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寂寞女邻居小说 校长办公室性与欲

时间:2021-04-30

“你先吃,剩下的我解决。”

        夏郁看了周鼎一眼,但对方没有看自己,此时正拿着一根香肠在吃。

        他忍了忍,还是道:“你对不熟的人都是这样吗?”

        周鼎从校门口开始就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起,眼里露出一丝疑惑。

        “就是……会吃他们剩下的东西。”夏郁看着周鼎的眼睛,缓缓说道。

        周鼎听完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又是一窘。

        夏郁这句话确实提醒到他了,他们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的关系,算不上朋友,也谈不上交情,也就比陌生人稍微再熟悉一点。跟朋友吃饭可以不讲究,但对一个关系一般的人说这样的话好像的确有些过于热情、过于亲昵了。

        见周鼎怔愣,夏郁很轻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就随口一问。”说完,他用竹签扎起一块魔芋吃了起来。

        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半,外面冷风萧瑟,出来买奶茶的人不多。

        他们进来好一会儿了,都没有新的客人进来。

        奶茶店里有些安静,夏郁不说话,周鼎也低着头没有解释。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在这之前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非常自然地默认了自己要吃夏郁吃剩下的这件事。

        可自己为什么会默认这种事?

        是又下意识地把夏郁当女孩子了吗?

        等等,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周鼎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热。

        渐渐的,整个脸颊都热了起来,他不住地喝奶茶,一口就喝掉了半杯。

        一直没人说话,气氛安静到有些尴尬。

        周鼎悄悄看了夏郁一眼,才发现觉得尴尬的只有自己,夏郁正拿着手机刷微博,神情非常平静。

        但是……

        周鼎的目光下移,落在夏郁手里的烤肠上。

        盯着看了几秒后,他缓缓回过头,耳朵上的热度又升高了几分。

        并不是夏郁吃烤肠的样子有多不正经,相反,他很正经,只是吃得慢,加上又在看手机,所以没有像一般人那样一口一口地咬着吃,而是把烤肠抵在嘴边一点点慢慢地啃。

        不正经的,是周鼎的思想。

        而周鼎正是察觉到了自己的不正经,才更加坐立不安。

        “你出汗了,很热吗?”

        夏郁回过头看着他,一双眼睛黑白分明,“你脸很红,可以把外套拉链拉开点。”

        周鼎含糊地嗯了声,他把羽绒服拉链一拉到底,解释道:“我吃热的就会这样。”

        夏郁道:“我侄子也是,一吃热的就脑门就冒汗,脸也会很红。”

        周鼎干巴巴问:“你有侄子?”

        夏郁点点头:“嗯,今年十七,就快高考了。”

        “你侄子这么大了?亲侄子吗?”

        “亲侄子。”

        夏郁端起奶茶喝了口,“对了,昨天那张稿子我已经画完了,待会回去我把成图发给你看一眼。”

        就是那张腹肌图么。

        周鼎:“……好。”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冒烟了。

        夏郁也注意到了他涨红的脸,盯着看了两下后语气真诚地提议:“你要不把外套脱了吧,里面有暖气,你穿羽绒服肯定会很热。”

        “没事,我觉得还行。”

        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周鼎像是看到希望曙光似的立刻拿起手机接通,“喂,巫乐,什么事?……好,我马上回来。”

        挂掉电话,周鼎蹙眉对夏郁道:“我宿舍里出了点事,需要我立刻回去,你继续在这儿吃吧,吃不掉的话打包当宵夜也行,账我已经结过了,我先回去处理事情。”

        夏郁理解地点点头:“好,再见。”

        “再见。”说完周鼎站起身,看起来紧张焦急实际释重负般地大步走出了奶茶店。

        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夏郁的目光盯在对方的背上。

        浓墨般的夜色里,那一团火似的红格外亮眼。

        等人走远,夏郁悄然扬起唇笑了起来。

        他手指轻点手机,关闭微博后点开了某宝,戳进收藏的店铺,接着非常熟练地下单了一堆东西——超大号的拦精灵,真空包装的透明皮管,还有大瓶装的口口等等……

        收藏了这么久,总算能用上了。

        没想到周鼎看着挺能唬人,实际上纯白得跟一张纸一样。


 

        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他那点异常,或者说他简直就是把“我不对劲”四个字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不用试探了。

        没必要。

        夏郁可以确定周鼎绝对是gay。

        就算不是gay那也一定是双性恋,因为他明显对自己有反应。

        刚才他的脸红成那样,一猜就知道肯定在想昨天男厕里发生的事情。

        或者不止在想男厕的事。

        夏郁猜测昨晚周鼎回去之后估计又发生了其他事情,比如他想着自己的脸自助了,比如做了春梦并且自己是另一个主人公,否则光男厕里那点事情,他也没必要正眼都不敢看自己。

        一脸的心虚,一脸的羞赧。

        实在太好猜了。

        【xy:把包装包严实点,地址别寄错,如果包装破了漏了让别人看出里面的东西了,我会给差评。】

        【客服小妖:亲亲这边请放心呢~我们店的包装是做的最好的~亲亲由于您这边买的东西较多,我们会额外赠送您一个仿真电动猫尾哟~】

        【xy:谢谢。】

        【客服小妖:不用客气~能让亲亲高兴就是我们最大的骄傲~】

        【xy:我很高兴_】

        -

        回到宿舍后,周鼎一下放松了下来。

        他脱掉外套,对于出去看女生这件事表示极度后悔。

        “周队,我让你带的红牛呢?”

        周鼎道:“我柜子里就有,你自己拿。”

        巫乐从椅子上弹起:“好!”

        拿到后他立刻打开灌了两口,冲电脑吼了声,“狗贼!爷爷跟你鏖战到天明!”

        旁边的林凡一巴掌打在巫乐胳膊上:“你能不能别这么gay?!”

        “不能!今天不是我干死他,就是他干死我!”

        “你神经病吧!”

        ……gay?

        周鼎眉头微皱,觉得这个词今天出现得格外频繁。

        他甩甩头,不再多想,准备洗个澡早点睡。

        洗完澡出来,其他舍友还在游戏开黑。

        他道:“我今天早点睡了,你们声音小一点。”

        “ok。”

        “得令!”

        “没问题!”

        声音一个比一个精神,全宿舍只有周鼎身心疲惫。

        他上了床,躺下后没有立刻睡觉。他的作息比较规律,没到往常睡觉的点,所以还没有什么睡意。

        他戴好耳机,连上手机蓝牙,播放起了舒缓的轻音乐,希望能够帮助自己放松一点。

        确实有点用,听着听着他觉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放空了许多,他不再去想这两天发生的窘事,也忘却了见到夏郁时的尴尬,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温柔的风、柔和的水……

        “嗡嗡——”

        周鼎:“?”

        他睁开眼看了下屏幕,发现有新好友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