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丝袜超薄交口足 我和公gong在厨房全文阅读

时间:2021-05-04

      几人放弃了念头,转头聊起了游戏。

        但是刚刚王一帆还是没忍住,转头加入了周粥和张莉的聊天。

        周粥笑起来也是乖乖的。

        最后自己快摔倒,还动手扶了自己一下。

        听到周粥的软软的询问,王一帆直接脸红了。

        太可爱了吧。

        周粥对这些当然是一无所知的。

        刚刚的声响引起了坐在讲台上的邱添的注意,邱添看过来用眼神提醒了一下。

        三人见状都赶紧收敛了声音,乖乖低头看起了新书。

        但没一会,没了小说的张莉就忍不住和周粥又小声的交谈起来。

        没人注意到坐在后面的陈译黑了脸。

        男生之间也是有直觉的。王一帆刚刚的态度,让陈译直觉不舒服。

        但陈译也说不太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前面的周粥和张莉就这样谈天谈地的说了好久。

        眼看着就要到中午吃饭时间了。

        张莉问周粥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周粥想起了早上于甜的话,和张莉说自己要和朋友一起吃饭。

        张莉有点可惜,但是没强迫周粥,和周粥说了下午再见。

        午饭铃响

        周粥随着人流下到五班楼梯口。

        踮起脚想要更快的找到于甜他们,但是没想忽视了高中干饭人的热情。

        踮着脚导致有点站不稳的周粥被冲下来的人撞了一下,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

        周粥倒进了一个怀抱里面,意识到自己撞到了别人,周粥赶紧从怀抱里面出来。

        “对不起,撞到你了,对不起。”周粥不断地说着道歉,头一直不敢看对方。

        看着一直在给自己道歉,就是没有抬头看自己的周粥,陈译心里有点烦躁。

        怎么就那么不敢看人呢。

        陈译忍不住‘啧’了一声。

        听到这一声,周粥以为是自己撞到严重了,想着是不是要赔偿点什么。

        “粥粥,译哥,站那干嘛呢,这里。”

        听到于甜的声音,周粥终于是抬起来头。

        就看到陈译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顿时脸又红了。

        “粥粥,走啊吃饭去。”现在人已经少了很多,于甜走过来搂过周粥。

        几个人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算晚的了,毕竟高中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干饭。

        但是一中的食堂是出了名的大,有整整3层楼,选择也很多。

        虽然来得晚了,但是还是很快就买到了饭。

        “粥粥就吃那么点吗?”于甜看着周粥盘子里一小块的饭,觉得少的有点过分。

        “不是很饿。”周粥笑着回答道。

        吃饭还是五个人坐在一起,周粥和于甜过去的时候,陈译他们已经坐在那了。

        于甜走过去在楼昊旁边坐下,周粥就只能坐在陈译对面了。

        没有办法,周粥只能坐了过去。

        即使是在吃饭的时候,程明轩和于甜还是怼个不停。

        周粥依旧是静静的听着,有时候觉得好笑也会笑笑。

        但更多时候,周粥只是在安静的吃饭。

        “粥粥,你是左撇子啊。”楼昊看到了周粥是拿着左手慢慢的吃饭的。

        “啊,粥粥,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左撇子啊。”

        于甜听到也看来周粥,看到周粥确实是拿着左手吃饭,心里奇怪,不记得周粥是左撇子啊。

        周粥感觉到因为楼昊这句话,现在大家都看着自己拿着左手吃饭的手。

        “不是,但是我习惯了。”周粥看着自己拿左手吃饭的手,乖乖笑着回答。

        这也不是什么新奇的大事。

        周粥说完大家都以为是学霸的特殊爱好,没再问,就开始聊别的话题了。

        陈译早就发现周粥拿着左手吃饭,而且还发现了周粥拿左手吃饭不是特别的熟练。

        但是听到周粥开口云淡风轻的解释了,陈译也没有再说什么。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

        五人慢悠悠的走回教学楼午休。

        下午就开始正常上课了,没有早上那么轻松了。

        高二分了文理以后,老师大多也都换了。

        所以开学第一天第一堂课都是老师的自我介绍,还有说了一些自己上课的规矩。

        当然作为一班的老师还说了一些自己对于一班的希望,下午四堂课大多这样,几乎都没有讲什么知识点。

        一个下午也就这样混过去了。

        一中现在的晚自习还没开始,要等到下个星期才开始,所以眼下没有晚自习。

        周粥正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走的时候,今天一直没有出现的一班班主任出现了。

        还把周粥叫到办公室去了一趟。

        倒是没有说什么事,还是那些叮嘱,但是也七七八八说了很久。

        周粥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高一高二的教学楼走廊上已经没有人了。

        进到一班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周粥收拾起刚刚还没收拾完的书,关了教室门。

        慢慢的下着楼梯。

        想着都那么晚了,于甜等不到自己应该先回去了吧。

        反正在附中的时候都是自己回家的,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个路线而已。

        虽然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落寞,但是周粥还是努力压制着这一点异样感觉。

        一个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灿烂的夕阳,也难掩周粥独自一人的落寞。

        “诶,粥粥,来啦”

        正因如此,在听到熟悉的呼唤时。

        正在慢悠悠下楼梯的周粥抬起头,难掩震惊。

        有人在等着自己放学啊。

        以后是不是,不会再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了。

        周粥心里有了期待。

        期待在一中新的生活。

周粥正站在台阶上,抬起头来看到于甜正笑着看着自己。

        因为于甜刚刚的那句话,原来倚在栏杆上看着外面的陈译,还有放学以后拿出手机正在偷偷开黑的程明轩和楼昊都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明明是一群人,但周粥的目光还是准确的落到了,正转过身挑眉看着自己的陈译身上。他的背后是一大片火烧般的夕阳。

        “粥粥你可来了,快走吧。”楼昊拿着手机低着头但也出声附和道。

        “粥粥来啦,走走走”同样在开黑的程明轩左手还挂着于甜的书包,抬头看到走下来的周粥也说道。

        “周粥愣着干嘛,快回家了。”于甜边说走上了楼梯,拉起了周粥的手快步走下了楼梯。

        周粥收回了目光,快步跟上于甜。

        于甜一直拉着手和周粥继续说着一些学校的八卦,程明轩和楼昊低头玩游戏,陈译单肩背着包慢慢跟在两人后面。

        “诶,我去,开始送了开始送了,轩哥这场排位危险了。”楼昊屏幕里面露出真面目开始不断送人头的队友,十分头大。

        “还愣住干嘛,赶紧给译哥,再掉我今天就五连跪了。”程明轩想到今天惨痛的战绩,无法接受再输掉一局。

        “对对对,赶紧救我,译哥。”楼昊说着赶紧把手机递给旁边的陈译。

        陈译低头看了看递过来的手机屏幕,没有伸出手去接,无情的开口道;“没救了。”

        果然不出两分钟,这句比赛毫无疑问的跪了。

        程明轩虽然心里有点难受,但是输都输了,也没有过度纠结。

        把手机一关放到了校服口袋里面。但一旁的楼昊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嚷嚷着要再来一局。

        “译哥,等下去lk啊。”程明轩想到什么,对陈译开口说道。

        “今天强子生日。”看到陈译一脸迷惑,程明轩开口补充道。

        “嗯。”陈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甜姐,粥粥你们去不去。”程明轩听到陈译答应,就开口问了问走在前面的于甜和周粥。

        “今天没空,周粥妈妈要请我吃饭,我们要早点回去。”于甜拉着周粥无情的拒绝了。

        “啊,那行。”程明轩也没纠结,看着快到校门口了,把挂在左手的书包,拿在了右手上。

        准备到校门口递给于甜。

        走到校门口,五人就不再顺路,程明轩娴熟的把书包递过去,于甜也伸出手自然的接了过去。

        告了个别,拉着粥粥往家的方向走了。

        两人到家的时候周粥妈妈已经烧好了几个菜。

        看到于甜和周粥回来了,叫了坐在沙发上的周粥爸爸去厨房拿菜,又让粥粥和于甜赶紧洗手准备吃饭。

        吃饭的时候,于甜看到周粥是右手拿的筷子。

        想着看来换手拿筷子真的是学霸的娱乐项目啊。

        饭桌上,周粥妈妈问起了于甜爸妈基本情况。

        在了解到因为于甜爸妈公司事情很忙经常不在家里的时候,大方的表示于甜可以常来家里吃饭。

        在听到自己的妻子准备叫于甜常来家里吃饭,周粥爸爸无情的揭穿。

        “章处长,你可不要忘了,你的假期就要到了。”

        周粥爸爸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平时工作很忙,常常会出差。

        周粥妈妈在政府工作,大多时间都忙。粥粥懂事以后的一日三餐都是自己解决的。

        这次搬家就是因为周粥妈妈工作调换。

        也因为这个搬家,周粥妈妈终于修了个小长假,这几天都在家里。

        今天这顿饭也算是好不太容易亲自下厨,平时忙起来和于甜的爸妈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

        周粥妈妈被无情的戳穿,但想想自己确实一忙起来就没有什么时间回家做饭。只能悻悻开口说:“那到时候,你爸妈忙,叔叔阿姨也忙的时候,你们两个也算有个伴了。”

        “好的阿姨,我一定会照顾好周粥的。”于甜乖巧的顺着周粥妈妈的话开口。

        一顿饭下来也算是其乐融融。

        吃完饭,周粥妈妈还留了于甜说了一会话,但到时间于甜就去画室画画了。

        一中的五班是艺术班,里面的学生都是各种各样的艺术生,于甜就是里面人数最多的美术生。

        高二以后为了准备高三上学期的联考,于甜每天晚上都要去联系好的画室画画。

        于甜走了,周粥和爸妈说了几句话之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lk。

        陈译一群人已经吃完了饭,现在lk正在三楼的ktv。

        lk是综合娱乐会所,二楼吃饭,三楼就是ktv。

        偌大的包厢,陈译坐在最里面一手拿着手机翻看,另一只手上还拿着半根烟,从开始就这样安静的坐着。

        但就是这样安静的坐着,和旁边在玩游戏的程明轩,黄强一波人的吵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生日会上的人看着黄强对陈译的态度,没人敢去打扰他。

        黄强是一中隔壁的技校的老大,说起来和程明轩,陈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高一开学没几天,黄强就看上了一中高一的一个女生,天天跟在后面追人家,结果那个女生对他就是爱答不理,还一直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女生喜欢的就是当时刚刚当上一中的校草,陈译。

        黄强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自己怎么就被这么一个小白脸比过去了。于是第二天就在一中门口堵了陈译。原以为对方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连带着还看不起陈译身边的程明轩和楼昊。

        黄强本来就想羞辱一下陈译,吓一下他,让那个女生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男人。结果,看到陈译三人一直被带到小巷子里了,表情还是看不出害怕。甚至有点轻松。

        自己羞辱的话还没开始说,程明轩就直接挑衅的开口;“打不打呀,怎么磨磨唧唧的。要打快点,还要去网吧呢。”


 

        楼昊也紧接着开口挑衅,至于陈译全程除了刚开始找上门的时候,听见自己的名字抬了抬眼皮以外,就一直看着手机,站在最后,再也没看过黄强一批人。

        黄强刚感觉自己受到了屈辱,准备直接冲上去动手,巷口就响起了警察的声音。原来,那个黄强追的女生听说了黄强堵了陈译,觉得陈译一定干不过黄强,急的直接报警了。

        警察赶到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警察看到电话里说打群架的一群人都是毫发无损,干干净净的,也是一脸懵逼。

        抓人的时候,女警察看着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陈译,犹豫着要不要把他也带进去,就他那个站位来说,怎么也不会是路人吧。

        “那个同学,你是什么情况?是路过吗?”女警察还是不愿相信眼前的少年,也是被举报打群架的。

        听到女警官的话,陈译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女警官一眼。

        言简意赅的开口,“打架。”

        于是,所有人毫无疑问的全被带回了警局。期间,女警官看着陈译,还颇有一种怒其不争的味道。

        都是学校里的小混混,和混社会的还是不一样,谁都不愿意进局子,惹来麻烦。

        所以面对警察的询问,程明轩和黄强展现出了不一般的默契。一口咬死就是兄弟间的事,斗斗嘴。完全没有上升到隔校约架的地步。

        楼昊和黄强的小弟们也在旁边搭腔,表示都是好兄弟。

        陈译倒是坐在旁边,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