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顶 离婚多年和儿子那个了

时间:2021-04-30

  手刚举起,就见周鼎撩起衣服下摆,随意地擦了下脸上的水。

        垒块分明的腹肌露了出来,漂亮的人鱼线几乎就正对着夏郁的眼睛。上面还有水液在顺着肌肉线条滑落,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矿泉水,最后没入裤边,晕开一片深色的水渍。

        夏郁下意识地往下瞥了眼,又赶紧移开。

        他眨了眨眼,有些局促地攥紧了手里的湿巾。

        他觉得自己的身旁像是多了个火炉,热得他右边的脸颊和耳朵都跟着红了起来,嗓子也略微有些干涩。

        ……

        没看完球赛,夏郁就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开了。

        他没有回教室,而是回到了宿舍,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他戴上了耳机,放起了他最喜欢的音频,可只听了一分钟就把音频关掉了。

        因为他发现,比起cv们缠绵悱恻的声音,周鼎那打完球后热腾腾的身体和不经意间露出的汗湿的腹肌,反而对他更有冲击力,更能勾起他的**。

        甚至他觉得周鼎撩起衣服时,自己闻到了一股充满野性的荷尔蒙的味道。

        是热烘烘的,能把人理智烧焦,把嗅觉都沸腾的味道。

        也是让他生平第一次有了想要舔舐一个男人的腹肌的……冲动的味道。  w  ,请牢记:,

   今晚会做梦吗?

        凌晨十二点,夏郁仰躺在床上,兴味盎然地想。

        他把手举起,叉开五指,然后细细打量。

        他的手指纤细又白净,在暖橘色床头灯的照耀下显得莹润光滑,因为一直都有保养,所以上面一个茧子都没有,指腹微微泛着粉,皮肤看起来很薄。

        也确实很薄。

        所以他手指的触感要比一般人来得敏锐许多。

        夏郁动了动手指。

        心说要是能碰一下就好了。

        摸起来应该是有点烫的吧,还会有一点硬,又有一点软,滑腻腻的,指头可以在上面毫不费力地跳舞。

        会勾起火吗?

        应该会的吧。

        啧。

        好想摸啊。

        忽的,夏郁从床上坐起。

        他盘起腿,伸手从床头拿过平板,放在了腿上。

        ……

        凌晨两点,推特名为[survivalistxy]的账号发布了一张图片,并配文:想摸。

        图片是一张水粉画,里面只画了两样东西——一个男人的腹部,还有另一个男人的手指。

        腹部从胸肌的下缘一直画到裤子的上沿,色调略暗,只旁边隐隐有一点昏黄色的光线照耀,显得场景更加暧昧。

        腹肌和人鱼线上都布着汗水,还搭着一只偏白色调的手。

        那只手的五个手指都紧紧按在皮肤上,指骨绷起,压出绯色的暧昧压纹。

        ——天呢天呢大半夜的看我刷到了什么???

        ——来了来了!宝藏太太终于更新了呜呜呜呜!!

        ——天,好sex!我他妈螺旋舔屏rrrr!

        ——就不能往下画点吗!!!!

        ——这青筋绝了!

        ——有人注意到图的最上面和最下面都有半个红色的圆了吗?!看大小就知道肯定是小拇指摁出来的!既然小拇指留下的痕迹在这里,那么其他手指在按哪里??我合理怀疑这只手不光摸了腹肌,还把其他地方也摸遍了!!!

        ——楼上你是用放大镜看的吗??

        ——太太你有本事就把上下都补齐啊!你敢摸你就画全啊!!

        ——替我的屁股征集一个有八块腹肌的1!

        ——天哪都2021了为什么还是遍地飘0啊!我也想摸腹肌55555

        ……

        夏郁托着腮,心情愉悦地刷着评论。

        他喜欢刷评论,喜欢看到评论区里同类们的认同和吹捧,这让他有一种真实的自己被这个世界接纳和鼓舞的快感。

        评论越多,赞许越多,他内心的愉悦值就越高。

        他毫无睡意,只觉得心里更燥。

        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产生,又在被察觉后用力掐灭。

        夏郁揉了揉太阳穴,心说掰弯直男天理不容。但很快,念头又一转——一双鞋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虽然周鼎看着非常直,但也许是人家藏得深呢?除非找了女朋友,否则一切就还是未知。

        既然未知,那他当然可以继续观望。

        万一呢?

        -

        第二天,夏郁准时起床上课。

        他心情不错,不仅高效率地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任务,还获得了老师的夸奖,并被允许提前离开。

        他抱着画板,准备去体育馆看看。

        昨晚他在论坛里用关键字搜索了周鼎,得知他除了上课外,基本都在篮球馆里,那是他们篮球部固定活动的地方。而大三又课少,所以只要去篮球馆,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碰到他。

        至于碰到他之后做什么,夏郁并没有想法。

        他现在只是想悄悄地再看一眼对方的腹肌。

        毕竟老冲浪人了,还是跨国际冲浪人,他的推特上甚至关注着一堆网黄呢,所以他什么腹肌没看过?四块六块八块的,黑皮肤黄皮肤白皮肤的,什么样的都看过。但只有周鼎的腹肌让他感受到了**被挑起的感觉,并且在他脑子里晃了大半夜。

        这对他来说是真真切切的头一回。

        这让夏郁感到新奇。

        所以他很好奇,再看一次的话会不会产生同样的感觉?

        还是只是因为他当时看球看得太紧张刺激,情绪大起大落,加上场馆内又太热,所以才会稍稍受到点诱惑就控制不住地意动?

        他要去确认一下。

        可惜,他偏偏就中了那小概率。

        篮球馆里倒是有其他人在打球,还不少,但就是没有周鼎。

        不过影响不大。

        他的鱼塘已经缩小了许多,也是时候再挖掘一些新的鱼苗了。

        这次夏郁没有习惯性地选择后排,而是在前面第二排坐了下来。

        画板放在腿上,笔筒放在脚边,他单手托腮,端详着场地上一个个或生或熟的面孔。

        最后看了一圈下来,他觉得……

        都没有周鼎帅。

        也没有周鼎身材好。

        他捏着画笔,许久都没能在画板上落下第一笔。

        “嗡嗡。”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夏郁放下笔,拿出手机。

        看到来电人的姓名后他蹙了蹙眉,又很快收敛神情,接起了电话:“喂,爸。”

        “你现在方不方便接电话?”对面传来一个听着就严肃板正的老者的声音。

        夏郁嗯了声:“方便的。”

        “你那儿怎么有点吵?”

        “我在外面写生。”夏郁用左手拢住手机,同时站起身往球馆外走。

        “我明天就到龙城,晚上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吃顿饭。”

        “好。”

        “还有,你怎么这么久没给你妈打电话了?今天打一个给她,省的她天天在家里惦记。”

        “知道了,我……”

        “小心——!”

        “快躲开!!!!”

        夏郁抬起头,茫然地看着前方向他拼命招手的巫乐。


 

        怎么了?

        嘴里要说的话停下,他下意识地扭头去看身后,匆忙间只看到一个黑色的阴影正朝他头顶的方向砸过来。

        夏郁瞳孔微缩:“……”

        他转身就跑!

        可这时候跑已经晚了,而且他正走在台阶上,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还捂在嘴边,身体不协调,一扭身不但没有跑远,反而先被台阶绊了下脚,整个人踉跄着往前倒。

        还好他反应快,一只手抓住了旁边的椅子才没摔倒,但这也导致他没法躲开砸过来的篮球了。

        夏郁闭上眼,准备听天由命。

        下一秒,头顶就响起了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咚”!

        但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产生,夏郁茫然地睁开眼,没砸到吗?

        他回头去看身后,没有看到那个砸他的篮球,只看到有几个人冲着他的方向鼓起了掌,还发出一声声惊叹。

        “卧槽卧槽!”

        “太酷了吧!”

        “天啦噜学长好帅啊!”

        夏郁:“?”

        没等夏郁弄清他们到底在欢呼什么,手机里就传来父亲焦急的呼喊,他赶紧回道,“爸,我没事,刚才有个篮球朝我砸了过来,不过没有碰到我。”

        说话间,巫乐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一只手搭着他的肩膀,正要开口又因为看到他手里的手机停住。

        紧接着夏郁又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周鼎。

        周鼎路过他身旁,朝观众席上走,走到某个位置后他弯下腰,捡起了一个篮球。

        “爸,我这边有点事,待会给你回电话。”快速把话说完,夏郁挂掉了电话。

        他看看周鼎,又看了看在另一个方向捡球并冲他尴尬点头的陌生面孔,很快脑子里就想出了大概的情况。

        他侧头问巫乐:“是周鼎用球改变了那个球的方向吗?”

        巫乐点点头,眼里有点兴奋:“是啊!简直酷毙了!可惜没能拍下来!”

        这时,捡回球的周鼎也走了过来:“你没事吧?”

        周鼎穿了身黑色的衣服,款式休闲低调,让他看起来有些随性,又有些漫不经心的帅气。

        夏郁摇摇头:“没事。”

        他看向周鼎手里的球,觉得上面的签名有点眼熟,“这是科比的签名吗?”他家里也有一个,上面的签名跟这个一模一样。

        “对。”刚说完,周鼎猛地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额,这个球不是我的,是我跟别人借着玩的。”

        巫乐顿时满头问号,但他机灵,没有出声。

        夏郁没想到直男的思维也能在瞬息间七绕八拐,他毫无察觉地点点头道:“谢谢,你又帮了我一次。”

        周鼎一手抱球:“不客气。你来看打球?”

        夏郁点头:“嗯,顺便练练人体。”

        “好,那你在这看吧,小心一点。我们先过去了。”

        打完招呼,周鼎和巫乐一块去篮球馆后台换衣服。

        夏郁看着他们的背影,等他们走远后又看向观众席,在零零落落的几个观众里注意到了一个举着手机的女生,看手机对准的方向,应该是在拍周鼎和巫乐。

        他走过去,轻声询问:“你好,请问一下刚才我差点被球砸的那一段你有拍到吗?”

        女生愣了一下,随后热情点头:“啊,有!有!”

        “有拍到啊。”

        夏郁微弯起眼,语气温和,“那请问可以发给我看一下吗?谢谢。”

        拿到录像后,夏郁把其他部分全部删掉,只留下自己差点被砸的那一幕。

        视频拍摄得非常清晰,他能清楚地看到周鼎是如何起跳投球的,也能看清周鼎瞬间变得凌厉的眼神。

        夏郁越看眸子越亮,不禁想,英雄救美果然永不过时。

        本来周鼎在他眼里就已经很吸引人了,现在又多加了一层高光,变得愈发耀眼。

        导致他现在心里有点痒痒的,不光想摸腹肌了,还想对周鼎做点别的。

        可他给自己设定的安全期是大三下学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