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被死对头金屋藏娇了 穿着裙子树林里野战

时间:2021-05-04

    虽然眼前一群人个个毫发无损,没有打架痕迹,那个女警官还是表示必须要家长来接才放他们出去。说完就自顾自的忙去了。

        可是谁敢打电话给家长啊,所有人就这么在警局大厅耗着。

        陈译还是一直悠闲的在点着手机页面,看着好像在发短信。

        正当一群人绝望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进了警局,看了陈译一眼就径直走向了局长办公室。

        没一会,局长就恭恭敬敬的把那个人送了出来,局长还对负责黄强一行人打架的女警官说了什么。

        立马,黄强一群人就被莫名其妙得到通知,他们可以回家了。一群人听到赶紧走出警局,深怕警察反悔。

        黄强走在最后,走出警察局的时候,转头看了还坐在大厅的陈译三人一眼,想要返回去说什么。

        小弟看着站在警局门口的黄强,立马开口:“大哥,快走啊,这地方可没什么好留恋的。”

        能那么快出来,今天是捡了狗屎运了。

        听到小弟的话,黄强收回了视线,略有所思的出了警局。

        他们走后,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陈译三人面前,对着陈译恭敬的开口;“少爷,处理好了。”

        陈译:“没和我爸说?”

        “董事长应该知道。”眼前的男人依旧恭敬。

        “呵。”陈译抬起脚就走了。

        “高叔,这次麻烦你了。”倒是一旁的程明轩开口感谢了高达。

        “对对对,高叔,这次真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爸妈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打死我的‘’楼昊惊魂未定。

        两人说完感谢就赶紧追上了出去的陈译。

        第二天,黄强又找上了陈译三人,只是这次没带一堆小弟。

        一张口黄强就表示要交程明轩,楼昊,这个兄弟。还表示有事就尽管找自己。

        楼昊看着眼前一脸‘兄弟我罩着你’的黄强,幽幽的想:译哥可是跆拳道黑带五段,自己和程明轩虽然没有到黑带五段,但是也是个黑带两段,打起架来谁输谁赢可不一定。

        当然黄强不知道,但是还是把陈译三人当做了自己的兄弟,觉得自己非常有义务保护他们不受欺负,至于那个女生,黄强直接放弃了,太蠢。

        一直到处了一学期左右的兄弟,一次聚会上黄强和于甜聊天,知道了程明轩学过跆拳道,当场就要和程明轩打一场。结果,两人居然打了个平手。

        黄强夸了程明轩一句,表示自己都没想到他还会打架,而且打得还不错。但是想到程明轩是黑带二段,心里有点释怀了,毕竟是个练家子。

        结果旁边的于甜直接来了一句;“但是译哥是五段,而且上次两个回合就把程明轩打趴下了。”

        从那以后,黄强就自觉跟着程明轩和楼昊喊陈译‘译哥’了。

        黄强重义气,当朋友是真的不错,几个人的关系一直挺好的,也常常一起吃饭,过生日什么的。

        这次生日除了平常的那一群人除了于甜有事,几乎全都来了,还有黄强新认的‘妹妹’戴萌和她的姐妹也在里面。

        有了新妹纸在里面,原本没什么意思的真心话大冒险一群人也玩的有声有色。

        戴萌虽然看着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但是从刚刚吃饭的时候就一直用余光看着坐在角落里的陈译。

        一中和附中虽然常常被拿出来比较,但是两个学校其实实际上距离是有点远的。戴萌一直没见到传话中许铎的对手陈译。

        况且在戴萌看来,这个所谓的一中校草陈译是肯定比不上许铎的,但是眼下见到了心里还是有点打鼓,毕竟怎么也说不上陈译比不上许铎。

        “萌姐,你这走神也太明显了,要不你直接坐到译哥旁边算了。”黄强旁边的一个小弟看着走神明显的戴萌笑着调侃道。

        这下调侃之下,刚刚都看到戴萌走神的一群人都笑了起来。戴萌被说的红着脸转回了头。

        “别胡说,萌姐的男神是许铎,你们还不知道吗。”戴萌旁边的女生开口解围道。

        戴萌从高一就开始追许铎的事情,一桌上的人也都知道。

        这无伤大雅的调侃就这么笑哈哈的揭了过去。

        坐在角落的陈译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过头,不知道是因为没听到,还是不在乎。

        过了一会角落边坐着的陈译掐灭了烟,没管包厢里面热火朝天的氛围,拿起书包说了要先回家。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

        包间里的人大多都习惯了陈译这冷冷的态度,都开口说了句“译哥再见”就继续低头玩起了游戏。

        玩着玩着戴萌旁边的女生出去接了一个电话,进来和戴萌说了一句“萌姐,她真的走了。

        戴萌听到这句话表情变得有点轻蔑,甚至还有一点骄傲,随口答了一句;“活该。”就又开始继续玩起了游戏。

        周粥家。

        周粥洗完澡,重新坐回了书桌前,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周粥妈妈不会去翻周粥的东西,所以周粥上锁的抽屉里面只有那本笔记本。

        翻开厚厚的笔记本,虽然是很厚的,但是从新旧来看周粥已经写了不少东西了。

        翻到新的一页,抬起头看着窗外开始回想着今天一天的生活。

        那个无意间的对视,陈译在狭小库房里的笑声和调侃,还有傍晚余晖中等着自己的几个人,嬉笑的上学路和放学路上。这一切都让周粥在不适应中偷偷的窃喜着。

        半晌,周粥抬起笔。

        在日记本上慢慢写下了短短一句话。

        “周粥,一切都是新的。”

        写完看着这句话,周粥笑了,但是笑着笑着还是没有忍住的哭了起来。

        那些不愿想起的回忆还是像挥之不去的梦魇围绕在脑海里,一个不小心还是会触动心底最深的脆弱。

        “粥粥,早点睡啊。”周粥妈妈从门缝里看到现在周粥房间的灯还亮着,敲了敲周粥的房门。

        听到门外妈妈的声音传来,周粥赶紧擦了眼泪,合上了日记本。

        半晌,听到妈妈回房间关了房门的声音,周粥把日记本重新放回上锁的抽屉里面,关了灯上床睡觉。

        睡前心里习惯性的祈祷。

        希望今晚是个好梦。

        希望今晚所有人都是好梦。

 陈译从lk打车回了家,说是家,在陈译开来不过是个免费睡觉的地方。

        如果不是自己有洁癖,陈译宁可睡在外面的酒店,也不愿意回到这个空无一人的公寓。

        刚刚上小学的时候,陈译就亲眼撞到了妈妈抓住爸爸出轨的现场。

        爸爸搂着那个自己叫‘姐姐’的秘书。

        即使看到妈妈被气的跑出家门,爸爸追都没去追。

        于是不久,爸爸妈妈就离婚了,甚至离婚现场,那个秘书还站在旁边。

        妈妈被伤的太深,没有要陈译。自己出了国。从那以后,陈译再也没见过妈妈。

        当时小学陈译也以为,爸爸会娶那个不要脸的秘书,自己会有一个虐待自己的后妈,就像所有狗血小说里写的那样。

        但是从妈妈走后,陈译再也没见过那个女人。

        一直到现在,陈父都没有再娶。

        但这不代表陈译会原谅自己的父亲。

        妈妈走后陈译也从家里搬了出来,跑到了奶奶家。

        无论作为父亲的陈国盛怎么劝说,使劲手段,但陈译就是不愿意跟着回家。

        最后还是陈译奶奶黄玉梅实在看不过去,和陈国盛谈了整整一个下午。

        从那以后陈国盛再也没有提过让陈译回家的事。

        但是每到逢年过节还是会百里抽空的来看陈译。

        当然陈译还是不愿意理他。

        后来陈国盛把父亲的公司越开越大,总部移到了首都b市。

        陈国盛顺理成章的提出要带着陈译和黄玉梅一起去b市生活。

        那时候陈译已经初三。

        两人近十年宛如陌生人的相处模式下,陈国盛管不住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儿子。

        父子俩大吵一架,谁都不愿意退步。

        陈国盛甚至气极,直接朝着陈译就是一巴掌。

        一巴掌下去,陈国盛当场就后悔了,可是还没说出抱歉的话,就对上了陈译冰冷的眼神。

        没有愤怒和惊讶,看着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看着那个眼神,陈国盛再也说不出话来。几乎是一瞬间,那个高大的身影垮了下去。

        再没说什么,第二天,陈国盛一个人赶往了b市。

        那个公司,也许是自己留给儿子唯一的东西了。

        陈国盛看着自己公司大楼,常常会出神的想。

        但是每每想到陈译,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个冰冷,厌恶的眼神。

        自己的亲儿子讨厌着自己。

        陈译和奶奶依旧在k市生活。

        高达也是在那个时候,被陈国盛派去照顾陈译和自己的母亲的。

        而陈国盛自己再也没回k市。

        直到去年,黄玉梅体检,身体出现了问题。陈国盛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

        k市虽然不缺医院,但是医疗水平当然还是作为首都的b市最好。

        陈国盛打算把黄玉梅接到b市,接受最好的治疗。

        他以为,随着自己母亲的离去,陈译也会跟自己过去。

        但是陈译在得知黄玉梅要去b市接受治疗以后,只是陪着说了好久的话,保证了自己会在放假有时间了去看她。

        半个字没有提要一起去b市。

        而黄玉梅也没有提,要陈译跟过去。

        无奈,陈国盛只能继续让高达在k市照顾陈译生活。

        自己带着母亲去了b市。

        他们走后,陈译也搬出了和奶奶一起住的四合院。

        全额买了一套装修好的公寓,直接搬了进去。

        陈译一出生,陈爷爷就高兴给自己的唯一的孙子送了一大堆东西。

        公司的股份,几套房产,当然还有最直接的钱。最后在遗产里还给陈译留了一部分。

        出生到长大,陈译最不缺的就是钱。

        但千能做到的极限,也不过就是住进一套带装修的高级公寓。

        看着冷冰冰的偌大公寓,陈译收回了思绪。

        洗澡,上床睡觉。

        可是今天一闭上眼睛,脑海就是今天上午女孩的笑脸。

        算不上清瘦的娃娃脸,但皮肤白皙,很是耐看。

        阳光下,女孩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眯起的双眼,上扬的嘴角。

        陈译在那一刻无法确定,耀眼的是女孩身后的太阳,还是那个的笑脸。

        女孩的微笑很甜,就毫无征兆的闯进了陈译的内心。

        直到现在临睡前,还是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陈译有点燥,今天想要早睡,是不太可能了。

        果然,直到凌晨,陈译才堪堪睡去。

        那会是一个好梦。

        。。。。

        “周粥,你能不能和老师说你要自己一个人坐到最后。”

        “周粥,你给我离许铎远点,不然下次就不是当众摔倒出丑那么简单了。”

        “你是听不懂我讲话吗,还是不想好好活着了。”

        “她就是那个勾引校草的胖子啊,真是丑人多作怪。”


 

        “你们快来看,怎么会有女生有130斤的,这是坦克吧。”

        “呵,识相点,早点滚出附中吧,”

        。。。

        。。。

        。。。

        那些深深印在记忆深处无法抹去的声音,又一次毫无征兆的闯入了周粥的梦乡。

        闹钟还没响起,周粥又一次提前睁开了泪眼朦胧的眼睛。

        没有起身,周粥只是睁着泪眼呆呆看着卧室的天花板。

        对于这样的噩梦,高一一年以来周粥早就习惯了。

        只是即使做了再多次的噩梦,每次在梦里还是忍不住会哭出来,以至于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朦胧。

        周粥就这样毫无生机般的躺在床上,慢慢等着到上学时间。

        “周粥起床了,上学就要迟到了。”

        “叮铃铃。。叮铃铃。。”

        闹钟和妈妈的叫早声都按时的响了起来。

        周粥继续呆在床上赖了会床。

        一直到妈妈第二次叫早声响起来,周粥才坐起来,拿床边的纸巾擦了擦眼睛,下床到浴室去洗漱。

        洗漱完出房间的周粥看起来有了点精神,终于像是做了一晚上美梦的样子。

        一如昨天,周粥刚刚吃完早饭,门口就响起了于甜的声音。周粥拿起书包,出了门。

        “周粥,今天我们终于一样了。哈哈,这才像要接受一中毒打的样子啊。”于甜看着周粥和自己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

        周粥听到于甜的话,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别着的一中校徽,想起昨天晚上的梦有点晃神。

        现在是一中的学生了。

        “发什么呆啊,是不是也被校服丑到了吧,丑是丑了点,但是也没办法,不穿就会被姜主任活生生抓着骂一天。”于甜看着周粥愣神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

        明显是有过切身体会。

        今天上学路上没再遇到程明轩他们,周粥和于甜说着话走到教学楼。

        在五班楼梯口的时候,于甜依旧和周粥说中午要一起吃饭,说完两人就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