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不要这样 公车上的被农民工伦

时间:2021-05-04

这个罗兰基本上都不考虑,因为底蕴不够,没有,也找不来,再说了,疾风狼若是真的有这份实力,罗兰也不确定,他们还能如同现在这般,听凭她吩咐。

        所以笑笑:“那个,这个事情不是说了,就是考虑考虑,或许咱们直接就不用考虑了,底蕴这玩意,咱们真缺。”

        申屠对于罗兰嘴里的‘咱们’在舌尖玩味好一会,才缓慢的开口:“是你,你缺。”潜台词,就是他有。不过看的出来,申屠先生的心情似乎不错。

        罗兰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心里额叹,做人要适可而止,薅羊毛也不好逮着一只羊一直薅。

        所以,虽然申屠先生给了个希望,可罗兰并没有借着话头继续下去,提都没有提这个茬,人情这东西,真的不能轻易动,不好还。

        知道人家申屠先生拿出来的东西不平凡,就总是惦记着总归不好,而且有了开头之后,好像接下去就收不住了。她得把这个想法给压一压。

        疾风狼侍卫队的事情,对于罗兰来说没有那么迫切,真的不用因为这个事情再去同申屠先生卖脸,这东西卖着卖着就不值钱了,习惯以后,自己怕是学会张手要,再也不能站直腰板。

        所以申屠相当的不理解,厨娘的这份心里活动,怎么当初同自己要魔法阵的时候那么死皮赖脸,有什么区别,收一个也是收,现在多一个武技算什么。

        等了罗兰半天,愣是没听到罗兰开口,而且真的没有在想同自己张嘴。

        申屠看着罗兰的眼神有点不一样。还有人类不贪婪?这么不真实。

        罗兰也很佩服自己,竟然能够受得住这种诱惑。果然不是凡人,难怪那么多人,就让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么美丽富饶,青春还长寿的好地方。原来自己品格高尚。

        自我陶醉一番,瞬间就又升华了一个等级,感叹之后,罗兰自己那边发愁起来。

        侍卫队,多让心动的配置,私人侍卫队代表着绝对力量,当然了,这玩意光好看没用,还得有自己的本事。

        申屠的那些东西,罗兰不想窥探,别人的就是别人的,用起来不仗义。而且不是自己的底气不足。

        别说对申屠先生没什么想法,没有变成自己人的意思。就是有那么点脸红心跳的意思,更不能搀和上这么功利的关系,回头说不清楚。

        这点不是清高,而是独立惯了,但凡自己能办到的不欠人情。

        话说侍卫队这个事,靠他们家自己也不好办。

        不过若是单一提高他们这边的防护等级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自己把爆炸果弄出来了,要是在把二大爷能同爆炸果一块打包放在一起,顺便在有个助力器给扔远着点,那就完美了。若是再能定向,定点攻击,比申屠说的那些玩意也不差。

        若是从这个方向想,罗兰突然就觉得这个侍卫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要同魔法不沾边,其实自己智商时刻都是在线的,这地方物产丰富,还没有各种管制。对于罗兰来说,弄点好东西出来武装自己,不要太简单。

        至于二大爷怎么封印到爆炸果里面,这个课题需要点时间攻克。主要是这玩意到底什么物质的不知道,看不到摸不着的玩意,让罗兰发愁了。

        申屠先生挑眉,这厨娘的心思可真是多变,刚才还挺颓废的心情,怎么瞬间就飞扬跳跃了。

        罗兰脑子里面的东西,申屠也不是多理解,浆糊一样。


 

        不好好地琢磨魔法,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对于自己看不明白的问题,申屠先生相当的不高兴。

        申屠先生不高兴的后果就是,一直在他们身边踢踏的小马驹直接趴在马鹏里面了。

        可惜这时候的罗兰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境界里面,别说马驹,估计就是谁都不能从科学的海洋里面把她给拉出来。

        这就是罗兰自己说的进入状况。若是哪天学习魔法也能这样入魔入梦的一次,估计罗兰也就真的把魔法学出来了。就差这么点境界,愣是学不会。

        罗兰去了自己的实验室,大半天都没有出来,午饭都是金芳做的。

        全程申屠先生连个笑脸都没有,突然就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罗兰在想什么、做什么他看不懂,也不太明白。

        申屠先生本来很烦恼怎么一个小厨娘的心思,总是烦自己。

        可现在申屠先生不高兴,他竟然连小厨娘在倒腾什么都看不明白,最可恨的是,这个厨娘,这大半天了,都没有想过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吃了东西。

        冷哼了好几声,这个厨娘倒腾出来的东西看着也不咋样。

        罗宾:“申屠先生,罗兰就这样,喜欢在她的屋子里面倒腾那些玩意。我们家那么多的好味道吃食,都是罗兰倒腾那些东西的时候,倒腾出来的。”

        申屠先生这次特意看看罗宾,这人还真的是闺女说什么信什么。就罗兰现在倒腾的那些玩意,绝对谈不上味道就是了。更不会是在倒腾吃的。

        金芳看着申屠先生频频看向罗兰的实验室,跟着说道:“不过您放心,罗兰做饭的时候,我都有在边上学着,做的味道一样的。”

        申屠嚼着嘴里的东西,很不是滋味,这怎么能一样,分明一点都不一样。

        金芳看着这样的申屠,突然就改口换了一个称呼,用慈爱的眼神,温柔的语调:“小屠呀,你在这边到底是做什么的,家族里面会不会有回去的时间要求。”

        申屠心思不在这里,倒也没有听出来区别,关键是人家申屠先生并不把这些当回事,随口:“没有。”

        金芳:“小屠若是不回去的话,家族里面也没有意见吗?”

        这个话就有点太过露骨,就差说你招赘在这里可不可以。

        申屠扫一眼金芳,然后继续吃饭,眼皮耷拉着说道:“家族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意见。”

        对于申屠先生来说,这相当于拒绝,因为申屠先生的意思是,我高贵的龙主可看不上厨娘,家族都不能逼我。

不过金芳真的听不出来,自己闺女那么好,申屠先生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家闺女,为什么会拒绝这么美好的提议。所以申屠先生这就是在同她表白,放心把闺女嫁给我,我愿意就成,家族意见他不考虑。

        所以金芳对申屠先生那是越看越满意。多美好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