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快停下bl肉 用嘴为主人吸屎

时间:2021-04-30

 怎么办?

        是忍一忍,还是……

        改变计划呢?

   “周队,你怎么说球是别人的?那不就是你的么。”进入更衣室后,巫乐边脱衣服边问。

        问完一转头,又跟看见什么好玩的似的嘿嘿一笑,伸手拍了两下周鼎胸口,“你是不是偷偷练肌肉了啊?胸肌又大了点,啧,真an。”

        周鼎拍开巫乐的手,套上篮球服:“别乱摸。我只是想低调点。”

        “怎么可能低调得起来?你一天的行头都多少钱呢。”

        巫乐甩甩头发,往头上戴吸汗带,“周队。”

        “嗯?”

        “你觉不觉得……夏郁长得好漂亮啊,就跟女孩子似的。”

        周鼎闻言顿了顿:“是挺漂亮。”

        他想到了刚才夏郁快被球砸中时茫然又仓皇的表情,乌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红红的嘴巴无意识张开,脸色煞白,看起来就跟受惊过度乍起毛的猫咪似的,可怜兮兮的。

        有点像他母亲养的那只银渐层。

        细想一下真的很像,连长相都有些相似。

        他家里的那只银渐层天生自带眼线,明明圆头圆脑长得无辜又可爱,萌萌哒的,但那深色的眼线让它的眼睛显大的同时又多了分妖娆感。

        夏郁也是这样。

        他很白,五官都很秀气,看起来唇红齿白干干净净。

        可偏偏睫毛很浓,又很长,加深了他的眼部轮廓,再加上乌黑的眼珠和头发,白与黑的反差让他的五官多了分深刻感,也显得唯一是红色的唇更加引人注目,纯净与妖冶杂糅,倒是很符合当下流行的纯欲长相。

        总而言之,是挺漂亮的。

        或者说,非常漂亮。

        虽然用漂亮形容一个男生不太好,但事实就是如此。

        “要是他是个女生就好了。”

        巫乐自顾自嘟哝,“又会打牌又会画画,又接地气又有仙气,简直就是宝藏女友。”

        “你不喜欢宋婷了?”周鼎挑眉。

        巫乐摆摆手:“舔累了,让我缓一缓,而且最近我太忙了,又要准备期末考又要打球又要打牌,还要抽空去网吧,抽不出空舔了。”

        周鼎:“……”渣男。

        他捏住巫乐的后领把人提起来,“走,练球!”

        “诶诶诶!我自己会走!还有还有,我们经理不是去专心备考了么,都八百年不参加活动了,要不我们把夏郁招来吧,多赏心悦目,当吉祥物也行啊诶诶诶放开我领子……”

        ……

        夏郁用简易画架把画板支了起来,刚准备落笔,就看到周鼎一脸不爽地拖着巫乐的领子从更衣室走了出来。

        巫乐还在诶诶叫唤,看到他后又眼睛亮亮地冲他挥手打招呼。

        夏郁怔了下,也抬起手挥了挥。

        周鼎看到他后冲他点了下头。

        今天是周一,篮球社并没有组织什么比赛,所以观众席上没几个人,显得有些冷清。

        但篮球场上依旧热火朝天,几乎每个篮球框下都有人,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男生,有打得不错的,也有技术拉胯的。

        夏郁微垂眼眸,重新提起笔勾起了框架。

        他换想法了,他想画刚才周鼎把巫乐从房间里拖出来的那一幕。

        有点搞笑,但很生活气。

        虽然觊觎周鼎的**挺久了,但夏郁对周鼎本身并没有什么了解,印象也只有一个粗略的平时温和、球场霸道。

        这也是大家对周鼎的普遍认知。

        ——夏郁几乎把论坛里提到周鼎的帖子都翻了一遍,结果发现大家对他都是这样的评价。

        信息太少,不过这样更有神秘感。

        夏郁想,这也算是一个加分项,毕竟未知才更能诱人去探索。

        “学长,你画的这是周鼎和巫乐学长吗?”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一个怯怯的女声在耳旁响起。

        夏郁侧头看过去,发现是刚才那个给自己发录像的女生,可能是室内空调温度高,她的脸蛋上还有两朵高原红。他点点头:“对。”

        女生真诚赞叹:“画得真好,不愧是学长。”

        夏郁颔首:“谢谢。”

        然后女生就在夏郁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巴巴地看着他画画。

        夏郁画画时不介意被别人盯着看,毕竟从小到大父亲、老师、同学,看他画画的人多了去了,但这种他画的时候巴巴看,他一瞥过去又冲他嘿嘿笑,手也在身前攥起来的情况……不像是表白,反倒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夏郁想了想,问:“你有事吗?”

        女生抿抿唇,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不好意思道:“有一点点。”

        夏郁看着她,目光里带着询问。

        “就是……”

        女生搓了下手,然后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快速道,“夏郁学长请问你卖画吗?!”

        “额,你说的是约稿吧?”

        她用力点头:“约稿也行约稿也行!可以吗?”

        夏郁没有立刻回答,看着兴冲冲的女生,他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几秒后,他点点头:“可以约,不过这个涉及金钱交易,所以我必须先征询一下本人的意见,毕竟用的是他的肖像。我们可以先加微信,具体的等我获得对方同意再说。”

        “可以可以!”女生立刻加了夏郁的微信。

        夏郁又问:“你大概想约什么样的?单人还是半身之类的?”

        “都想约!我还想约一队全员的!”

        女生眼睛亮晶晶的,“我不差钱!”

        -

        快要六点的时候,周鼎和巫乐结束了训练。

        他们换好衣服,一前一后地从更衣室里出来。此时球场上已经没几个人,全去食堂干饭了,所以坐在观众席上抱着个画板画画的夏郁便显得尤其突出。

        “夏郁你还没走呢?还不去吃饭?”

        巫乐大步走到夏郁身旁,看了眼画板,“这是我跟周队?画得很不错嘛!”

        夏郁放下笔,站了起来:“我就等你们呢。”

        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中又继续道,“今天我请你们吃饭。”

        巫乐问:“为什么?”

        “今天要不是你们,我就得被球砸了,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吧。”

        夏郁收起画板,“推辞的话就别说了,而且除了这个,我还有一个事情想征求你们的同意。”

        “什么事啊这么一本正经的?”巫乐问。

        夏郁把包背起:“刚才我画的那张画你们看到了吗?”

        巫乐点头:“看到了。”

        夏郁又看向周鼎:“周队有看到吗?”

        周鼎也点了点头。

        “有个女生问我花钱买那张画,不过我没有立刻同意,我想先问问你们介不介意。你们要是介意的话,我就不卖她,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能赚八百。而且那个女生不止想要我这一张画,还想约其他的,所以我这笔外快能不能赚到还得看你们,当然,我会给你们分红。”

        夏郁戴上手套,跟两人一起往外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也算我的金主爸爸,我当然得请你们吃饭。”

        “就这?”巫乐耸耸肩,“这有什么好介意的,我无所谓,钱不用给,你要画随便画。”

        周鼎也同意了:“可以,我也不用什么分红。不过画完得给我看一下,我同意了才能给别人。”

        夏郁嗯了声:“没问题。你们想在食堂吃还是去外面吃?”

        巫乐想到吃的就高兴了起来:“食堂吧!二楼开了家烤鱼,我们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去吃烤鱼的!”

        夏郁:“好。”

        龙城大学一共有三座食堂,每个食堂都分上下二层。下层是普通的打菜区,上层则让一些商户入驻,弄成了一个小型的美食街。

        不过美食街的饭菜没有补贴,所以价格和外面差不多。

        点完烤鱼,三人坐了下来。

        夏郁又去拿了些关东煮。鲜美的汤汁干净清爽,萝卜煮得透透的,一咬下去全是汁水,撒尿牛肉丸也鲜嫩弹牙,非常符合夏郁的喜好。

        “是不是就是那个坐你旁边的女生啊?我打球的时候就看到了,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巫乐一只手拿关东煮,另一只手捏着啤酒罐,吃得有些豪迈。

        “是她。她不是我女朋友。”

        巫乐又问:“那你有女朋友吗?”

        夏郁摇头:“没。你们呢?”

        “我也没,倒是有一个喜欢的,但她不喜欢我,她喜欢……”一个‘你’字就要说出口,又被反应过来的巫乐及时咽了下去,“她喜欢别人。”

        夏郁没说话,举起杯子跟巫乐碰了一个:“加油。”

        又看向周鼎:“周队呢?”

        周鼎摇头:“没有。”

        good

        夏郁夹了块烤鱼,状似随口地又问:“那有喜欢的吗?”


 

        “没。”周鼎再次摇头。

        goodx2

        巫乐忍不住插话:“我一直觉得周队的女朋友是篮球!”

        夏郁适时地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巫乐见状更来劲,手里的关东煮都放下了下来:“真的,他除了学习就是打篮球,连游戏都不怎么玩,别提发现‘美’了,他连‘美’都不接触,能有什么女朋友?一张斩女脸简直白长了!”

        周鼎笑了笑:“就你话多。”

        goodx3!

        夏郁不怎么喜欢吃辣,但他觉得今天的香辣烤鱼可以给一个五星好评。

        ……

        晚上,回到宿舍后夏郁没有着急把那副画画完,而是拿出平板,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勾勒出了一副并不潦草的草图。

        图中间是一只手拿着篮球,另一只手撩起衣服下摆擦汗的周鼎,他的身后是互相勾着肩膀欢声大笑的队友,背景自然是篮球场。

        夏郁不光把整个构图画出来了,甚至还把人脸、肢体、衣服等等的细节也一起画好了。

        除了周鼎的腹部。

        只有那一块是空白的。

        他盘腿思索了一会,又往草图上加了不少细节。

        ——又多加了几个观众,还把远处扫地的保洁阿姨也画了进去,篮球馆的窗户上加了窗外的风景,还细心地把所有的明暗线条都打上。

        这样一来,整个图顿时密密麻麻,一看就觉得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画完后夏郁先去洗了个澡,一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才给周鼎发了消息。

        【夏郁:你好,现在有空吗?】

        【夏郁:我画好了一章草图,想先给你看一看。】

        【周鼎:在,发吧。】

        【夏郁:[图片]】

        【夏郁:我想先给你看下草图,不然等我上完色全部画好了你再说不行,那我就损失太多时间了。】

        【周鼎:你这是一回去就开始画了?】

        这问题问得不错。

        【夏郁:是的,一直画到现在。怎么样?你觉得可以吗?】

        【周鼎:那个腹部为什么是空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