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和小明谁输了就给谁 他把胸罩撕了捏胸吃奶

时间:2021-10-14

       满桌人拍着桌子大笑,纷纷点头认同。

        有些目光小心翼翼地移到喻瑶脸上。

        喻瑶垂着眸,端起冰果?汁喝了一口,一直没说话。

        大家不忍心提喻检察长和程医生的事,怕惹喻瑶伤心,于是话题渐渐转到八卦上。

        “哎,你们知不知道,容野那?天凌晨接受采访,说的那?个小姑娘,到底谁啊。”

        “这谁能知道,除非容野自己公开,不过我太吃惊了,容二少?这种人居然?会有喜欢的姑娘,还那?么温柔,我天,他当时一身血的说那?句话,帅疯了。”

        “那?瑶瑶姐呢?”有女孩子激动问,“也是那?天凌晨,你突然?公开说有爱的人,我们都好奇死了,是谁是谁!沈总吗?还是别的?总不会是前男友!我们白玉CP粉还能有条活路吗!”

        容野的感情谁也不敢多探究,也够不着。

        但喻瑶不一样,就在身边,怎么问都成。

        喻瑶挽了挽垂落的鬓发,别到瓷白小巧的耳朵后面,托着下?巴笑了笑:“我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继续爱他了。”

        桌上顿时哗然?,缠着她追问。

        喻瑶抿抿唇,给?自己倒了小半杯啤酒,冷哼。

        爱他干嘛。

        杀千刀的狗崽子,就应该拖出?去吊起来打,打到他哭着求饶。

        从那?天凌晨到现在,快一周过去了,连关于他的消息都变换了好几轮,从他浴着血站在镜头前,惊天逆转,洗清所有污名?,到西装革履出?席官方新闻发布会,公开全部真相,这期间,总共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等我。”

        就这俩字,没了。

        电话不打,人也不出?现,容二少?在别人的口中一刻不停奔忙,好像跟她没关系一样。

        可以,有本事就再也别来找她,做他的资本圈大佬去吧,以后再门当户对联个姻,岂不是完美,她干嘛要?生气?。

        喻瑶眼窝泛出?一点潮湿的桃花色,举起酒杯:“我酒量不好,就喝一点,至于恋爱的事……看他能不能把我哄好,我再决定还要?不要?他。”

        天黑以后,这场聚餐才意犹未尽散场,喻瑶喝的少?,但也有些轻微的醉意。

        助理把车开到小区外,准备进大门时,她突然?说:“就到这儿吧,我自己进去。”

        “不行啊瑶瑶姐,”助理急忙说,“下?雨了。”

        喻瑶看了眼车窗外,雨还不算大,沙沙地刮着玻璃,她抽出?储物箱里的伞:“没那?么娇气?,我正好醒醒酒,走?几步就到了。”

        助理还想说什么,喻瑶已?经推开车门,撑起伞走?进雨里。

        水滴拍着伞面,顺着边沿珠帘一样滴落,喻瑶脚步不快,盯着自己的裙角和鞋尖,红唇轻轻动着,很小声地骂容野。

        快走?到自家单元门的时候,喻瑶抬了抬伞,确认方向,怕自己醉酒走?错,但就在这一抬一落间,某个刻骨熟悉的位置上,突兀地露出?一抹冷白色,撞进喻瑶的视野里。

        喻瑶愣住,停在原地,心跳声在转眼间就轰鸣起来,一下?一下?重重敲着耳膜。

        雨比刚才又大了一点。

        她攥紧伞柄,深吸了两口气?,怀疑是自己出?现幻觉,等了几秒,才又把伞抬起来,屏息望过去。

        天黑透了,雨幕如织,那?个高大的捐助柜旁边,安静地坐着一道身影。


 

        他身.下?垫着两个手提保险箱,就算身在雨里,也丝毫不显得狼狈。

        长裤衬衣水淋淋贴在他身上,包裹着修长轮廓,领口之上,霜雪一样的皮肤,喉结在无声滚动,下?颌绷紧,唇色很红,一双眼蕴着浓墨和流淌的水,黑发湿透了,微微弯曲,贴在冷玉似的额边。

        像夜里滋生出?的艳妖一样,正直勾勾盯着她。

        喻瑶胸口起伏,敛着唇,准备当不认识从他面前直接经过。

        容野在雨里,手指收紧,笑得落拓又无邪。

        这一个星期,他几乎没有吃饭睡觉的时间,一刻不停奔忙,把容家该善后接手的,以及警方那?边还需要?配合协助的,都处理得一干二净。

        等把所有该属于他的身家产业都拿到手,他用这两个保险箱,装上了一切能带走?的,都扔进去,赶来了喻瑶的家门外。

        他的命,感情,精神和心脏,从小到垂暮的人生,全都是她的所有物。

        除了钱,他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给?她的了。

        喻瑶手握得骨节发白,路过容野,没停,不搭理他。

        她倒数着秒数,即将走?出?容野的范围时,腰间突然?揽过一只湿漉漉的手臂,勾着她往回?拽,死死搂紧。

        喻瑶心里鼓胀着,咬牙切齿说:“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容野缓缓低下?身,半跪下?去,像当初那?个雨夜一样,伸手抱住她的腿:“是阿野,你新的小狗。”

        喻瑶把腿往外抽,他黏得无赖又痞气?,嗓音沉哑带笑:“虽然?这次的狗勾有点凶恶,但是只要?你摸摸,他就很乖。”

        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低下?头看他。

        蛊惑人的一张脸上满是水迹,顺着他眼尾流下?来,竟然?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我把所有身价都带来给?你了。”

        容野仰着脸凝视她,既痴缠又气?焰张扬。

        “所以主人,往后这一生,你可以养我吗?”

   雨浇在伞顶上噼啪地响,水珠顺着男人的眼睫滚落,喻瑶鼻子酸得厉害,掩饰地转开头,努力平复呼吸。

 

        这个场景,这些话,他的模样动作,眼底层叠累积的情感,在某一个瞬间如同时光倒流,过去和现在严丝合缝地契合在了一起。

        连天际沉闷的雷声都开始变得温柔。

        好不?容易啊,诺诺当初千辛万苦跑来她的门外,容野现在又翻山越岭的,踩了那么多刀尖才回到这个地方。

        喻瑶用余光瞄他,借着酒力,压了那么久的情绪更抑制不?住,眼泪冲动地往外涌。

        那他就可以简单给她一个信息,消失一周吗?

        新?闻视频里他手腕淌血的样子多吓人,她心一直提着,直到看?见他这一刻才稍稍放下来,她担心和在意的程度,他是不?是根本没概念?

        她要钱干什么?他什么时候才能懂,她只是想要一个人而已,任何附加条件都不?需要。

        喻瑶唇上咬出?齿痕。

        ……原谅他才怪。

        之?前生气她是装的。

        现在很真,真到想干脆把他丢在雨里算了。

        喻瑶躲着角度,故作镇定地悄悄擦掉泪,坚持把腿从容野怀里挣脱出?来,冷着脸问:“我?要你身家有什么用,不?会自己赚吗?你拎着这么多财产,还?想让我?养你?”

        她心在没人看?见的胸腔里酸麻地软塌着,嘴还?很硬:“你钱多,想去哪用就去哪用,做什么也?用不?着和我?打招呼,那么多公事还?等着你,来找我?浪费时间干什么?你这样的我?养不?了。”

        容野不?说话,就那么定定地注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