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 超级yin乱校园运动会

时间:2021-05-04

     沈璎婼仿佛醍醐灌顶一般豁然开朗,她瞳孔微缩,瞬间像是被抽走了神魂,一下子整个人都失魂落魄起来,站立不稳被谭氏扶住。

        谭氏不忍:“郡主,请你口下留情。”

        这样的事实过于残忍,这些年陛下对沈璎婼算不上格外恩宠,但也事事不落下,是唯一把她记在心上的亲人。

        “我并非说陛下待你之好,就一定存了利用之心。”沈羲和到底心软,“也许是弥补愧疚之情。但你要知晓,陛下如今待你的恩宠,在你看来是真心疼爱的恩宠,之所以让你感受到真心,全是因为你与我们不亲,否则你以为陛下这份恩宠还能一如既往纯粹下去么?”

        沈璎婼紧紧抓住谭氏,她无措失落的像个迷路的孩子,眼里只有水光与慌乱。

        “你自出生起便得陛下庇护,是因阿爹不待见,陛下才与你真心疼爱。”沈羲和轻声道,“你也不是不知事的孩童,你聪慧过人,更应该明白我们与陛下,终有一日难以共存。如今你荣华富贵都不缺,日后也一样。”

        日后无论是陛下赢了,还是他们赢了,沈璎婼只要一直这样保持下去,他们不会伤她,陛下亦不会牵连她,哪怕沈家也落到满门抄斩的地步,大不了学萧甫行一样改随母姓。

        沈璎婼眼角情不自禁滑下清泪。

        “我也好,阿爹也罢。从未因你出身而迁怒你。”沈羲和继续道,“只是你扪心自问,现下要你斩断陛下与你之前的骨肉亲情,日后与我一样和陛下虚与委蛇,你才能得到阿爹的关怀,你做得到么?”

        寒风之中,沈璎婼张了张嘴,她很想说她做得到,可她却发不出声音,因为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做不到!

        正如沈羲和所言,陛下迄今为止对她的恩宠应该是不掺杂任何利用之心,哪怕有观望之意。陛下接她入宫,让她做公主陪读,教她识字明理,是唯一一个年年不会忘记她生辰之人。

        她对陛下的敬意和感激,也容不下做个狼心狗肺之人。她做不到为了得到阿爹的关怀,就昧着良心将陛下这些年待她的种种视作为日后加以利用的算计。

        她还没有重要到那个地步,陛下若真有此打算,就不会让阿姐入京。他同意阿姐入京,便是承认了沈岳山待她没有半分骨肉恩情,可逢年过节对她的恩赏丝毫未曾减薄。

        “是我……得陇望蜀了……”沈璎婼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吐出这句话。


 

        “此刻醒悟,为时不晚。”沈羲和放下车帘,“日后好好过你的日子,阿爹说过不会由人欺辱你。”

        沈岳山轻叹口气,也说了句:“好自为之。”

        沈璎婼望着他们的马车远去消失,泪水奔涌而出,无人之后她再也忍不住爬服在谭氏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谭氏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许久许久之后沈璎婼才更咽道:“我不如她……”

        “郡主的心胸,非常人能比拟。”哪怕是沈璎婼的心腹,谭氏也忍不住赞叹沈羲和。

        沈璎婼一心渴望父亲的关怀,这无疑是和沈羲和夺利。沈羲和未曾因此迁怒她,是继不曾因萧氏迁怒她的第二宽容。

        沈璎婼自己忘了自己的处境,忘了她还牵连着陛下,这要是换做其他姐妹,早就拿这件事情来出言相讥,可以用话将人羞辱到羞愤欲绝的地步。

        沈羲和没有,反而轻声细语点醒她,这是第三宽容。

        最后沈羲和认可了沈岳山的承诺,不会容忍欺辱沈璎婼,这是第四宽容。

        易地而处,沈璎婼自问自己做不到,不知她做不到,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得到。

        她自问德容言功样样出色,她一直以为自己便是不必沈羲和好,也不会逊色,可今日她明白,她和沈羲和在德行和度量上都相差甚远。

        “你何必对她说这些?”回到郡主府,陪着女儿网内走,沈岳山轻叹道。

        “一如阿爹让她莫要多想一样,长痛不如短痛。”沈羲和回,“若不点醒她,她能够一次两次保持理智,不为人利用,不被挑拨,难保三次四次不动摇。”

        那番话对于沈璎婼实属有些残忍,让她清醒明白自己的处境,若非最后她心软了一下,她会让沈璎婼深信由始至终那位唯一将她放在心里的人,也只是居心叵测。

        “呦呦心善。”沈岳山讨好一笑。

        让沈璎婼彻底对陛下心寒,才是根除沈璎婼倒向陛下之法。他们虽不亲沈璎婼,可到底站着血脉关系,若哪一日陛下狠下心利用沈璎婼,未必不会对他们掣肘。

        早些让沈璎婼防备陛下才好。

        沈羲和到底不忍沈璎婼太可怜,而口下留情。

 不知道在刘馨柔得知她的朋友在她上洗手间的时间里添加了杨昆的微信后,她会是个什么感想?

        也许杨昆对她们来说算是一个不错的‘资源’,无论他塑造出来的人设到底是真是假?此时她们都是无法鉴别的。但他的兜里有几个钢镚,而且舍得给女人用,那是肯定的。

        毕竟她们这个群体的女人都不傻。要是你兜里没有钢镚,单纯只想依靠着立人设来获取好感,你觉得人家会理你?你以为是每个男人是‘校长’那样,‘不差钱’是深深印在他这张脸蛋上的?

        你说自己多有能力,有多能赚钱,那你也得先摆一场,让大家看到你的实力不是?当然你要是帅如吴彦祖,人家倒贴也不是不可能。

        两瓶香槟,一打精酿,四人都喝得有些微醺了。还剩下的小半瓶的香槟被小喵倒了出来平分给了她们女人,而杨昆的精酿还剩下了手里的小半瓶,折耳鱼璐璐笑着说道:“时间也快要到凌晨了,那..今天我们就到这里了吧。在最后一杯之前..我们再次邀请,我们的歌神昆哥给我们献上一首!”

        杨昆没有拒绝唱歌的邀请,在拥有了这样讨人喜欢的歌唱实力之后,他丝毫不藏着掖着,最后他点了一首自己比较喜欢的老歌《那女孩对我说》。

        折耳鱼璐璐拿着手机来到了杨昆的前面说着:“副歌部分,我得拍个抖音,万一昆哥的实力..成网红了呢?我岂不是经纪人?”

        “我也拍,我也拍。我来听他的演唱会~~”

        馨柔,小喵,二人都选择好了各自的角度,三人站在了杨昆的面前拿起了手机拍摄。因为最后准备散场了,所以包间里面的灯光也全部的打开了,毕竟拍摄视频是需要亮度的嘛。

        “心很空,天很大,云很重...”或许是网抑云的时间到了,杨昆在这首歌上倾注了很多的感情,以往自己没钱时交往的女生,一句‘不合适’的分手,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是留下了阴影。

        一个男人在没有什么的钱的时候,他唯一能给予女人的就只有那片赤诚之心。可如今这个年代什么都看‘钱’,你就算是用心了,依然是远远不够的。可能是喝了几瓶酒,那写曾经分手的记忆浮现心头,歌词变得格外的刺人。

        “那女孩对我说,说我保护她的梦,她渐渐忘了我,但是她并不晓得,遍体鳞伤的我一天也没再爱过。那女孩对我说..”

        有些沉闷的低音嗓,带着情感的爆发和宣泄,在进入最后的副歌部分的声线升高..但杨昆却一边演唱这首歌,一边含着眼泪。

        歌里有故事,而演唱这首歌的他,何尝不是有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