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 沉沦娇妻被剃毛

时间:2021-04-30

 点开——

        【好友申请:可爱小给给0w0】

        【备注:小哥哥,约吗?我是男孩子哦~】

        周鼎:“……”

        妈的,他今天是跟gay杠上了还是怎么了?

        耳边不停出现gay这个词也就算了,怎么还会有gay来找他约??

        好心情荡然无存,周鼎没有通过请求,直接回复道:【你t从哪知道我微信的???】

        【可爱小给给0w0:小哥哥最近是不是浏览过一些同性恋相关的网页呀~】

        周鼎:“……”草。

        他还真浏览过,但他只是想看一下到底什么样算gay。

        gay相关的网页实在太多,点着点着就点进了一些花花绿绿的网站,一看就知道很不正规,所以他点进去后立刻就退了出来,大概信息就是在那些网站泄露的。

        他一直不回复,这个可爱小给给却一直不停地在给他发消息。

        【可爱小给给0w0:小哥哥还在吗?】

        【可爱小给给0w0:咦?是不约吗,伤心心哦,我很好看的哦,要不要视频呀~[对手指jg]】

        周鼎:“……”

        【z:不要,滚。】

        【可爱小给给0w0:嘤嘤嘤那小哥哥看片吗,我这里也出售资源哦~超低价~超劲爆~超高清~木有马哦~】

        周鼎:“……”

        他没有回,而是关掉手机并重新放回了枕边。

        “嗡嗡——”

        有完没完??

        周鼎腾一下坐起,一脸不善地点开微信,准备把人直接拉黑处理,然而点开却发现,这次发消息的不是那个小给给,而是夏郁。

        【夏郁:[成图1][成图2]】

        【夏郁:图1是你们全队的,图2是你单人的,就当是谢谢你今晚的请客了。】

        一腔火气立刻消失无踪,周鼎摸摸鼻子,觉得自己的耳朵又有变红的趋势。

        全队的图看不太出,但放大后的单人图里他的样子就清晰了许多。

        图里的他衣服撩高,露出整个腰腹,头发汗湿,腹肌上也淌着汗水。脸只露出一半,露出的那只眼睛眸色黑沉,搭配略微张开的嘴和舔舐唇角的舌头,显得他更多了分邪气和危险感。

        好看是好看,酷也很酷,但是他总觉得图里的自己有点色?还有点欲求不满?

        他也说不出到底哪里色,可整体就是给他一种欲气满满的感觉。

        还是说……

        夏郁也注意到了自己没能注意到的**?

        他只是看自己的形体,就能看出这么多吗?

        周鼎没有回复,垂眸想了会后他返回微信通讯录界面,再次点开了那个小给给的好友申请。

        【z:都有什么?】

        【可爱小给给0w0:哇!小哥哥回我了!都是超棒的片片哦!但是只有给片~小哥哥要吗~~要的话加我哟~~】

        五分钟后——

        【您通过了可爱小给给0w0的好友申请,可以发起会话啦。】

        【z:多少钱?发点来看看。】 

“粥粥,起床了,第一天上学可不要迟到了。不要让甜甜等你。”

        原本贪恋着被窝的周粥听到妈妈的后半句,猛地坐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间,意识慢慢回笼。

        昨晚没做噩梦啊。周粥第一时间想着。

        抓了抓凌乱的头发,翻身下了床。

        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中还有婴儿肥的自己,苦恼的想着这开学第一天该怎么过。

        洗漱好,坐到餐桌前,默默啃起了包子。

        ‘咚咚咚’

        “粥粥,好了吗。”门外响起了于甜的询问声。

        听到于甜的敲门声和询问,周粥匆匆喝完最后小半杯牛奶。

        和还在厨房忙碌的妈妈说了句再见,一把提起沙发上的书包,赶紧出了门。

        上学路上倒是没有周粥想的无聊,一路上,于甜都在不停的给周粥说着一中的各种八卦。

        以至于还没周粥还没踏进一中的校门已经知道;这届高三有好几个说得上名字的帅哥,他们这届高二却几乎没有帅哥。

        但是全校公认的校草却是现在高二的年级第一叫陈译。

        陈译传说中有个宿敌是之前周粥读的附中的年级第一许铎。

        以及各个老师或真或假的传闻。

        一直到一中校门口了,于甜还是叽叽喳喳的和周粥说着,周粥也认真的听着。

        有时八卦内容实在是好笑,周粥也和一边说一边自己笑的于甜一样笑个不停。

        眼角笑出眼泪的时候,周粥感觉转学的第一天应该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难熬。

        “甜姐,好久不见,一大早上笑啥呢。”

        于甜和周粥的八卦科普大会,被突然打断了。

        周粥看到两人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两个男生。

        刚刚说话的那个男生一边说一边还把手搭到了于甜肩膀上。

        周粥看见旁边多了两个男生,立马转正头,收敛了笑脸。

        转头速度快到连那两个男生的脸都还没有看清楚。

        自从那件事以后周粥面对自己不熟悉的人一想都是如果不是必要,一般不愿意看对方。

        “关你屁事,程明轩,手撒开。”听到熟悉的声音,于甜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

        眼疾手快的拍掉了搭在自己肩膀上程明轩的手。

        “下那么重的手,甜姐,两个月没见啊,你都不想我吗。”程明轩故作夸张的摸着被于甜打落的那只手,好像真的受了很大的伤,语气里面还有一丝丝的委屈。

        “滚,上个星期刚刚见过。程大爷,怎么年纪轻轻记性那么差。你还上什么学啊,上医院吧你。”

        于甜一个眼神都没给回怼着程明轩的话。

        “译哥,轩哥,甜姐,真巧啊。”

        程明轩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后面的一个男声打断了。

        楼昊看那么快就找到组织了,赶紧跑了过来,一把搂上了程明轩的肩膀。

        好一个哥俩好的和谐场面。

        一中的校园是k市最大的,而且把高一高二和高三三栋教学楼分了开来。

        高三的教学楼倒是就在校门口进来的地方。

        高一高二可就惨了,在全校最里面的地方。一路要经过超市,食堂,操场,篮球架才能到。

        一般上个学都要先走个几分钟。

        楼昊一加入,就和程明轩,于甜开始插科打诨起来。

        三人叽叽喳喳的非常热闹。

        只是最边上的那个男生和周粥一样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

        今天路上还有新入学的高一的学生被父母陪着来报道。

        一路上时不时的有人侧目看着周粥身边的一群人

        不过周粥看得出来身边的人都不在意这些目光,毕竟身边的人开玩笑的声音都没有停下来过。

        但是面对这人来人往不断投来的目光周粥还是不太适应。

        即使她不断地告诉自己现在自己已经转校了,这里没有那群人。

        而且暑假也变瘦了好多,但心中的异样还是无法完全消失。

        周粥一路上虽然都没有侧过看身边的人,听着他们插科打诨,相互嫌弃的话,嘴角扬起的微笑还是没有放下过。

        不短的路,这样走很快就到了教学楼。

        看着快到了教学楼,于甜想起了自己还有正事。

        没有再继续和程明轩他们互怼,赶紧转头问周粥要去哪个班,打算先送周粥去她的班里。

        周粥刚搬回来其实不久,就一个星期前的事。

        之前他们搬家忙于甜也不好意思叫周粥出去玩,只赶得上在前天和周粥出去吃了个午饭。

        一顿饭下来,七七八八的说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就是忘了问这次周粥转到了一中哪个班。

        周粥可以感觉到,因为于甜突然转头的询问,有几道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这让周粥心里很不自在。

        但还是抬起头看着于甜说;“我去一班。”

        一班历来是一中的理科重点班。

        “诶,译哥,你们重点班的。周粥同学还是个学霸啊”

        程明轩听到周粥的回答,对着旁边起床气未消的陈译开口。

        上周一起吃饭的时候,于甜是提起过自己有个很好的朋友就要转来一中了。

        所以程明轩,楼昊对周粥的情况倒是有点了解,没想到周粥看着软萌可爱的样子,还是个理科学霸呢。

        “嗯”陈译听到程明轩的话,应了一声算是表示自己知道了,转头看了看周粥一眼。

        一班作为重点班在四楼,因为一中的美术课有单独的美术教室。


 

        各个教室排列的机缘巧合下,造成了四楼只有一班一个班级,另外的教室都是机房和美术教室,相比起普通班来说比较安静。

        但是于甜他们是五班,五班在二楼。

        “粥粥你今天第一天来,我先送你去你们班。”

        想着粥粥是第一天上学,于甜觉得自己还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的。

        “不用的,昨天老师说了教室在四楼,我自己上去就好了”

        虽然是作为转校生第一天上学会有点难以适应,但是还没矫情到这个地步。

        “你上去干嘛呀你,今天开学第一天,姜老巫婆盯得肯定紧,到时候你上去还下的来吗你。还有你那里只想送人吗你,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

        程明轩听到于甜准备跑到一班去,就知道她是趁机去看看她的男神姜回。

        想起自从上学期那件事以后,于甜对姜回的态度,不禁恶狠狠的开口。

        “你”听到程明轩的话,于甜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想想又有道理。

        只能狠狠的瞪了程明轩一眼,表达不满。

        “对啊,甜姐,况且你还要对姜老太婆的儿子下手,这开学第一天呢你,太勇了。”旁边的楼昊也跟着笋道,一边还装模作样的给于甜树了个大拇指。

        同样也换来了于甜狠狠的一瞪。

        姜回是一中年级主任的儿子这件事,从他们高一开学不过一个星期就和姜主任的威名一起传遍了整个年级。

        人人都有点避之不及的意思,偏偏于甜倒好,上个学期就因为姜回的一次出手相助就芳心暗许了,还弄得人尽皆知。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传到姜主任的耳朵里,但是于甜高一可没少栽在她手里过。

        这开学第一天还是没有送上门被骂的道理。

        “你们”于甜也知道开学第一天姜主任一定是盯得紧的,被抓到不太好意思。

        但是怎么说也是周粥第一天上学。

        “行了,这有什么的,译哥也是一班的,粥粥和译哥一起上午不就好了。”程明轩了出主意。

        眼看着就到班门口了,于甜想想好像也只好这样了。

        于是转身对周粥说:“粥粥,那你和译哥一起上去吧,到时候中午吃饭了我在这等你啊,我们一起去吃。还有啊,一定要小心姜老太婆,她可会挑错了还有。”

        “够了啊,于甜甜,就隔了两层楼,不至于,到时候中午就见到了。”

        看着于甜一脸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样子程明轩忍不住调侃。

        “是啊,甜姐,在不快点班主任就要到班里了,你还要不要补寒假作业了。”楼昊也善意的提醒道。

        “甜甜,我一个人真的没事的,你快去班里吧。”周粥听到两人的催促,赶紧安慰了一脸担忧的于甜,表示自己一个人真的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嗯,那好吧,那粥粥你跟着译哥上去吧。”于甜终于停下了各种各样的叮嘱。

        “那我先走了,粥粥中午见。”刚刚说完就被程明轩两人拉着走向了五班。

        周粥看着于甜和程明轩依旧打打闹闹的背影,脸上没什么表露,但是心里还是羡慕于甜在一中有这样的友谊。

        想着自己之前在附中过得高一,还有现在转校到一中的陌生感。

        周粥羡慕里失落感不住的蔓延开来。

        那些回忆太难受了,就像双无情的手掐着周粥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

        变得再也不愿意认识新的人。

 “走了?”

        陈译看着眼前的女孩看着程明轩他们的背影,失神还有点沮丧的样子,开口提醒道。

        身边陈译清冷的声音传来,周粥赶紧收回了眼神。

        抬脚跟上陈译。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交流。

        周粥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陈译后面,目不斜视的看着自己脚下的台阶。

        心里默默数着台阶的数量。

        还没到一班门口就听到了传来的说话声。

        即使是重点班,但是开学第一天一班里面传来的还是和其他班一样的聊天声。

        周粥在到办公室的时候停了下来。

        现在一班里面还没有自己的位置,而且里面的人周粥都不认识。

        她不想进去。准备在办公室门口等班主任来。

        但是看着陈译的背影,周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自己默默地在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

        看着前面陈译的背影,“好高啊”周粥心里不禁想到。

        周粥虽然脸上还有怎么都减不掉的婴儿肥,但是身高在女生里面并不算矮。

        但是陈译好像还是比自己高了一个头。

        一中一般两个相邻的班之间用一样的任课老师,例如一班和二班的任课老师都是完全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