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 玩弄明星少妇小说

时间:2021-05-04

  对萧华雍的暧昧措辞,沈羲和充耳不闻,面不改色,也不欲去纠正,计较了反而使他越来劲儿,指不定还能说出更多露骨之言,不过是仗着她打定主意与他合作罢了。

        “殿下心中,对代王妃之同谋,可有猜想?”沈羲和问。

        “天家就那么几人。”萧华雍笑意未曾收敛,“老二无辜,老三无辜,老四去了皇陵,也有可疑,他这些年暗中培植的势力不容小觑;老五炸皇陵可谓此事的揭露者,此举意味着他也非同谋。

        小九与老五一母同胞,若此事为小九所为,老五便不是揭露而是帮其遮掩,余下只有一个人。”

        余下还有两位三位皇子,六皇子已经“死”,十二皇子不说还未成气候,只说他现下都成了萧华雍的挡箭牌,就能排除,故而只能是远在安南的八皇子萧长彦。

        沈羲和最担心之事还是发生了,比起四皇子萧长瑱,她更偏向于萧长彦,尤其是那些黥面之人,更符合萧长彦。

        崔晋百与萧长彦母族裴家走得近,还有一个与萧长彦一道长大的萧甫行。


 

        当日她让步疏林去缠着崔晋百,确有试探崔晋百之心,亦有为步疏林解困之意,可这二人的名声闹得沸沸扬扬,且彼此关系不浅,日后若是各为其主,步疏林该如何自处。

        “呦呦,因何思虑?”萧华雍蓦然感觉到沈羲和的情绪有浅浅的波动。

        沈羲和原想提醒萧华雍当心崔晋百,又担心她提了一嘴之后,萧华雍重视之下对崔晋百不利,她得回去问一问步疏林的心思:“一些私事。”

        蓦然间,沈羲和想到了华富海,崔晋百与华富海曾经由一个人扮演过,若崔晋百是萧长彦之人,也就意味着华富海是萧长彦之人,拥有华富海这样富有四海的下属,萧长彦还用得着盗墓敛财?

        便是用得着盗墓敛财,也用不着这样销账吧?让华富海扬帆出海一遭不久能够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崔晋百不可能是萧长彦之人,那么崔晋百也许就是接近裴家之人!

        沈羲和豁然抬头,清灵的双瞳盯着萧华雍:“殿下觉着四皇子与景王殿下,谁更可疑?”

        萧华雍第一次没有听出沈羲和的试探之意,他如实作答:“呦呦定然怀疑是八弟。”

        “难道殿下更怀疑四皇子?”沈羲和仔细分辨着萧华雍的神色,看不出萧华雍丝毫作伪。

        “西北王对我们兄弟所知,不过是派人查询之后分析与呦呦,我们是晚辈,未曾与西北王接触过,西北王不知八弟为人。”萧华雍轻声道,“八弟有勇有谋,兄弟之间,他与小九最擅兵法,是难得的将才。八弟经过战场上的浴血奋战,他有亲如手足的将士马革裹尸,这些人也许连尸骨都不能从战场上全须全尾带回厚葬。

        他不会如此作为,是因他知晓若有一日这些人的坟墓被掘,他该如何悲痛。”

        沈羲和听得出萧华雍对萧长彦言语中有赞叹。

        “反观老四,他暴露了野心,无法在京都伪装下去,便寻了个由头解了陛下燃眉之急,虽被贬为庶人守皇陵,可他十多年的筹谋,不会一朝死心。”萧华雍肃容道,“若无底气,他怎会这般蛰伏?”

        萧华雍一一剖析,沈羲和只觉分外有理,这绝不是敷衍或者有意误导她,对于十五岁就去了安南一直不回京都的萧长彦,沈羲和的确不能笃定其为人。

        “另有……”萧华雍又提醒了沈羲和一个小细节,“当日叶氏寿辰,李氏也去了,她们二人其实并无多少交情,李氏不喜宫中之宴。”

        对,李燕燕不喜萧家人,荣贵妃的赏菊宴她都没去,但叶晚棠的寿宴她去了。

        沈羲和原以为她是觉着无长辈自在些才去,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与定王合谋。

  “还有一点。”沈羲和经过萧华雍的提醒,也想到一个不合理之处,“信王殿下派人炸了皇陵,按理说四皇子就守在皇陵之中,他会被逼至不得不以此来重新蛰伏,皆是拜信王所赐,他应当恨极信王。

        要么他不会让信王得逞,要么他让信王得逞,就必然抓住信王把柄,可到了此时他也没有揭露信王,只有一个理由能合理解释。”

        萧长瑱当日不在皇陵之中!

        以萧长瑱敢把自己弄成庶人躲在皇陵再筹谋的有恃无恐,足以说明他底气十足。如此一来,他就不可能让信王得手。

        盗墓案是他所主谋,他知晓步疏林去了河南府,而沈羲和又在临川郡将之捅出来,这件事情纸包不住火,他必须要火速善后,才会私自离开皇陵去应对,这才让信王得了手,而自己却丝毫把柄也没有抓着。

        所以,崔晋百还是有可能是景王萧长彦之人,而盗墓敛财一是由四皇子萧长泰所为。

        “殿下对景王殿下多有赞誉,是惺惺相惜?”沈羲和又问。

        “我与他岂能惺惺相惜?”萧华雍轻笑着摇头,“并无同病相怜之处,怎能相惜?我赞誉他,不过就事论事……八弟,是陛下看好接替东宫之位的人。”

        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允许他在安南拥兵自重,让他早早跳出京中这个是非圈。

        他在京中无经营反而更令陛下放心,待到陛下百年,就将自己手中人脉尽数交予,不怕他不能坐稳皇位。

        原来如此,沈羲和心中微叹,在陛下心里,萧华雍注定要英年早逝,所以一切都已经早早安排好。

        “景王殿下也要加冠了吧。”沈羲和忽而道,“陛下会为他择怎样的王妃?”

        萧华雍对这话极其敏感,深怕沈羲和对萧长彦动了心思,他认真看了沈羲和好一会儿,确信她只是随口一问,这才缓了面色:“翻年便加冠,这两年陛下不会为他指婚,崔家有个小女儿,是尚书令嫡孙女,年方十二。”

        过两年指婚给萧长彦更好,如此一来就将崔家绑在了萧长彦身上。

        “陛下对景王殿下倒是用心良苦。”沈羲和觉着她有必要派人去安南,早些混入景王殿下身边,只是人不好选。

        萧华雍置之一笑,并未多言,沈羲和也答应沈岳山,在东宫不得超过半个时辰,算着时间告辞,萧华雍亲自将她送出东宫,看着飘落的雪花,在沈羲和步下阶梯之前出奇地喊了一声:“呦呦。”

        白的雪、红的梅、轻的风,她缓缓回首,清灵的目光透着麋鹿一般的润泽与疑惑,湿漉漉的一眼望入萧华雍的心口。

        平静的、柔和的、善意的眼神,令萧华雍到了嘴边的话不敢吐露,他暗暗深吸一口气:“若我有隐瞒你之事,你可会恼我?”

        沈羲和静默了一瞬,才莞尔。

        天地一片素白,她抹了口脂的唇殷红而又柔软,一笑倾城,点到即止的明艳:“殿下,这世间无人没有秘密,我亦有隐瞒殿下之事。殿下若无伤及我与我所在乎之人,我自不会恼怒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