话吗?”

        周鼎:“……”

        周鼎:“真有那么严重?”

        巫乐:“当然了!”

        林凡:“肯定啊!”

        赵修楠:“这不废话吗?”

        周鼎:“……你们复制粘贴呢?”

        巫乐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从游戏里抬起头,一屁股在周鼎旁边坐下,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具体说说呢。”

        周鼎隐去前因后果,简略道:“我跟人炫耀了一下我的球鞋。”

        “谁啊?”

        周鼎没说。

        巫乐又问:“怎么炫耀的?”

        周鼎组织了一下语言:“他很认真地看我朋友圈的图片,我发现之后就问他你是不是在看我的球鞋,然后对方就生气了。”

        巫乐摸摸下巴:“就这样就生气了?”

        “嗯,还是生气到不理人的那种。”

        “这样就生气的话,那个人的家庭条件应该挺差的吧?”

        巫乐一本正经地分析,“仇富的一般都穷人,你一双鞋子他都仇,那他肯定日子过得非常不怎么样,而且这种人自己过得不怎么样吧,偏偏自尊心又强得很,你觉得再贵的鞋都只是一双鞋,但对他来说却是一辈子都没多余的钱去买的东西。你不说还好,你这么精准的一说,他肯定觉得你看不起他,认为他买不起鞋,然后上升到觉得你侮辱了他的人格。”

        周鼎:“……有这么严重吗?”

        “他要是觉得不严重那为什么这么生气?”

        周鼎没有吭声。

        他不由得静下心,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巫乐说的话。

        要说家庭条件差……

        一打眼看不出,但细细思索的话好像还真有点。

        虽然夏郁长得跟个小王子似的,但穿着着实有些低调,总是一身黑或者一身白,看不出牌子,但绝对不是什么大牌子,鞋也是普通的球鞋,而且午餐他居然只吃清汤面,连一块肉都不加。

        周鼎没吃过食堂的清汤面,于是他问巫乐:“你吃过食堂的清汤面吗?”

        “吃过啊,我胃动完手术那段时间只能吃清淡的。”

        “那个多少钱?”

        “不加料只吃纯面的话一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