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游泳池被教练猛烈进出 温暖叶非墨在阳台上

时间:2021-05-04

于是,微微抬头的周粥就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陈译的冷冷的眼眸里。

        眼角还有来不及擦掉的眼泪,甚至眼泪还在控制不住的流。

        陈译虽然知道周粥一直在哭,但是看到这样满脸泪痕的周粥明显还是顿了一瞬,声音沙哑“怎么了?”

        “没。。我。。。”

        话还没说完,面对陈译的询问,周粥越来越感觉委屈,眼泪更加是流个不停了。

        这是第一个撞见自己情绪奔溃的人,也是第一个开口问自己‘怎么了’的人。

        周粥哭的已经无法回答,但还是时不时的带着哭腔,从嘴里蹦出一个个字。

        她想要好好开口解释,哪怕只是一句‘’我没事“。

        她想要给这个第一个询问自己情况的人,一个回应。

        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没事,我等你。”看着眼前的周粥,陈译第一次那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情绪。

        他心疼了,心疼眼前这个止不住哭泣的女孩,心疼这个即使这样,还是想要给关心自己的人一个回应的女孩。

        他心疼粥粥。

        她应该一直如下午时那样,开怀大笑。即使做不到一直开心,也应该顺风顺水的生活。无论怎么样,都不是现在被他撞到的模样。

        在偌大的商场,在没有路灯的花坛旁边,在黑暗里独自绝望的哭泣。

        过了很久,周粥终于止住了眼泪,整理好了情绪。

        周粥偷偷的往旁边的陈译看去。

        他低着头,正刷着手里的手机。

        察觉到了周粥的眼神,陈译的视线从手机上转移,向周粥看来。

        “好点了?”陈译看着眼前停止了哭泣的周粥,侧头轻声问道。

        言语,神色里是不曾察觉的温柔。

        “嗯。。。我。。”

        想起那个刚刚没有回答的问题,周粥正措辞着该怎么开口解释自己哭泣的原因。

        “还要逛吗?”

        “嗯?”周粥还在措辞,听到陈译突然的询问,有点转不过弯。

        “不逛了。”

        “那回家了。”陈译说着就站了起来。

        “啊?那再见。”周粥看着站起来的陈译,呆呆的回答。

        “送你回去。”陈译听着周粥说‘再见’,哭笑不得的开口解释。

        “不。。不用,我家挺近的,我自己回去就好。”

        陈译听到眼前女孩委婉的拒绝,理所当然开口“顺路去你家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我也要回家。”

        “哦,那我们。。走吧。”

        周粥听到这,赶紧了起来,不想耽误陈译回家时间。

        商场离的不远。

        只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安静的向小区走去。

周粥一路上看着前面的陈译一直低头看着手机,看起来完全没有开口的打算。

        只能也拿出自己的手机,无聊的翻看起来。

        只是手机里是暑假新买的,新的电话卡,还没怎么用过。

        眼下只有微信,刚刚下了用来付钱的。

        新的号,除了爸妈没有好友,朋友圈的看不了。

        于是周粥只能把手机自带的软件,挨个按了过去。

        在周粥翻遍了手机设置里,所有的功能的时候,两人终于走到了周粥小区家门口。

        “到了。”陈译看见眼前的小区入口,转头对着在后面看手机的周粥提醒道。

        听到陈译的话,周粥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立马转身进了小区。

        门口的陈译,看着周粥一路走到自己看不见,伸手拦了辆车,报了家的位置,车子往反方向开去。

        快走到单元楼下,周粥发现还没和陈译告别,道谢呢,他还送了自己回来。

        周粥转身向门口走去,想着陈译坐公交车,没准还没走呢。

        只是,来到小区门口,陈译已经不在了。

        现在公交车那么快的吗?

        没办法,周粥准备明天到学校在和陈译说句谢谢。

        转身,又往单元楼走去。

        另一边,坐在出租车室上的陈译,脑海里不断回忆着刚刚女孩哭泣的脸。

        心里燥的难受,用手揉了揉眉心。

        许久,陈译放下了手,拿出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

        刚刚一直没玩,手机还是熟悉的页面。

        陈译看着自己手机页面里一直没变过的搜索栏,还有下面的搜索记录。

        满满一个页面。

        ‘’怎么自然的和不熟悉的女生打招呼”

        “怎么安慰哭的很严重的女生”

        “哭的时间太久会不会对眼睛不好”

        “前一天哭的很严重,第二天怎么消肿”

        “十则必笑的笑话故事”

        “怎么避免走路尴尬”

        “五则必笑的笑话故事”

        “眼睛哭肿了怎么办”

        。。。

        看着自己手机里这些记录,陈译坐在出租车里无声的笑了笑。

        明明搜了那么多东西,但是一点都没派上用场。

        最后做的也只有陪着粥粥回家。

        直到现在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还是周粥哭着看着自己的时候的眼神。

        没有路灯的花坛旁边,女孩大半张脸都在阴影里面,明明今天下午那双眼睛里还满是笑意,但是眼前的眼睛蓄满了眼泪,脸上还有泪痕。

        她哭了好久了。

        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面满是恐惧,无助,奔溃,难过。。。

        看着被巨大无助笼罩的周粥,陈译最后没再开口问。

        内心深处的直觉告诉他,他再也承受不住周粥因为自己的询问,再一次的哭泣。

        带着满心复杂的情绪,陈译关了手机,无奈的看着出租车窗外飞快略过的风景。

        心太乱了。

        周粥走到单元楼下,看到自己家有灯亮着。

        在楼下调整完自己的情绪,才慢慢走上楼。

        “粥粥?回来啦,去哪了。”

        周粥进门,爸爸正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脑办公。

        “去买辅导书了。”

        周粥微微低着头回答。没看过自己的脸,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周粥不敢把头抬起来。

        想着赶紧糊弄过去。


 

        “嗯。”沙发上的周政看了站在门口换鞋的女儿一眼,就继续看向了电脑。

        “粥粥回来吗啦。”章清也下班了,正好从卧室换好衣服出来,“饿不饿,要吃面吗?妈妈正好要给爸爸煮。”

        “不用了,我去买书顺便在商场吃了东西。”周粥乖乖回答。

        “那行,快回房间洗澡,睡觉吧,明天还上学呢。”章清说着就进了厨房。

        周政今天晚上又有应酬,但是那不是吃饭的场合。根本吃不了多少菜,更不要说吃饱了。

        章清从两人还没结婚时候开始,就会给应酬完的周政醒酒,再煮一碗面。

        十几年了,两个人都越来越忙,但是只要有空,章清都会亲自下厨。

        粥粥看着爸爸吃了妈妈煮的番茄面,一吃就是十几年,好像从来都不会腻。

        她很羡慕爸爸妈妈着份感情。

        看着妈妈走进了厨房,周粥松了一口气。

        如释重负的快步走回了房间。

        把书放在书桌上,周粥疲惫的倒在床上。刚刚那些回忆太混乱了。

        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中附近的戴萌,撞破自己哭泣的陈译,还有不愿想起的记忆。。。

        周粥躺了一会儿,起身走到书桌前。

        打开抽屉,翻出来日记本。

        写下一句。

        “但愿都是意外。”

        相比于其他的可能性,周粥更愿意相信,戴萌出现的一中附近就是单纯的因为商场里的网红店。

        而以外撞见的陈译,粥粥想着总要谢谢人家陪着自己。虽然是因为顺路,但是也真的是确确实实陪了自己好久。

        坐着发了会呆,粥粥合上日记本,拿起浴巾和睡衣进了浴室。

        到了浴室,周粥才看到自己的脸哭的有多惨。

        满脸都是泪痕,眼睛红的要命,就这样还是自己整理过的。

        叹了口气,粥粥低头开始洗脸。

        慢慢洗完澡,上床睡觉。

        依旧还是祈祷着好梦,这早已成为了习惯。

        即使会第二天还会在噩梦中哭醒。

        翌日,早上6;10。

        闹钟已经响了两次,周粥才悠悠的转醒。

        昨夜一夜无梦。

        居然没有做噩梦。

        这是周粥醒来以后脑海里第一个想法。

        收拾好,出了房间门。

        看着清冷的厨房,周粥有一丝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章清开始上班了,周粥就要自己解决早饭了。

        “周粥??好了吗。”

        门口传来于甜元气满满的呼唤。

        昨天周粥就和于甜说了要在校门口买早饭。于甜听到就很开心。

        自己在家默默吃了两天面包的于甜感觉自己的口福来了。

        她想校门口的早饭已经快馋哭了。

        听到于甜的声音,周粥立马拿着书包,出了门。

        “粥粥,走走走,我们买早饭去。”

        于甜一想起一中门口琳琅满目的早饭,昨天晚上开始就有点馋了。

        一中不强制住校,所以一中门口的商店,小摊非常多。

        可以算得上是‘美食一条街’了。

        经常还有别的学校的,在附近上班的人也在一中门口买早饭。早上人非常多。

        于甜拉着周粥去吃了经典的中式早饭,豆浆油条小笼包。

        那只是一家没有招牌的店,但是因为味道真的好,每天早上人都特别多。

        今天于甜来找周粥的时间比较早,店里的人也比较少。

        两人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慢慢吃起早饭来。

        味道是真的不错,难怪每次进校门的时候,看过来都是这家店的人最多。

        吃饱喝足,两人才走进了校门。

        两人走到一半,程明轩突然追了上来。

        但是于甜明显还没原谅他,看到是他理都没理。

        正当周粥以为两个今天还要继续冷战下去的时候,程明轩走到了于甜的旁边。

        “诺,你一直想吃的小笼包。”程明轩别扭的开口。

        但他不知道今天于甜带着周粥吃了顿丰盛的早饭。

        程明轩只记得前两天,于甜为了和周粥一起,早饭都是吃的一片面包。

        还没到午饭就喊着肚子饿,还嚷嚷着想吃校门口早餐店的小笼包。

        程明轩听到了还无情的嘲笑于甜,天天脑袋里面就想着吃。

        但是程明轩今天早上还是专门早起,去买了小笼包。

        没办法冷战过了一天了,该哄还得哄。

        “甜姐,我错了,你就赏脸吃个小笼包吧。”

        见到于甜还是不理自己,程明轩更加‘低声下气’的哄着于甜。

        听到程明轩正儿八经的道歉,于甜朝程明轩手上的小笼包看了过去。

        周粥看着那程明轩怕于甜饿,买的整整一笼半的小笼包。

        刚想要说她和于甜今天已经在店里吃的很饱了。

        "行了,我先吃,再看要不要理你。"恰巧于甜终于开口了。

        看到于甜拿过了程明轩递过去的小笼包,还有程明轩开心的样子,周粥就没再开口。

        两个死要面子的人都是需要一个台阶下的。

        程明轩愿意早起买小笼包,于甜也愿意接受。

        这场冷战自然也就结束了。

        刚刚接过小笼包,于甜就忍不住和程明轩八卦起昨天下午的饭局。

        没见过的妹子,她昨天下午就想八卦了。

        于甜一脸好奇,“昨天是谁的局?强子??”

        程明轩:“不是,是强子新认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