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熟妇肥美的蚌肉 anquye

时间:2021-05-04

      赶紧站起来和陈译解释了刚刚的事情。

        的确,陈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中午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天台的,这不是什么秘密。

        之前高一的时候,还有勇敢的女生敢跑到天台和陈译告白,但是无一例外都被陈译无情拒绝了。

        但陈译今天中午回了班里,不要说王一帆吓了一跳,陈译自己都说不出来为什么。

        为什么会在天台往下看,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到于甜和周粥。

        不知道为什么会想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厕所门口遇到周粥以后,鬼使神差的回了班里。

        那道周粥感受到的目光,不是二楼的程明轩。而是在天台的陈译。

        那道目光也不是周粥的错觉,陈译的目光从始至终落在周粥身上。

        “译哥,我错了,真的,但是我刚刚看粥粥是真的很困,你就让她睡一下吧,有机会我一定赎罪。”

        王一帆看陈译看着周粥一句话都没说,赶紧开口赎罪。

        “嗯,没事。”说完,陈译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就这。。。

        上学期有个女生跑到一班,坐在陈译位置旁边,等了陈译一个中午。

        结果下午陈译回来知道以后,直接拉着那把椅子女生坐过的椅子,跑到后勤给换了。

        他有洁癖。

        但王一帆没敢说什么。

        译哥没发火就是万幸了。

        听到陈译的回答,看到陈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王一帆悻悻的回到了周粥的位置上。

        陈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侧头就看到了周粥的睡脸。

        “看起来很困?”对于从来没有睡午觉习惯的陈译来说,一般不会有这么困的情况。

        但是脑海里还是不住的回忆着今天上午女孩的脸。

        看着女孩的脸,陈译也趴到了桌子上。实在是睡不着,就这么无声的趴着。

        虽然午休只有30分钟,但是周粥的午休睡得很好。

        铃声还没想起来,周粥就悠悠转醒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周粥看到眼前陈译的睡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几分钟前一直没睡的陈译,明显感觉到了旁边的人快醒过来了,赶紧闭上眼睛装作是睡着的样子。

        现在也装作刚刚醒的样子慢慢的睁开了眼。

        一时间四目相对。

        周粥瞬间清醒过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位置上有人。”周粥看着陈译小声的解释道,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位置。

        陈译顺着周粥的视线看过去。

        但是周粥一抬头,什么情况??

        自己位置上空无一人。

        原本应该在自己位置上的王一帆,已经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陈译当然知道王一帆刚刚回去了。

        但现在还是装作刚刚睡醒迷迷糊糊的样子,转回头玩味的看着周粥。

        周粥看到那个空位子的时候,内心是绝望的。

        甚至都不想转头看旁边陈译的表情。

        鼓足勇气对上了陈译看好戏的眼神。

        周粥开口:“我可以解释”

        陈译听到,挑眉,笑了笑“嗯”

        “就。。。那个。。”周粥磕磕巴巴的开口。

        “哪个?嗯?”陈译听着周粥的解释脸上的笑意更盛。

        “你等我好好想想”周粥根本不敢看着陈译的笑脸,恳求般的开口。

        “嗯。”陈译再开口,话里都带着笑意。

        得到陈译的回答。

        周粥立马低头开始措辞。

 “想好了吗?”半晌,陈译看着低着头,认真想着的周粥。

        “就。。。刚刚王一帆坐在我位置上,我就坐在这睡了。”

        周粥听到陈译的询问声传来,赶紧开口小声解释。

        半天就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么困?”陈译冒出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啊?”这什么奇怪的问题。

        陈译也感觉自己刚刚说的话有点莫名其妙,装作咳嗽掩饰。

        “对不起,我不应该没问你就坐你的位置。”

        虽然陈译的话周粥听的莫名其妙,但是毕竟还是自己坐了人家的位置。

        周粥还是放弃解释,直接道歉了。

        “这不是我的位置,不用跟我道歉。”陈译看到周粥紧张的样子,好笑的开口。

        他有那么可怕??

        他可没有无理取闹到因为有人坐了这个位置就怎么样。

        虽然平时的确不喜欢有人坐在自己旁边。但是有人坐了,也不会怎么样的。

        这要是被上个学期那个女生看到,会哭吧。

        幸亏周粥没目击过,上个学期的事。她信了陈译的话。甚至觉得他没那么难接近了。

        “哦,那。。那我回去了。”周粥说着就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嗯。”

        陈译说完,重新把头埋回了手臂里面,看起来对漠不关心。

        周粥赶紧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回位置上看看时间,铃声就要响了,周粥没再继续睡觉,拿起下午第一节课的书,看了起来。

        陈译低着头,想着刚刚周粥慌张解释的样子。

        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平时不够和蔼。她才这么怕自己。

        下午的课只上了两节,广播里面就通知要全体同学要去参加开学典礼。

        还是那几句老掉牙的话,每年每个学校的开学典礼都是大同小异。

        校长,年级主任讲话的时候,虽然礼堂里面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听的学生也是寥寥无几。

        大多都躲在队伍里面窃窃私语。

        “下面有请学生代表,也是上次期末考试的全市第一高二一班陈译上台分享学习经验。”

        教导主任说完这句话,台下的学生齐刷刷的都抬起了头,顿时鸦雀无声。

        大家都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校草,全校第一的陈译。

        在各种道听途说中,陈译的名字早就传遍了一中。

        毕竟陈译不但长得帅,成绩好,爸爸还是开公司的特别有钱。

        而且平时和陈译在一起玩的程明轩和楼昊也是典型的高富帅。

        谁对这样的男生不好奇。

        周粥听到陈译的名字的时候也和大家一样抬头望台上看。

        这个才认识两天,在周粥看来好像一直都是带着对什么都无所谓态度的男生,即使现在要在全校面前演讲,走到台上的姿态也是无所谓的。

        后来周粥每每想起这次陈译在全校的目光中,走上台上的样子。

        那些小说里面极尽笔墨描写的青春男主的样子,就在周粥眼里有了具体的模样。

        陈译拿着演讲稿,走到演讲台上,微微整理了话筒,看着乖乖开始照着演讲稿读了起来。

        全程台下没有一点声音。

        一直到陈译念完走下主席台,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还有不断地窃窃私语。

        正当大家都以为陈译就要退场的时候,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台下的众人。

        陈译这一眼看的台下人都有点莫名其妙,校长这是要干嘛?

        突然陈译勾起嘴角,用从来没有的认真,露出了一个标志的笑容。

        全校都安静了一瞬,炸了。

        传说中对人一直冷漠的陈译,对所有事情都不感兴趣的陈译??

        在演讲完以后对着台下认认真真的来了个笑脸??

        这是什么奇幻剧情。

        台下的周粥和其他人一样,被陈译这莫名其妙的操作搞得一脸懵逼。

        他怎么了?

        陈译笑完,没管台下的喧闹,走下了演讲台,走了出去。

        教导主任后面用了很长时间才让会场里的人表面上安静下来。

        继续后面的流程。

        “周老师,这次的演讲稿准备的太短了,下次提前注意一下。”

        姜主任看到没讲几分钟就下台的陈译,小声对旁边的周来说道。

        “是,是是,姜主任,下次会注意的。”

        周来想着自己早上叫邱添给陈译的整整3页演讲稿。

        都不敢和姜主任讲刚刚陈译分享的学习经验,一条都没有在自己给他的演讲稿上看到过。

        这小子。

        周来看着陈译拿着演讲稿,漫不经心的从台上下来,走出礼堂门的。

        笑着摇了摇头。

        对自己班里这个陈译,周来真的是又爱又恨。

        一方面陈译高一以来几乎次次都是全校第一,连全市第一也是拿了好几次。

        但是在学习上陈译又明显是天赋型的学习选手,成绩确实是不可辩驳的好,平时看他的状态实在算不上认真。上课该睡觉睡觉,该玩手机玩手机。对什么都看着漫不经心的。

        本来演讲这种事找上门来的时候,全部是交给成绩好又乖巧的邱添。

        但是陈译上学期期中和期末的联考都拿下了全市第一。

        姜主任觉得陈译更加能够现身说法,指名要陈译上台演讲。

        除了演讲时间太短了,陈译的演讲说不上有什么错。

        甚至周来还觉得陈译现编的演讲看起来还更加的真情实感。

        所以周来面对姜主任的问话,还给陈译笑着打马虎。

        礼堂外,演讲完的陈译买出没走几步,后面程明轩和楼昊就追了上来。

        现在出来找自己,陈译想想就知道这两个没安好心。

        “译哥,你可以啊,这一波操作下来高一得多好几个芳心暗许的学妹吧。”

        楼昊刚追上就忍不住开口。

        “译哥说实话,我也搞不懂你刚刚那个微笑了“程明轩紧接着说。

        他们两个实在被刚刚陈译的操作吓到了。

        陈译听到这话,眉头微皱“没有感觉刚刚我和蔼了点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都因为陈译刚刚的话,笑的停不下来。

        看着眼前笑的夸张的两个人,陈译脸直接黑了。

        “译哥,不是我说,你干什么要和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程明轩先停下笑。

        但是还没说什么,又开始笑个不停。


 

        陈译烦了,无情开口“滚。”

        说完,陈译就面无表情的转身,朝着教学楼走过去。

        程明轩和楼昊本想追上去,但是被出来透气的姜主任给抓个正着。

        为了不被教育,写检讨。

        只能悻悻的回了班级队伍里。

        陈没回班里,直接走上了天台。

        刚刚有那么好笑吗??

        陈译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百度搜索记录。

        怎么让人看起来和蔼可亲?

        回答:面由心生,经常对人微笑,就会看起来和蔼。

        。。。。。。

        没错啊,刚刚自己就是这么照做的呀。

        况且刚刚在台上自己笑的够明显,够标准了吧。

        怎么没人夸和蔼呢。。。。

        于是全校第一的陈译,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困惑之中。

        怎么把自己变得和蔼。

        让那个不敢看自己的小姑娘,愿意抬头看看自己。

        陈译拿起手机,换着法的百度起来。

        另一边,大礼堂终于开完了开学典礼。

        回到班里,没几分钟就要放学了。

        周来跟着学生回到班里,说了几句老生常谈的话,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放一班的同学回家了。

        可陈译还没回来。

        周粥看着自己后面空无一人的位置。

        演讲完以后陈译就没有回班里。

        要等他吗?

        还是算了。

        周粥想着两人才认识一天,实在算不上特别熟悉。

        收拾收拾东西,周粥就下楼去找于甜他们了。

        “粥粥下来啦。”楼昊第一个看到,热情问候。看到周粥是一个人以后,继续开口“诶,粥粥,译哥呢?”

        周粥:“不知道,没看见他。”

        “楼昊,你问问程明轩,译哥去哪了。”于甜看着楼昊说道。

        周粥听到这话。

        看了就距离于甜五米远的程明轩一眼。

        ???

        “甜姐,轩哥就在你后面,你就开开尊口问问吧。”

        楼昊明显已经被闹别扭的于甜和程明轩折磨已久。

        “爱问不问,那我们就在这等着。”于甜硬气的开口。

        “那。。轩哥你知道译哥去哪了吗?”楼昊自己都觉得怪怪的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