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晚上进了女小娟的身体

时间:2021-10-14

   喻瑶嗓子微微哽着:“我?家里小?,装不?下你,回你自己家去。”

        话是这么说,伞却在极力向他倾斜,把他整个人挡在下面,怕他那只手臂再弄湿对伤不?好。

        她给他遮雨,又忍不?住更生气,凶他:“外面那么多人对你趋之?若鹜的,你不?去忙,跑来我?这儿淋雨,还?连把伞都不?知道带,再说单元门的门锁又不?是没你指纹,你干嘛不?进里面!是不?是傻!”

        雨势又变大了些,伞的面积有限,遮住了容野,喻瑶自己自然就露在外面。

        容野重新?把她揽住,力道无法抗拒,喻瑶身体一晃,跟他贴得更紧,两个人都挤在同一片小?小?的避风港里。

        他连续很长时间没有休息过了,眼里血丝盘结,搂着她低哑说:“我?除了箱子里的这些,没有别的了。”

        “我?想把能拿的都拿着,再来找你,以前几次都不?能算,今天才是容野第一次和你正式的见面,虽然你还?没原谅我?,但我?必须要带聘礼。”

        “瑶瑶,除了这儿,我?哪有家?”

        “但那道门是你给诺诺留的,你不?允许,阿野不?敢进。”

        “如果你不?收留,我?就只能去外面流浪,自生自灭。”

        “你舍得吗?”他湿冷的下巴抵在她腿上,就那么抬着一张过分迷惑人的脸,音质沙沙问,“自己的小?狗被雨淋,被风吹,让人嘲笑没家没人管,你会不?会心疼?”

        喻瑶简直忍无可忍了,心被他反复地揉捏。

        容野拽住她衣袖,直到此刻也?没露出?半点可怜,就只是毫无遮掩,放肆地宣泄着他的诉求,偏偏他这样让人拒绝不?了,喻瑶明知道这是小?疯子挖好的陷阱,等真把他领回去了,他绝对嚣张。

        但能怎么办,软肋都被他捏着,她就是不?舍得,就是心疼,坑再深也?得往下跳。

        容野抓起喻瑶的手,按在自己头上,不?给她移开的余地:“现在摸过头了,就等于?你认领了新?的小?狗,不?准反悔弃养,马上把他领回家。”

        “阿野没那么坏,”他轻声说,“瑶瑶,你让他追你。”

        喻瑶破防了,紧抿着唇,把容野拽起来,扯着他湿哒哒的衣服,大步往前走:“……那就快点!再慢别想进我?家的门!”

        芒果跟往常一样迎在门口,小?爪子把地板踩得哒哒响,准备安慰最?近状态沉郁的喻瑶,结果万万没想到,门一开,他直接对上了宿敌的那双漆黑眼睛。

        芒果当场趴地装死,卧槽这什么惊天大惨剧,帝后又他奶奶的合体了!

        他艰难的狗生即将结束,又得去当守门大总管听半宿半夜的墙角?!

        喻瑶把门一关,指着浴室跟容野说:“赶紧去洗澡,要是敢生病就立刻扫地出?门,没得商量。”

        容野答应超快,甚至用有些像诺诺的语气连着“嗯”了两声,还?俯下身,把两个价值难以估量的保险箱随便放到鞋柜旁边,人温驯得很。

        喻瑶刚小?小?松了口气,容野就赤着脚站在地上,手指摸到了衬衣纽扣。

        气氛微妙地凝住,空气里有什么在不?着痕迹升腾。

        喻瑶酒喝得再少也?有点上头,反应不?够快,她一时怔住,忘了躲开,就那么笔直地看?着他。

        容野在她的注视下慢慢拨开上衣所有扣子,脱下湿衣服,搭在一边,臂上的伤怵目惊心,他没刻意藏着,继续去碰腰间的束缚,手指不?小?心按在腰腹肌理?上,连下陷都没有,到处都绷紧着,自带侵略性。

        喻瑶完全?出?于?生理?.反应地咽了一下,终于?晃过神,怒视他。

        容野低眉顺眼,体贴地问:“主?人让我?洗澡,那不?该脱衣服吗?是不?是脱的太慢?好……”

        他果然加快了速度,直截了当解开,还?细心地征求她意见:“瑶瑶,我?可以继续往下脱么?你说了算。”

        喻瑶酒劲儿比刚才翻了几倍,头晕目眩,把手里的包丢向他,避开他那只伤手:“进里面脱去,不?许让我?看?见!”

        她怕容野追来,火速跑进卧室,在衣柜里找出?两件诺诺的衣服,贴着门板听到外面传来淋浴的水声,才小?心打开一条门缝,把换洗衣物扔到门口那张单人小?床上,随即撤回来。

        生气就要好好生。

        追就得很难追,哄也?得很难哄。

        老账新?账一起算,反正这次务必要让他正视自己的错,长够记性,不?能给他轻易得逞了。

        容野走出?浴室,一眼就看?到紧闭的卧室门,他眼尾垂了垂,带着一身温热水汽穿上干净衣服,径直走向芒果。

        芒果趴在窝里,惊恐瞪着靠近的魔王,张嘴就要呼救。

        容野的手在它头上短暂地压了一下:“别出?声。”

        接着他拎起芒果,把它提到沙发中间放下,低低交代:“就在这儿睡,别动。”

        芒果弱唧唧骂,老子倒是想动!敢吗?

        容野直起身,熟练地在电视柜里找出?工具箱,随手拿了一样,回到单人床边弯下身,把一侧床腿拧松。

        处理?好犯案现场,他关了灯,渴求地望着卧室门下渗出?那一点温暖光线,侧躺在床上。

        不?久之?后,“砰”的一声响,他成功摔下来。

        喻瑶在里面听到动静吓了一跳,惊得一把推开房门,冲出?来就见到容野在地板上,旁边是半塌的床,容野半坐起来,抬头仰望着她:“可能太久没睡过,坏了,对不?起。”

        本来就摔了,还?这么道歉,加上容野眉宇里那些已经忽略不?掉的疲倦,喻瑶的防线后退三千米。

        “明天给你换一张,今晚要不?先?睡沙——”

        话没说完,她就迎上芒果无辜的狗脸。

        它连头带尾巴,把小?半张沙发都占了。

        喻瑶揉揉额角,心在隐秘地漂浮着,小?声说:“……进来睡吧。”

        容野抱住自己的枕头被子,亦步亦趋跟上她,挤进这间他夜夜梦回的小?卧室里,他没有靠近那张床,直接走到角落靠墙坐下,淡笑着看?喻瑶:“我?有这里就满足了。”

        他简单把自己围了围,头抵着墙边闭上眼,汲取着房间里她鲜活的气息。

        别说墙角,哪怕就是门口能望到她的任何地方,他这几个月来都触及不?到。

        想她想得折磨不?堪,迫切需求她的温度,这么心机手段的,也?只是想得到她一点宠爱,有个角落就好,但等真的走进来才发觉,不?够了,对于?她,他永远贪心。

        喻瑶愤愤过去,抓住容野手腕把人扯起来,推到床上拿被子盖住,维持着冷淡脸:“地板太凉了,你给我?睡床,我?去练功房里。”

        她牙齿紧了紧,转身想走,将将迈出?一步,就被人从身后缠上来,箍着肩膀拖回床上,暖烘烘的被子把她完全?覆盖。

        喻瑶心跳飞涨,不?由自主?攥住枕头,她脊背贴着剧震的胸口,容野收敛不?住的掠夺欲在蚕食她。

        “容野,你……”

        “我?不?强迫你,”容野压在她颈侧,手把她抱紧,“有那一次就够了。”


 

        够让他从那天车里分别开始,没有一刻不?活在煎熬里。

        容野在昏暗中吻她头发:“瑶瑶,你罚我?吧,我?有耐心,以后除非你自己愿意,肯接受我?,我?才会碰你。”

        他唇没沾到她的皮肤,也?还?是让喻瑶轻轻瑟缩。

        她不?太清明地想,这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要遵纪守法了,下次上.床,还?得她求他不?成?!

        喻瑶来了劲,埋进枕头里说:“……行,容野,你最?好说到做到。”

        等她求?开什么玩笑,下辈子吧!

        容野果然没有乱动了,很安静地躺在一侧,过了一会儿喻瑶就听见他均匀轻微的呼吸声,这么快睡着,他得累成什么样子。

        喻瑶又等了几分钟,确定容野安分了,才轻手蹑脚回过身,借着床头浅淡的灯光望向他。

        睫毛在他眼下遮出?了浓密的扇形,下颚线比以前更凌厉,唇看?起来很软,这么不?设防的,简直任人采撷。

        喻瑶喉咙滑了滑。

        气归气,让他追归让他追,可这是她的人,她也?想得难熬,现在终于?近在迟尺了,当然忍不?住想碰。

        而且他睡着了,又不?知道,她可以暗中纵情一下。

        喻瑶指尖不?禁在他唇边很轻地划过,目光往下落到他手臂上,拧眉去抚摸他那道伤口。

        从他手腕到上臂,再蔓延至肩膀,指尖一点点蹭过,蜻蜓点水,却反而勾起密集的火星。

        直到头顶的吐息声重到她耳根都感觉到热度,喻瑶才恍然醒过神,最?后那点酒劲儿突然烟消云散。

        她脸上的血色炸开。

        什么情况……背地偷摸被当场抓包了?!

        喻瑶忙抬头,撞进容野半睁的黑瞳里,里面没有睡意,一片放浪的潮涌。

        他把被子往下推,沙哑问:“我?真的想忍的,但是不?得不?问问,瑶瑶,你侵犯够了吗?”

        喻瑶羞愤想死,恨不?得直接躺进床底下。

        容野撑起身,被沿滑落得更低,他低头盯着她:“要是没够,现在我?帮你继续。”

        他伸过手,把试图逃走的喻瑶拉回身下,目光深暗,掺着纵容的笑痕:“你的小?狗,怎么可能让你开口求他?”

        “他还?会勾引。”

        “勾引也?是一种?追求。”

        “诺诺那种?纯情傻气的你尝过很多次了,会不?会腻?”

        容野温文尔雅地垂眸,唇翘着,眉眼间欲气横生,手指陷进她烫红的脸颊里,俯下身轻声问:“主?人,成年人的勾引,你要试吃么?”

容野压在她?耳边,距离太近,气?息滚烫,喻瑶高悬的心在颤着?,来不?及说?什么,手就被他握住,直接伸到?他微乱的衣襟上,在他的引导下把那一?排并不?牢固的睡衣扣子扯散。

 

        浅白舒展,凝着?新旧疤痕的肌理露出来,喻瑶看了一?眼就不?由得呼吸加速,忽然觉得氧气?格外稀薄。

        卧室里灯光太暗,暗到?看不?清容野的脸,只有一?双灼灼的黑瞳能将人?烧伤一?样?,危险融在夜色里,加倍让人?口干舌燥。

        喻瑶感觉到?抵抗力在流失,慌忙去摸台灯的开关,想把光线拧亮一?点,也许不?这么黑,她?还能抵御这大妖精几分。

        然而她?脸被抚着?,头转不?过去,只能用手胡乱找,不?但没碰到?开关,还意外打翻了床头桌上刚才拆了封,没喝完的一?杯樱桃果粒酸奶。

        喻瑶手指粘上酸奶,又湿又凉,反射性往回缩,容野一?把扶住歪到?的塑料杯,继而抓紧她?手腕。

        女孩子纤秀雪白的指关节上都是粉白色奶渍,容野低着?眸,把她?手抬高,送到?自己嘴唇边碰了碰,然后抬起?眼,视线笔直落在喻瑶眼睛上,目不?转睛地跟她?对视。

        “瑶瑶,酸奶好?吃?”他声音很?低,溶着?震动耳膜的磁,状似纯洁,“能不?能也让我?尝尝?”

        喻瑶胸口上下起?伏,想把手往回抽,但他已经略略低头,舌尖带着?火热,轻舔上她?微颤的手指,尝了一?点奶味,就肆无忌惮地缠绕卷裹住。

        刹那袭来的触感让喻瑶忍不?住弓起?背,脚尖绷直,抓着?被子,脸色更红了几个度,她?断断续续说?:“容野……放开,你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