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巴好大 再进去一点 以性为主的学校双性受hh

时间:2021-04-30

周鼎有些惊讶:“这么便宜?”

        “我们学校食堂有补贴,本来就比外面便宜得多。”

        巫乐露出探究的神色,打量周鼎,“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周鼎摇头:“没有。”

        巫乐转了转眼珠:“那人是我们学校的吗?”

        “嗯。”

        “哪个系?”

        “美术。”

        巫乐哦了声,又继续打游戏:“那太正常了,学美术花销大啊,别看她们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兜里不一定有几个钱。”

        周鼎双手插兜:“那你觉得我现在要怎么做?他现在理都不理我。”

        “那类人的心思特别敏感,你专门去道歉人肯定觉得尴尬,给钱给东西也不行,他们会觉得伤自尊,得注意细节,用行动去感化。你也不用一直想,时间长了就好了,以后你俩再有接触的时候注意点就行。”

        “所以就放着不管?”

        “目前我觉得放着不管比较好,以后的话就见机行事咯。”

        周鼎轻舒了下气。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做,但总算是有了可行的办法。

        从思绪中回过神,他发现更衣室里所有的队员们都一脸八卦、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

        周鼎:“……”

        他挥了下手,“去,都训练去。”

        说罢又踹了巫乐一脚,“还玩呢?不训练了?”

        巫乐道:“等我一分钟,这把打完就去!”

        “你在玩什么?”

        “斗地主啊!”

        说到这个巫乐就来劲了,他一脸兴奋,“真的,周队我跟你说真的,夏郁太强了!真的太强了!跟他组队简直爽翻天!我足足两天没有充豆子了!”

        “你现在在跟夏郁组队斗地主?”周鼎看向巫乐的手机屏幕,里面有个小人的昵称是libo。

        巫乐点头:“是啊!”

        周鼎默了默:“什么时候开始打的?”

        “打了有一小时了,诶!周队,周队你干嘛去?”

        周鼎面无表情地往外走:“出去抽根烟冷静冷静。”  w  ,请牢记:,

   抬头看了眼时间,夏郁起身收拾东西。

        坐他旁边的同学见状问道:“夏郁,你不画了?”

        “嗯,有点事。”

        周末不上课,教室里也没有老师坐班,他们的时间是可以自由分配的,只不过为了完成作业和迎接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待在教室里画画。

        夏郁戴上口罩,背着包径直往体育馆的方向走。

        今天是篮球社内部对抗赛举行的日子。巫乐跟他说过,内部对抗赛其实就是校一队跟校二队打,是变相的选拔赛,为了从二队里选拔新成员到一队。他们都是这么升上去的。

        没走几步,手机上就又来了新消息。

        【巫乐:来了吗来了吗来了吗?要开始了!】

        【夏郁:马上。】

        夏郁轻叹了下气,他果然拿天然系毫无办法。

        本来他是不打算来的,他畏寒,往常冬天就是宿舍教室两点一线,午饭也很少去食堂,就在教室里吃个面包,但巫乐像是感受不到他的语气似的,自顾自热情地邀请他过去看球——拉他斗地主的时候问一声,打完了再问一声,问得他不得不答应。

        【巫乐:在哪儿了?我在前面给你留了位置!】

        【夏郁:马上到门口了。】

        【巫乐:我要上场了,你来了往就前面坐,前面的空位都能坐!】

        【夏郁:ok】

        他到篮球馆的时候球赛似乎已经开始了,但不激烈,节奏很慢,更像是在热身。

        夏郁环顾四周,发现来的人还挺多,场馆内大半的位置都坐满了。

        他随便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刚坐好抬起头就看到了在场中奔跑的周鼎,他穿着一身红色的篮球服,出色的外表和完美的身材比例让他在一干人中非常抢眼。

        没过一会,站在场边的中年人吹了声口哨。

        原本场上还慢悠悠的节奏瞬间加快,夏郁扫了眼全场,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本本子。

        “夏郁?!”一个惊喜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夏郁愣了愣,侧头便对上沈佑堂惊喜的目光。

        沈佑堂手里捧着一箱矿泉水,脸上洋溢着笑容:“你是来看我的吗?”

        不等夏郁回答,就拉着他的手就把人往前面带,“走走走,我带你去前面坐,这儿的视野哪有前面好。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来看比赛?之前我喊你你都不来。”

        “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夏郁抓紧本子和书包,步伐略有些踉跄。

        沈佑堂注意到了,登时放慢了步子,又道:“现在上半场刚开始,我不上,我上下半场。你还没见过哥哥我打球的样子吧?我跟你说,帅到爆炸!”

        走到前面,沈佑堂把水放到了地上,又扭过身,按着夏郁的肩膀让他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

        “这我好朋友,夏郁。”沈佑堂冲周围的队友介绍。

        夏郁跟他们都不熟,只点了点头当做打招呼。

        “你要画画吗?”沈佑堂看了眼夏郁手里的本子。

        夏郁神色自然地点点头:“准备练习一下人体。”

        “你画我呗。”

        沈佑堂语气欢快,又带着点炫耀,“我最近天天去健身房,都快有六块腹肌了,要看吗?”说着就要撩衣服。

        夏郁忙按住他的手:“别!”

        “嘿嘿,我开玩笑的。”沈佑堂冲他笑了笑。

        这时,不远处的教练喊了他一声,沈佑堂抬头应声,又对他道,“教练找我有事,我先过去一趟。”

        夏郁嗯一声:“去吧。”

        说完坐正了,把目光投向热火朝天的赛场。

        他很容易的就在跑动的几个人里分辨出了自己的新晋目标——陆思危。

        周鼎他也看到了,但周鼎已经掉下了他心里第一的位置,所以夏郁只看了一眼便又把目光集中在了陆思危的身上。

        陆思危看起来要比周鼎更纤细一点,也更多了一丝斯文气。

        打球的球风也明显稍弱一些,多传球多游走,并不突出,但表现很稳定,没什么惊艳的地方却也不会出错。

        可这样的球看着并没有什么意思,要看的话……

        还是得看周鼎。

        视线一直不由自主地往周鼎身上偏,几次之后夏郁在内心举手投降,把注意力老老实实地放回到了周鼎的身上。

        周鼎一开始吸引他的,就是在篮球场上的样子。

        夏郁觉得有的人在某些时刻就是会散发磁场的,能牢牢黏住他人的目光,难以挪开分毫。而周鼎就是这样的人,他的主场就是在球场之上。

        之前夏郁没有亲眼看过周鼎打球,但在校园论坛里看过关于他的球赛直播和打球的图片。

        他知道,周鼎是篮球社的王牌,他打球很狂,和平时看起来略显温和的外表并不相符。

        今天亲眼看过之后,发现事实确实如此。

        球场上的周鼎不光身姿非常矫健,反应能力也无比迅速,像一匹看到猎物的狼,又像蓄势待发的弓箭,不仅是整个球队的大脑,也是最强的进攻担当,组织带领着队友冲破对方的防线,只为把球砸进对方的篮框。

        动作霸气,眼神凌厉。

        球场上的他看起来势不可挡!

        夏郁知道的,二队的人自然也都知道,因此他们直接派了三个人来防周鼎!

        此时,周鼎正运着球,身边有三个人朝他张开手,死死地盯着他。

        一时间他无法突围,但看样子他又并没有要传球的打算,像是还在寻找突破的机会。

        搭在本子上的手渐渐握紧,夏郁后知后觉地融入了球场的氛围。

        他薄唇紧抿,情绪被调动,和周围的其他人一样,注意力全落在了周鼎的身上,猜测着他的下一个举动,是传球,还是用假动作脱离包围?

        “六儿,要不要喝水?”

        一个开了盖的矿泉水瓶送到眼前,吓了夏郁一跳的同时也扰乱了他的注意力。

        他下意识地伸手接过:“谢谢。”

        但没拿稳,稍稍洒出来了一点。

        夏郁赶紧把本子合了起来,去拿口袋里的餐巾纸。

        “哇哦!”

        就在这时,赛场上传来一声声惊叹!

        夏郁立刻抬起头,发现周鼎居然无视了防他的人,直接原地起跳投篮了!

        要知道他的人在三分线外还要远一些的位置,几乎靠近了中线,这么远的距离加上三个人的防守,对于职业联赛的篮球运动员来说都不怎么能拿得准,又更何况他一个大学生?

        可人都是向往奇迹和惊喜的。

        全场观众都在盼着他这球能够进框,盼着这一**的到来!

        周鼎跳得很高,整个人在空中定住,长臂一抛,篮球便从他的手里朝篮框的方向飞去。

        在电视或者小说中可以用慢镜头拉长并渲染很久的场景,到了现实生活中就只是三四秒钟的事情。


 

        周鼎已经落到地上,球却还飞在空中。

        落地后他没有回头看一眼篮球,而是径自朝另外的方向跑动。他嘴角微扬起,像是非常自信这个球一定会进。

        果然,上天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球进了!!!

        下一秒,场边爆起了像是要掀翻顶棚的鼓掌和尖叫!

        夏郁也被带得有些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沈佑堂看看他,又看看场上的周鼎,一时有些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只喝了口水道:“周鼎很厉害。”

        夏郁点点头,赞叹地说:“确实很厉害。”

        沈佑堂回过头,好一会才低声道:“我也不差。”

        ……

        篮球社的内部对抗赛没有正式比赛那么讲究,打满半场之后就直接换了新一批的人上。

        沈佑堂也上了,走之前还非要跟夏郁击掌:“待会看好了啊,好好看你哥我的表现。”

        夏郁跟他击了个掌:“知道了,加油。”

        “那是必须的!”

        说完沈佑堂就走了,周鼎又在这时披着毛巾走了过来。

        他身上热气腾腾的,一走过来便问:“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神色自然,像是已经忘记了不久前的尴尬。

        夏郁不动声色地拉高衣领,他觉得周鼎一过来,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变热了。

        他回道:“比赛开始的时候就来了。”

        “嗯,我拿瓶水。”他说着拿起夏郁放在椅子边的水瓶,拧开后一口气灌了个干净。

        夏郁张了张嘴,又闭上。

        那瓶水……是他喝过的,虽然看起来是满的,但他沾过嘴了。

        然而周鼎浑然不觉,喝完后又拿了一瓶,直接拧开往头上倒。

        水从头顶流下,瞬间湿润了衣服,他浑身湿漉漉的,在灯光下像涂了一层油似的亮,肌肉轮廓也更加明显。

        夏郁犹豫了一下,道:“这样对身体不太好。”

        周鼎胸膛起伏,还在大口喘气:“这里太热了。”

        室内篮球馆里一直开着恒温空调,足足有28度。

        在这样的温度里剧烈跑跳半小时,确实能把人热得够呛。

        “周队——扔两瓶水过来!”

        周鼎弯腰,能单手握住篮球的大手一拿便是三瓶,他直接抛了六瓶过去:“够了吗?”

        “够了!”

        扔完后周鼎呼了下气,伸手把湿漉的头发往后捋,一边平复呼吸,一边看着球场上的比赛。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专注,因为二队里有几个不错的苗子,他得好好观察。

        夏郁看了眼他还在滴水的手指,从书包里拿了包湿巾出来:“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