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吃春药一晚做5次 人妻斩り 真嶋 清惠

时间:2021-05-04

  时间有点早,周粥进一班的时候,只有一小部分人在了。

        张莉倒是已经在位置上了,还在和前面的王一帆在说着什么。

        “周粥来啦。”转过头的王一帆一看到从后门进来的周粥,立马热情的打招呼。

        “周粥你终于来了,快快你来评评理。”张莉听到周粥来了赶紧转头对从后门进来的周粥说道。

        周粥走到位置上,才知道两人就昨天总裁文里4岁小孩子的问题又开始辩论了。

        王一帆,贱兮兮的笑着,“不管谁来评理,这种文章就是不合理的。”

        “你要那么合理,你去做实验啊你,小说就是要天马行空才好看的,关键是总裁和他儿子是真的帅。”张莉不服。

        “关键是太离谱了,你看这。。。。。”

        周粥看到针锋相对的两个人,知道自己在这场争吵中只是一个工具人罢了。

        边收拾书边听他们两个人幼儿园式斗嘴。

        时间慢慢过去,一班的同学开始陆续进教室了。

        还没到早读时间,一班除了几个格外认真的同学在看着自己的书。

        其他很多同学还是在和边上的同学聊天,还有的在吃偷偷带上来的早饭。

        周粥转头看了看后面的位置上,都快上课了陈泽还没来。

        周粥低头看起自己的书来。

        没一会,周粥感觉到全班陷入了诡异的安静,连刚刚一直说个不停的张莉都和自己一样低头看起了书。

        周粥一抬头,果然讲台上已经站着一班班主任,周来。

        “行了,一个个的,别低头装认真了,赶紧开始早读。”周来看到一水全低着头的学生,笑着开口说道。

        周来长得有些胖,年纪应该40出头,周粥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严师类型的。昨天看到他的时候有点疑惑过,为什么他会是重点班一班的班主任。

        毕竟,自己在附中上重点班的时候的班主任是一个眼里只有分数,全校有名的严厉型中年女教师。

        以至于周粥心里认为的重点班班主任就应该是严厉无情的。

        但是周来明显和蔼的过分了。

        “老周,早上好呀。”门口,响起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随后一班同学就见到陈译背着书包,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懒洋洋的倚在前门。

        “看看时间,不早了,你还不赶紧进去。”周来颇有嫌弃的开口。

        听到周来的话,陈译就散漫的走了进来,还是不紧不慢的。

        周来习惯了陈译这样的态度,毫不在意。

        继续催促

        “行了,都快开始读书。再不读姜主任巡视过来,我可救不了你们。”

        “老周,你还没说读什么呢。”王一帆大声开口询问。

        周来一愣

        “啊?我还没说吗,那邱添,今天要读什么了。”

        邱添回答“今天是轮到英语了。”

        “那姜回,你上来布置一下任务。”周来听到邱添的话,就看着周粥方向对姜回说道。

        于是周粥就看到坐在自己前面昨天一天都没有回头的男生,站了起来走到了讲台上面。

        原来这就是姜回啊。

        甜甜的男神??

        是挺帅的,长得挺清秀的。

        周粥看着姜回想东想西的时候,早自习铃声响了起来。

        英语老师准时拿着一叠纸,踏着铃声进了教室。

        昨天有英语课,周粥已经认识了自己的新英语老师,潘玉婷。

        是一个和周粥之前班主任颇为相似的中年妇女。

        英语老师刚进教室和周来说了几句,周来就走出了一班。

        之后英语老师走到讲台上,看了姜回刚刚在黑板上布置的早读任务。

        拍了拍讲台示意已经在早读的大家安静。

        英语老师晃了晃自己手上的一叠纸,开口说道;“这是范文,老规矩一周一篇。那个姜回,你上来发一下。”

        姜回跑到讲台上拿过范文开始发了起来。同学们一个个的往下传。

        周粥传给陈译的时候动作飞快,传完就转了回去。

        陈译看着全程没给自己一个眼神的周粥。

        想到今天早上自己过来的时候也是低着头的周粥。

        真没昨天笑起来的时候可爱啊。

        想起昨天原本时间充足的睡眠时间,结果硬是翻身到凌晨才慢慢睡去。

        今天早上才差点睡去。

        但是现在那个始作俑者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陈译心里燥的和昨天晚上差不了多少。

        怎么自己就那么可怕吗,看都不愿意看。

        陈译看着自己前面做的端端正正的背影。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粥哪里想到后面的人对自己的怨恨,开始专心的背起了英语范文。

        旁边的张莉也收起了谈天胡诌的样子,认真早读起来。

        学习的时间就是过得飞快。

        早读结束以后,一个早上的时间很快就在一节节课中过去了。

        上午的英语和语文周粥还是能够完全应付。

        但是一到物理和数学的时候,即使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还是有很多地方听不懂。

        周粥只能努力的记下所有知识点,想着回家再复习看看。

        当时所有人都让周粥选文科,但是周粥坚持一定要选理科。

        现在周粥还是希望考试能够考好,才不会让父母担心。

        上午下课的铃声按时响了起来。

        想着昨天那么多人的慌乱。

        周粥就坐在位置上慢悠悠的收拾好东西,才站起来准备下楼去找于甜。

        站起来转身准备往后门出去的时候,周粥被突然跟着站起来的陈译吓了一跳。

        本来就是前后座,现在周粥突然转身,陈译又站在原地不往后退,两人的距离一时间近的有些过分。

        “你。。你也还没走啊。”周粥缓了过来,磕磕巴巴的问道。

        但是对面的陈译半晌一句话都没说。

        周粥忍不住的抬起了头。

        正好就对上了陈译一丝不差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怎么好像有点怨恨的样子,自己好像没得罪他吧。

        正当周粥都准备绕着走过去的时候,陈译终于开口了。

        “嗯,走吧。”

        说完就转身先从后门走了出去。

        “哦。”

        周粥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跟了上去,就慢慢走在陈译后面。

        走在前面的陈译感觉后面的人半天没有跟上来的打算,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故意放慢了脚步走着。

        但是周粥明显是铁了心不想跟上了,即使前面的陈译再慢,周粥也只是比他更慢。

        陈译干脆直接停了下来,装作系鞋带的样子,蹲在周粥前面。

        结果周粥就直接停在了陈译后面一步的地方。

        等着。

        陈译于是认命的站了起来,向楼下走去。

    “译哥,你们一班中午都有作业吗?”

        楼昊看到慢悠悠的走下来的周粥和陈译,忍不住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那也太变态了吧,饭都不让你们吃饱。”

        于甜听到楼昊随口说的话。

        想到连中午吃饭还有作业,忍不住控诉起来。

        程明轩看着身边的两个人,感觉真是没救了。

        “行了,译哥,粥粥赶紧吃饭去,不然这两个人的脑子里的饭就要不够堵脑子了。”程明轩嫌弃的开口。

        周粥听到这话,没忍住笑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陈译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转回头看了过去。

        看到一面对自己不是面无表情就是干脆不看自己的女孩,被程明轩的话逗笑,正低头偷偷笑着。

        在周粥抬头看到自己前,陈译把头转了回去。

        只是原本冷漠的脸上,也勾起了笑容。

        “轩哥你说啥?”楼昊听到程明轩的话甚至没听懂。

        “不过的确应该快去吃饭了,我都快饿死了。”楼昊完全没纠结于没听懂程明轩的话。

        因为现在他是真的饿了。

        于甜是没听清程明轩的话。

        拉着粥粥就要去吃饭了,她也饿啊!

        走到食堂,今天明显比昨天还要晚,食堂的人大多都买好饭了。

        “粥粥,你怎么又拿左手吃饭了,这粉丝要不拿右手夹吧。”

        于甜看着周粥左手拿着筷子夹盘子里的粉丝。

        但是因为左手拿筷子,一次根本夹不起几根,忍不住开口劝。

        “啊,没事,习惯了。”周粥笑着回答道,依旧左手拿筷子耐心的一点点的吃着饭。

        陈译其实在听到于甜的话之前,已经注意到周粥左手吃饭一次根本夹不起多少。

        但是周粥看起来好像还是乐在其中,陈译就不动声色的看着。

        一顿饭吃完,周粥被于甜拉着要去操场逛逛。

        还说要和粥粥单独聊天,还先让陈译,程明轩他们回了教室。

        到操场上看到前面姜回和王一帆的背影的时候,周粥才知道于甜的目的根本不在所谓的消食上。

        “甜甜,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周粥看着于甜盯着姜回背影入神的样子,在旁边幽幽的开口说道。

        “对啊,我昨天都没有找到他,今天终于看到了。”于甜对着周粥的调侃,反而大方承认。

        周粥看到于甜大方的说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自信的样子,有点恍惚。

        “诶,粥粥你也来操场走路啊。”前面的王一帆听到了后面说话的声音,回头向周粥打招呼。

        说着,王一帆还拍拍旁边的姜回,两一起向粥粥走了过来。

        “嗯,是啊。”周粥回答着王一帆。

        同时明显的感受到旁边的于甜,身体僵硬了一下。

        “那我们一起回去吧,诶,于甜???也在啊”王一帆说着,撇了撇旁边的姜回。

        于甜喜欢姜回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更不要说和姜回坐了一年同座的王一帆了。

        只是两人没说过几句话,算不上熟。

        刚刚听到周粥的声音就转头直接打了招呼,没注意到于甜居然在旁边。

        “嗯。”于甜听到王一帆的话,看着姜回回答道。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

        “那,现在快到午休时间了,我们快回去吧。”王一帆看着眼前尴尬的场景,开口打破了尴尬。

        “对对对,甜甜我们快回去吧。”周粥赶紧顺着王一帆的话说道,拉着于甜就要回往教学楼走。

        姜回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王一帆和姜回跟在周粥和于甜后面也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走回教室的路上,原本一直喋喋不休的于甜,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

        到教学楼口的时候,周粥总是感觉头顶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

        周粥疑惑的抬头,就看到二楼五班门口程明轩靠在栏杆上看着自己的方向。

        只是很明显就可以看出来程明轩看的是于甜。看来是自己感觉错了。

        但是现在的于甜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注意力都在后面的姜回上,没有注意到程明轩的目光。

        周粥也低回头,走进了教学楼。

        到五班门口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没有程明轩的身影了。

        周粥和于甜告别向各自班级走去。

        原本走在后面的王一帆看到于甜走回五班的背影,小跑两步,跑到了周粥的旁边。

        “粥粥,你认识于甜啊。”王一帆试探的开口。

        周粥老实回答“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那么巧,我这真不是故意的,是我眼瞎。”王一凡赶紧道歉。

        “没事。”周粥看着一脸抱歉的王一帆,笑着开口说道。

        一路上,王一帆已经向姜回忏悔了不下十次了。

        看到于甜回五班了,赶紧走过来和周粥道个歉。

        听到周粥说了‘没事’,王一帆才不那么紧张。

        也没有再走到后面的姜回身边,和周粥并排走着,不停问这问哪儿。


 

        两人一路聊天走进了一班,各自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张莉坐在位置上看书,非常认真的模样。说实话周粥真的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看哪一种书。

        周粥还是没打扰张莉,拿了张纸去上厕所了。

        虽然四楼只有一班一个文化课教室,但一班是在四楼最右边,而厕所和其他楼层一样在最左边,距离还是有点远的。

        周粥和于甜回来的时间已经晚了,现在走廊上根本没人。

        周粥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正面遇到了从天台上下来的陈译。

        四目相对间,周粥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打个招呼。

        愣神间,陈译已经走近了。

        周粥还没反应过来,陈译就路过周粥进了厕所。

        陈译走过去,带起一阵风,周粥闻到了一股烟味。

        他在天台上抽烟啊。

        这是周粥当下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周粥没楞多久,就抬脚走回了教室。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上了一个上午的课,周粥是真的困了。

        回教室的时候,一班同学已经开始午休了。

        周粥轻轻的想要坐回自己的位置,却看到王一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和张莉说着什么。

        周粥为了不打扰其他同学睡觉,就只好坐在张莉后面的位置上。抬手拍了拍王一帆。

        周粥“怎么了?”

        “周粥,你位置先给我坐一下好不好,你坐我那里去。”王一帆没说原因,只是说要和周粥换个位置。

        “行吧。”周粥看着王一帆确实是一脸焦急,自己又真的很困,就答应了他。

        张莉一直低着头,没有抬起来过。

        可是周粥抬头望王一帆的位置上一看,好家伙,一个座位半个桌子上都是书,怎么睡??

        “周粥,要不你就睡这吧,译哥中午一般都在天台。”王一帆也反应过来自己的位置不是睡觉的好地方。

        周粥疑惑“天台?”

        王一帆肯定的回答“嗯。”

        他是真的没见过陈译中午回来睡觉。

        周粥想了想,答应了“那好吧。”

        实在是困得快不行了,就趴在位置上睡了起来,每一分钟就沉沉睡去了。

        于是陈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原本宽阔的位置上趴着熟悉的一团。

        王一帆转头看到陈译正站在后门,正在看着睡在自己位置旁边的周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