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m总裁受抖s下属攻 楚晚宁墨燃道具play

时间:2021-05-04

   歌,在眼泪中结束了,杨昆放下了话筒,她们三人都朝着杨昆递上了纸巾。她们看着杨昆含着眼泪的演唱这首歌,不知道为什么母爱之心泛起了涟漪,她们看着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很想说‘别唱了’。

        听着杨昆的演唱,特别是他带着眼泪的演唱时,她们都开始悄悄的抹了眼泪。

        折耳鱼说道:“昆哥,这绝对是我近些年来听过最感人的歌曲。真的~~”

        杨昆接过了纸巾擦拭了眼泪之后笑着对她说道:“我也好久没有唱一首歌,唱得把自己都感动的地步了。走吧,走吧!”

        .......

        感动的余韵微消,三人一起从‘ktv’里出来了。璐璐说道:“昆哥,前面这首歌,我可以放在网上吗?”

        杨昆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想放就放吧。要去吃点宵夜吗?”

        陈小喵罢手说道:“不用,不用,前面都吃了一些东西了,这会儿那里还吃得下呀?你和柔柔姐去吃吧。”说完这句她朝着刘馨柔坏笑了一下下。

        杨昆笑了笑说着:“那我给你们叫车。”

        折耳鱼璐璐朝着杨昆罢手说道:“不用麻烦了,你和柔柔姐去吃宵夜吧,我和璐璐就先走了。”

        杨昆在上海可没有自己的车,所以他并没有把她们都送回家,而是和刘馨柔一起乘坐着出租车离开了ktv。

        璐璐和小喵看着二人上车离开之后,她们才笑着聊了起来:“对了,你说馨柔今天晚上会不会和杨昆去酒店?”


 

        璐璐有些不相信的说着:“不会吧?这么容易到手的话,她就不是刘馨柔了。而且刘馨柔的眼光一直都很高,不是吗?”

        小喵说着:“你还别不信,我觉得呀,他们今天晚上肯定会在一起的。刘馨柔拿的那个爱马仕手枪包,我可以肯定的说是杨昆买的。你没看到他们二人穿的鞋子都是今年爱马仕的新款凉拖?”

        璐璐点头说道:“嗯,我注意到了。一双拖鞋而已,就几千块,只是我没有想明白怎么会送鞋子?送鞋子不是不好吗?”

        小喵说着:“现在没那么多讲究了吧?从‘椰子鞋’被炒高之后就出现炒鞋的了,现在女生去参加男生的生日会送一双‘aj’他们真的就高兴坏了,他还不知道我们是微商那里买的。”

        璐璐笑着说道:“aj,验不出来的。”

        陈小喵笑着点头:“哈哈哈,的确验不出来。对了,你是另外找局,还是一起到肯德基坐坐再回去?”

        璐璐摇头说道:“算了,算了,今天就不去找局了。我喝了大半瓶的香槟又喝了两瓶精酿,现在都开始有点上头了,我们去坐坐吧。”

        两人朝着附近的‘肯德基’慢慢的走了去,一边走,一边陈小喵打听着璐璐对杨昆的看法:“你觉得杨昆怎么样?”

        璐璐认真的想了想后回应道:“第一感觉很平庸,外貌也就是普普通通。但是晚上接触下来..整体的感觉还行吧。就是不知道他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在海外创业,为什么回来了?”

        陈小喵笑着说道:“他如果不回来,你觉得我们有机会认识他吗?”

        璐璐反问着陈小喵:“看你的样子,对他很有感觉?”

        陈小喵坦诚的说着:“嗯,我是很有感觉。不过,还得看刘馨柔这边呀。”

        璐璐笑着说道:“呵呵,前面在刘馨柔没在的时候,他既然愿意加我们的微信,也就说明他本身不是什么老实人,你到时候可别吃干抹净了。”

        陈小喵说着:“现在在那里去找老实人哟?你以为都像看直播的。不是程序员,就是没有社会交际圈的死宅?”

        的确,陈小喵说的都是对的。如果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他还会有那么多时间来看直播吗?肯定没有啊!

        那些给予直播打赏的人,估计都是工资还不错的‘996’程序员。梦想着打赏一点就可以和主播有点什么发展似的,错了,你打赏得再多,到最后也只是一个备胎而已。如果要是稍有姿色的主播,你有可能连备胎都不是!

        “哈哈哈,死宅也好,程序员也罢,只要给我打赏就行了。哎,下个月我们平台就要打年度了,到时候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啊。”

        陈小喵说道:“我有点搞不明白,年度盛典为什么主播还要自己充值给打赏呢?得到‘一名’有奖励吗?”

        知道一些内情的璐璐说道:“有屁的奖励,平台给予资源倾斜而已。你以为主播那些几千万或者上亿的签约金那么好拿呀?这些都是要吐出来的。年度盛典,割的不是游客们的韭菜,割的是主播和他们的公司,特别是那些签约金非常高的大主播!这些都是要写在合约里面的,比如说,你说你是大主播,你觉得要个签约金五千万。行啊,平台答应了,那你得给我一个承诺在未来三年时间里,你的热度至少得保持平台‘前三’的位置吧?”

        璐璐继续的说道:“保持不了前三?我为什么给你五千万的签约金?最好就是签个对赌协议。所以每到‘年度盛典’就看主播和他们背后工会之间的大战了!你以为现在的粉丝真的有谁会充值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打赏?没有那么多敢挪用公款的会计!现在人都不傻。就算真有人站出来打赏三五十万,这都是事先把问题说清楚了的!一个月,或者两个月?随叫随到!有闲钱的可能支持个几千块,顶多几万块。三十万?五十万?除非是两年前直播热度非常高,而且有富二代是非要想拿下那个谁不可。凯子心理学,现在钓不到直播里的鱼了!所以我才叫折耳鱼!”

        陈小喵说道:“原来主播背后还有这么深的水啊。不过,我们模特圈子一样,水深着呢。特别是外模进来之后对我们的冲击也很大..哎,现在一个个的都难混啊。”

        璐璐笑着说道:“我看你的朋友圈里,生活还是那么的精彩呀。”

        “瞎混,瞎混。”

        聊着二人来到了炸鸡店里,二人就简单点了冷饮和一些薯条炸鸡之后坐在了里面休息,主要是来休息的。可能是习惯了夜晚的生活,叫她们这个时候回去也太早了点。

        坐下之后折耳鱼就开始编辑着前面杨昆唱歌的视频,她笑着说道:“杨昆唱歌真心不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学的音乐专业了?”

        “哈哈哈,我也怀疑,的确唱得太好了。不过,隐藏在民间的高手也特别的多。”

    柔柔,真的很柔,二人趁着夜色回到了酒店之后就打开了电视开始看‘春晚’了,节目精彩纷呈,掌声是毫不吝啬的持续的给予着,在客厅的大电视看累了,又去卧室舒适的躺着看。而此时的节目里正在播放着任贤齐的歌曲..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我想了又想,我采了又采,女孩们的姿势还真奇怪!寂寞男孩的苍蝇拍,左拍拍,右拍拍..”

        夜,是浪漫的,是温柔的,也是狂野禁忌的。在月亮躲进了云层时,杨昆搂着身边的刘馨柔一起躺在这张松软舒适的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