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图书馆 粗硬大警察bl 我下面都湿透啦快进来

时间:2021-10-14

      她?想说?她?还没原谅,还没跟他和好?,这样?是耍赖越界!

        但容野墨色的眼睫撩起?,哑声反问:“小狗只是想舔舔主人?的手指,芒果也会做,为什么我?不?行?你不?是已经把我?领回家,收留我?了?就当我?在……表达对主人?的感谢。”

        喻瑶脊柱上涌着?一?阵阵麻,力气?在不?知不?觉流失,她?张口喘着?,不?禁狠声:“那小狗不?能接吻,更不?能——”

        容野很?浅地笑了一?下,端起?还剩一?个底的酸奶杯喝了一?口,他仰着?头,脖颈自然拉出利落线条,喉结每下滚动,以及那些绷着?的修长筋络,都让喻瑶难以镇静。

        他舌尖缓缓勾着?,直到?齿间咬了一?颗切成半的深红色樱桃。

        喻瑶看着?他靠近,心脏蹦到?喉咙口,想再外强中干地强调一?遍刚才那句话?的时候,那半樱桃的另一?边,就贴在了她?的嘴唇上。

        她?呼吸几乎停下。

        容野并没有吻她?,就保持着?仅仅一?点点樱桃果肉的距离,用这块不?过指甲大的袖珍水果,浸满了甜味和奶香,他咬着?,在她?唇瓣间不?疾不?徐轻压碾动。

        他眼睛不?肯合上,即使这么近,也在一?瞬不?错地凝视她?,鼻尖偶尔会相碰交错,他身?上的草木霜雪气?干净凛然,混着?奶甜一?下一?下侵袭她?。

        不?算亲吻,连嘴唇实际的接触都没有,但他剧震的心跳,樱桃果肉的湿软,他唇边若无若无地掠过,在他动作下尽是成倍的引诱,压着?沸腾又克制的爱.欲。

        在久别相拥的深夜里,甚至比实打实的热吻更让喻瑶无法把持。

        喻瑶满脑子都是这狗崽子怎么这么会,哪来的这些天?生技能,打不?得骂不?了,连想要拒绝的那点清醒理智也在他的勾缠里不?断瓦解。

        很?快她?被濡湿的嘴唇就开始不?受控制,接住那颗已经摩擦发烫的樱桃。

        她?忍到?了限度,咬住的一?刻,容野突然松开,很?轻地问:“瑶瑶,味道好?吗?”

        他又问:“愿意要我?吗。”

        她?衣摆蹭开,跟他腰腹相贴,容野唇色很?红,还沾着?奶痕,喻瑶抬抬头就能吻到?,她?知道她?可以尽情蹂.躏。

        喻瑶恨恨嚼碎樱桃果肉,双手揽住他头,手指抓住他短发压低,蓬勃的欲求烧成连天?的火,要把他拽过来咬上去。

        妈的她?先爽了再说?。

        喻瑶眼睛有些朦胧,把容野扯近了就去侵占他的嘴唇,但刚刚相碰,滋味还没尝到?,就看见容野半合的眼瞳里,血丝已经凝成斑斑血块,散落在本该纯白的颜色上。

        她?猛地停住,他的脸近在咫尺,那些堆积的疲惫和强撑,甚至带着?些许病气?的苍白脸色,都变得无所?遁形。

        喻瑶咽了咽,忽然酸楚难过得说?不?出话?,她?摁住燃起?的火苗,出其不?意把容野推到?旁边,翻身?跨上去,双手虚虚掐住他脖颈,拇指威胁地摁在他震动的喉结上。

        “你给我?说?实话?,”她?眼角还飞着?潮红,严厉盯着?他问,“你到?底几天?没睡了!上一?顿饭是几点吃的!你看看你累成什么样?,还有精力来撩我??!分不?分得清轻重!”

        容野陷在枕头里,知道那个日夜都在盼的吻她?不?会继续了,更不?会有后文,他眼里满涨到?疯的热烈黯淡下去,成了一?片灰。

        寂静了片刻,他望着?喻瑶说?:“当然分得清,重的就是……想让你原谅我?。”

        “瑶瑶,我?走了太久才走回你身?边,一?分钟也不?敢浪费,我?想确定你是真的接受我?,肯留下我?……我?想让瑶瑶是我?的,想用本来的面目被你爱,我?实在太急,找不?到?别的办法。”

        他笑了笑:“感情都被你掌握着?,我?只剩这幅身?体,如果你还喜欢,我?就用它换你的亲近,太心机了,是不?是?”

        容野张开手,扣住喻瑶两只手背重重压下去,让她?更紧地扼住他咽喉,嘶声说?:“这种不?能喘息的感受,我?离开你的每天?都在体会,你再掐紧,也不?够我?实际生活的百分之一?。”

        “几个月了,好?像时时刻刻都溺在水里,以为你真的放弃我?了,以为你要谈新的恋爱,以为你会动心答应沈亦,以为你……会把我?当仇人?,恨我?……我?好?不?容易撑着?熬过去。”

        “后来我?在容绍良的病床边,从来没有那么骄傲过,我?把你微博给他看,说?你爱我?,”他弯着?眼,暗红更甚,“可我?还想要瑶瑶亲口跟我?说?,那条微博的内容,就是你发给我?的,你爱的那个人?就是我?,对不?对?”

        容野那么迫切地仰着?头,等她?一?个回答。

        喻瑶话?就在嘴边,心疼得暗暗抽气?,可怒火也更腾腾地往上窜。

        狗崽子正经问题一?个没回答,也根本没意识到?症结在哪!

        她?松开手,居高临下瞪他:“容野,你到?现在都不?明白我?究竟为什么生气?,还想让我?答你这个?!先睡觉!不?睡足八个小时别跟我?说?话?!”

        喻瑶从他身?上下来,裹紧被子离他老远,背对着?,等了几秒,身?后的人?沉默地拥上来,隔着?被子把她?搂住,低声喃喃:“瑶瑶……让我?抱抱,就只是抱抱。”

        在他怀抱里,喻瑶迷迷糊糊睡着?,到?后半夜容野却放开了手。

        他有些吃力地坐起?来,无声无息下床,蹲跪在旁边不?舍地看了她?几分钟,实在抵不?过去,才起?身?走出卧室,在茶几抽屉里找药箱。

        他好?像发烧了,也许还会咳嗽,他不?能打扰她?,有任何不?舒服,在没人?的地方忍忍就能过去了。

        药箱很?空,感冒药都不?在。

        容野让芒果回窝,昏沉地躺倒在沙发上,想咳的时候就咬住手臂,能压回去,几乎不?出声。

        他最后一?次看时间是凌晨两点半,很?快蜷缩着?没了意识。

        喻瑶本来就睡得不?安,他怀抱撤走后,她?没过多久就醒过来,身?后竟然空了,床单都是凉的。

        她?立即清醒,摸过手机一?看,才三点,他能去哪。

        喻瑶赶紧走出卧室,新闻里那么不?可一?世的容二少,不?久前还火力全开勾着?她?的人?,此刻像个没有巢的流浪动物?,卷着?自己身?体,窝在沙发一?个角,眉心拧得死紧,黯然抿着?唇,脸颊耳朵都在发红。

        她?心被挤压着?揉紧,叫了他一?声,疾步过去摸摸他额头,烫得吓人?。

        喻瑶又急又气?,更后悔自己不?够细心,没早点发现他异样?。

        连着?不?休息不?吃饭,还淋了雨,他体温之前那么高,不?全是因为情动,他根本就是病了!

        从小被撕咬着?长大,只会死钻牛角尖儿的固执小兽,因为做了错事被赶出门,出去奔忙许久,狂奔着?叼回来了自己所?有积蓄,讨好?地给她?,想跟她?要一?个家。

        她?怎么那么凶啊。

        明知道他什么环境活下来的,明知道他的心是什么样?子,干嘛非要他自己去想,有什么话?都不?如直接讲明白。

        如果她?不?说?,他是不?是一?辈子也不?会想到?,她?这些脾气?,不?是因为他强势,而是因为他卑微。

        喻瑶去玄关拿起?自己的包,最近天?气?变化快,她?把感冒药退烧药都随身?携带了。

        她?倒了热水,摇醒容野:“阿野,吃了药再睡,不?然我?要把你送医院了。”

        容野艰难睁开眼,朦胧看见喻瑶坐在身?边,他反射性起?身?,藏起?那种虚弱的病态,镇定说?:“瑶瑶,我?怕压到?你,出来睡的。”

        喻瑶真想狠狠打他一?顿。

        “还装?还忍?不?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已经成你习惯了!”

        她?把体温计举到?他眼前:‘三十八度多!还瞒我??!’


 

        容野摇头:“你说?了,敢生病就扫地出门,没得商量,我?怕你撵我?走,我?没地方去,这种小病,忍忍就没事了。”

        这是从小到?大忍过了多少次,才能这么平静地当成家常便饭来陈述。

        喻瑶尽量按捺,终究还是没扛过爆发的情绪:“你准备以后一?直这样??就过这种日子?哪怕我?答应你,接受你,我?们重新做回恋人?,你也不?管什么都忍着?不?说?,把自己摆在那种阴沟泥潭的地位里,实在扛不?住了就再强迫我?一?次,是吗?”

        “我?爱不?爱你,我?相信在你看到?那条微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她?嗓子哽咽,很?哑,“你相信,可你根深蒂固地就觉得,你要有用处,有价值,才配被爱。”

        “所?以不?管多想我?你也不?肯来,一?定要等到?那两箱财产拿满了,你才觉得自己有资格站到?我?面前,是吗?”

        喻瑶凶烈地注视他,眼泪决堤地流出来,她?也不?擦,任由那些水迹流过脸颊,滴到?腿上。

        “然后呢,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

        “从你变成容野,跟容绍良走的那天?起?,我?就在想你了,每次见面都那么短的时间,什么也来不?及说?,连接吻都是用咬的!”

        “你的难处全靠我?自己脑补,容野,如果不?是我?稳得住,你这几个月里的那些行为每个都够让我?给你判死刑了!”

        “你怎么就不?懂,我?得多爱你,才会从最开始就不?在乎你是诺诺还是容野!我?根本不?需要你有用处,我?只想要你这个人?在我?身?边!”

        “我?担惊受怕这么久,图什么?就图我?爱人?把自己放得那么低,不?相信能得到?爱,去发疯嫉妒那些连你一?根指头都比不?上的路人?甲?还是图你凡事都默默去抗,连跟我?分担,对我?坦白的机会都没有给过自己?!”

        喻瑶哭得低喘,还是坚持声色俱厉。

        “我?的爱人?,凭什么要被你这么对待?”

        “我?爱他,他就是光芒万丈,失智了我?都能养着?,何况别的!强势我?也喜欢,有多黑暗的过去我?都接受,心理疾病再重我?也从小就知道,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魔童长大变成魔王了又怎么样?,也是我?的神明!”

        “就像当初选择诺诺一?样?,我?既然敢要,就敢把一?切都接着?!”

        “容野,你摆不?正位置,这么虐待自己,让我?也受煎熬,我?怎么原谅——”

        容野一?动不?动地定在原位,深黑瞳仁里迸出炽烈的泪和光,他压着?战栗,抓过喻瑶手臂,把她?死死抱紧,深重地吻上去。

        唇相贴,迫不?及待地勾着?她?厮磨,他满腔再也承载不?住的渴望爱意倾泻出来,山洪一?样?淹没向她?。

        喻瑶气?都喘不?匀,极力推开他,把他丢在沙发背上,眼里都是泛滥的水雾:“老实点,让你亲了吗!咱俩什么关系!你没改掉问题,把我?重新追到?之前,别想偷吃!”

        她?一?手掐住容野的脸,一?手端起?一?小堆药片胶囊喂给他,借着?水逼他咽下去,不?给笑脸:“吃完药了,要是不?想动就在沙发上,赶紧睡。”

        容野拽着?她?坐下来,转身?就枕在她?腿上,环住她?纤细的腰。

        喻瑶挪都挪不?开,粗鲁弄乱他头发:“干嘛!又来这套无赖的。”

        “我?病了,”他枕得死紧,“想要主人?安慰,上次你也是这么对芒果的,你还亲它头。”

        好?家伙这点小破事是记多久了,他脑子里装那么多生死攸关的东西,结果还有地方藏这些针尖儿大的小醋。

        喻瑶点头:“上次芒果是绝育,我?也带你绝育去?”

        容野低声笑,嗓音磁沉,震着?她?的胸口:“瑶瑶不?舍得。”

        他隔着?薄薄睡裙,轻吻在她?小腹上,让她?腰背发紧:“那是瑶瑶的所?有物?,你家新的小狗发情期就快到?了,得好?好?留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