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主动为你KJ是不是爱你 宝宝叫大点声我喜欢

时间:2021-10-14

        隔天?清早,容野醒来烧退了,进厨房给喻瑶做了整桌早餐,今天?傍晚在沪市是《梦境山》的首场点映和媒体见面会,喻瑶要赶中午的飞机跟剧组一?起?出发。

        喻瑶睡得太晚,直到?饭做好?还没醒,容野算着?时间推门进卧室,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怕她?冷,又裹上一?层小毯子,抱进浴室里放在洗手台上,沾了热水的洗脸巾慢慢揉着?她?瓷白的脸颊。

 从容野的?脸完整露出来那一刻起,之前还喧嚣的?影厅里就已经鸦雀无声,如同?被突然按下暂停键。

 

        端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自认为在?圈里见过的?风浪够多了,早就能面不改色应对?各种意外。

        这次他们?站在?最前排,距离容野也最近,原本是抱着拍摄诺诺的?心,还带着那么点戏谑,毕竟不久前他们?互相还议论?过,喻瑶是真的?蠢,那么多优质的?绯闻对?象一个没留住,居然还能跟个傻子复合?!

        直到对?上容野五官的?瞬间,媒体?群集体?脸色骤变,凝固成?冰,有人手腕颤抖着,话筒也拿不稳,砸到了地上,嗡嗡直响。

        黑压压的?观众席不约而同?失声。

        今天来观影的?除了真影迷,还有很?多喻瑶的?对?家粉以及无良营销号,混进来想搞一波黑通稿,不光抹黑电影,还得抹黑喻瑶本人,借着白痴前男友的?事好好讽刺她一波,免得她飞太高。

        然而几秒转瞬之间,一切都被匪夷所思地颠覆逆转,渐渐开始有人捂住嘴,挡着实在?控制不住飚出来的?语气词,冷汗噌噌往外涌。

        不是,到底是他们?疯了,还是眼花幻听了。

        台下的?人是……容野吗?

        新闻里和传言里的?容野?!

        也就是说……喻瑶身边失智脑子不好的?小奶狗助理,当初天天黏着她,对?她奉若神明,还惨遭抛弃的?小白痴,一直都是那个手段果决,能把容家给亲手端掉的?容二少?!

        出现在?财经时政新闻里的?容野冷肃阴戾,但此时此刻他们?亲眼目睹的?,是他棱角全?收,小心拿着一株脆弱的?干桃花,捧给台上的?喻瑶。

        怎么能这样……这是什么就算做梦梦到都得痛骂一声天方夜谭的?要命情景。

        他们?几秒钟之前还起哄大声喊着“小舔狗”,就朝着容野本人,管这位平常聊都不敢随便聊起的?大杀器叫“小舔狗”!他奶奶的?现在?马上去死还能排上队吗!

        还喻瑶蠢?天地良心啊蠢的?竟是他们?自己!那些绯闻对?象挨个缝起来扎成?串,把沈亦摆到最上头,来一整筐也他妈赶不上容野的?后脊梁。

        喻瑶瞪着容野,眼前一层一层叠着潮气。

        都不用顾虑影响的?吗?!他现在?牵扯着那么多集团利益,感□□可以随随便便承认?尤其是在?八卦闹得沸沸扬扬的?关头上,就这么直接站出来,告诉公众他是诺诺,他来追她。

        容野也不催,无比耐心地站在?原地,笑着看喻瑶。

        不用语言交流,也不需要她张口问出来,他就能给她答案。

        光明正大站到她面前,在?人群和吵闹声里肆无忌惮地奔向她,这么多年了,是撑着他走到今天的?执念,多一点也不想等,任何一个与她有关的?分秒,他都在?永不停止地争夺。

        喻瑶毫无障碍地懂了,喉咙里甜涩辛辣,她抬手掩了掩鼻尖里的?酸意,又禁不住含着一点水汽笑出来,翘高唇角。

        小疯子。

        她的?。

        今天的?阿野进步好大,没有再被沈亦影响失态,要奖励。

        喻瑶往前走了几步,台子有些高,她从中?间迈不下去,就略微弯下腰,接过容野手里的?桃花,用花枝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扬着眉轻声说:“现任预备役是真的?,不过前任是假的?。”

        她哪有真的?跟他分过手。

        看到两个人这么亲昵的?互动?,现场再次骚动?沸腾起来,喻瑶挺直脊背,面向着媒体?和观众,准备斟酌着对?容野有利的?用词来回答最后一个提问,容野却自然而然接过她的?话筒:“瑶瑶,我?替你?答。”

        他回过身,背对?喻瑶,把她挡在?身后,面朝镜头和几百双眼睛,声线冷静平稳:“照片里被拍到的?人是我?,她身边的?白痴助理也是我?,从始至终,我?所说的?小姑娘都是她。”

        “我?在?重?新追喻瑶,直到她答应跟我?结婚。”

        “以后她出现的?地方就会有我?,只希望不要因为我?,减少你?们?对?她的?喜欢。”

        容野放下话筒,抬眸看喻瑶,瞳仁里流动?着浓稠的?光:“瑶瑶,回答完了,工作结束,能带你?走了吗?”

        喻瑶想把他拖到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打?一顿,什么叫因为他!他知不知道容野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今天这桩事一公开出去,她就得直线跳上整个圈子女艺人的?婚配天花板,把一堆削尖了脑袋往豪门钻的?给气炸。

        他可倒好,担心的?是居然是她会受负面影响。

        哪来的?负面,收到铺天盖地的?疯狂艳羡和酸柠檬还差不多。

        喻瑶悄悄对?他做了个捏脸蹂.躏的?动?作,声音轻快:“等着,我?先跟老板请个假。”

        她转身,裙摆随着动?作微扬,歪头笑得清甜夺目,指指容野问导演:“这个小麻烦我?得去解决掉,能申请早退几分钟吗?”

        导演带着全?剧组其他人早已经凌乱成?一堆稻草,直愣愣看着容野,拼命想把他跟记忆里的?纯真诺诺对?上号,再瞅瞅喻瑶,整齐划一挥手告别,眼泪直打?转。

        他们?恨不得就地把喻瑶抓住拷问个三天三夜,问题是容野盯着,谁有那个贼胆,谁敢!

        喻瑶深吸口气,快步走向舞台最边缘的?台阶,她在?上面走,容野在?下面陪,她几步之后就忍不住小跑,长裙荡漾起来,到了台阶边时,容野已经走上来,朝她伸出手。

        黑瞳明晃晃写?着两个字。

        想牵。

        喻瑶抿唇笑,好啦,奖励他嘛,牵一牵又不会少块肉。

        她勾了下他手指,容野立即死死攥着,拉着她往影厅外面走,到这时候,呆滞的?媒体?群才彻底反应过来,互相推挤着往前冲,摇摇晃晃去拍摄那副必定要点爆全?网的?画面。

        容野不经意侧了侧头,余光很?浅地扫过,飞奔到最前面的?那一排记者又惊得紧急刹车,后面随之歪倒了一片。

        走出大门时,沈亦还提着一捧玫瑰冰冻在?那,从刚才开始就没动?过,脸上表情精彩纷呈。

        喻瑶晃了下容野的?手:“我?去跟沈亦说几句话,也得和他做个了结。”

        容野嘴角敛了敛,指骨捏得更紧些,喻瑶不催,就安静地等他反应,片刻之后,他低下眼睫,将?手缓缓松开:“三分钟,行么。”

        她说了,别人只是连他一根指头都不如的?路人甲。

        她还说,不要让自己低到泥潭阴沟里去。

        他是被爱的?。

        他有名正言顺的?预备役身份了。

        瑶瑶只要他。

        容野没看沈亦,放开的?手又在?她细细的?腕子上握了一下,重?复:“就三分钟,好不好,我?去挡着媒体?。”

        怕她不同?意,还要更长时间,他干脆就返身回去。

        喻瑶心里软得倒塌,快要说出口的?话也不得不咽了回去,什么三分钟,一分钟就够用了好吗。

        她到了沈亦面前,沈亦嘴唇合动?几下,干哑地说了声抱歉:“我?终于明白了,我?从最早就是容绍良的?工具,他暗中?引导着我?认识你?,喜欢上你?,再一次次暗示我?去追去求婚,都是为了……刺激容野。”

        “我?连成?了别人手里的?刀都不知道,”他苦笑,“给你?添了太多麻烦了,现在?落到这个境地,就是我?自找的?。”

        喻瑶摇摇头:“你?不是故意的?,反过来我?还想谢你?一声,至少那个期间,我?不用再找更多人去制造绯闻了。”

        沈亦闭了闭眼:“所以你?才不接受我?,从来也没对?我?有过一点感情,我?都知道,现在?总算懂了,我?怎么可能跟他比,那毕竟是容野……”

        “他失智,什么也没有的?时候,你?们?都能相爱,我?插足不了,不止我?,谁都不行。”

        “容野那个人,”沈亦说,“叼住了就会守到死,你?要做好……被他缠一辈子的?打?算。”

        喻瑶还想说些什么,后面就传来铮铮脚步,一只比刚才冷了很?多的?手抓住她臂弯,淡淡说了句“三分钟到了”,就直接带她往前走。

        影厅里隐约响起糟乱的?杂声,保不准就会有人追过来,喻瑶没抗拒,跟着容野往前,影院的?整条通道都被清了,没有其他人,可以乘专门的?电梯离开。

        但走到一个隐蔽的?转角时,容野忽然牵着喻瑶过去,把她遮在?里面的?阴影中?,呼吸隐隐重?了,低头注视她说:“哄我?。”

        喻瑶差点笑出来,忍了忍才绷住,顺便递给他一个完美的?疑惑眼神。

        容野又逼近半步,已经不能跟她更紧贴,几个字里滚着砂:“瑶瑶,你?哄哄我?。”


 

        喻瑶手指戳戳他肩膀:“才一分钟,你?就硬给说成?三分,把我?拉走了还不够,又要哄?太贪心了容二少。”

        容野垂眸:“……我?尽力了,我?的?病很?重?,你?多给我?一点治疗的?时间。”

        他生涩地吞咽几下,把情绪压回去,低声说:“那不哄了……你?别对?我?失望。”

        容野掩着眼里的?颜色,想揽她去电梯,喻瑶是真的?扛不住他这样,伸手拽住他衣角,指尖勾着他锁骨间最上面那颗纽扣,蓦的?用力拉低,把他扯到面前。

        她还穿着高跟鞋,但仍然需要再向上踮一踮脚,才能亲吻到他急颤的?睫毛。

        “阿野今天这么努力,”她杏仁眼弯成?桥,亲了他两下,在?他耳边说,“值得奖赏,再接再厉。”

        极短暂的?停顿。

        喻瑶还满心以为能等到一个比较纯情的?反应,差点忘了她身前这个是货真价实的?豺狼。

        容野手臂扣紧她的?腰,在?这个灯光也照不到的?角落里,俯身去舔吮她红润的?唇角。

        “瑶瑶,再接再厉我?不熟,只会变本加厉。”

        “这种专门爱舔老婆的?小舔狗,你?喜欢么?”

        喻瑶还迷糊着?,靠着?墙也不?稳,往前一?倒就栽到?容野肩上。

        容野抱了满怀,眷恋地缠紧,喻瑶感觉到?一?点疼,终于彻底醒过来,捏着?他下巴控诉:“你有没有点追求者预备役的自觉啊,谁让你这么亲密的。”

        “为瑶瑶服务而已,”他翘着?唇,“小狗的荣幸。”

        他双手撑在台边,静静看她?:“如果能得到?一?个吻的犒赏,那就太好?了。”

        喻瑶傲娇着?不?领情:“醒醒,禁止做梦。”

        容野陪她?洗漱完,喻瑶才发现小疯子根本没给她?穿拖鞋,脚光着?的,她?刚想脚尖点地跑出去,就又被托起?来,直接几步带到?沙发,顺势被搂到?他腿上。

        看吧,一?夜过去就又嚣张起?来了。

        容野拾起?茶几上厚厚几摞文件,诱哄:“瑶瑶,签几个字就行。”

        “……什么。”

        喻瑶视线移过去,跳了一?下,她?简单一?翻,不?是房产就是股份,其他都拟好?了,该盖的章签的字一?个不?差,只剩需要她?确认的唯一?空格。

        “你?!”

 

        容野目光平稳,透着?执拗:“能转的,都转到?你名下,你当初在纠结的那几套房子,我?们等着?攒首付的,我?都买了,你随便选,现在住的这一?套,我?知道你从毕业起?就在这儿,有感情,舍不?得,所?以也跟房主买下来了,另外我?名下的其他房子,包括私宅,都在这里。”

        “瑶瑶,这一?个星期,我?还在你喜欢过的那片别墅区里收拾好?一?套新的,”他眼底都是沉甸甸的向往,“我?在后院给你栽了树和蔷薇园,我?们搬过去好?不?好?。”

        “瑶瑶,你签字。”

        喻瑶攥着?这些纸张,鼻子眼窝都在泛酸,她?转开头喘了几口气?,闷声嘴硬,扔回给他:“谁要你这些!还不?如随便看场电影送朵花!”

        她?只是随口一?说?,剧组那边就来了电话?再次跟她?确认今天?的行程。

        喻瑶快来不?及了,只能先去吃饭准备出门,临走前跟容野说?:“……我?不?确定几天?能回来,你去忙你的,再被我?发现你不?睡不?吃,你就彻底完了。”

        撂下并不?可怕的狠话?,她?匆忙下楼,赶赴机场。

        喻瑶没想到?,上飞机时候还算天?下天?平,下了飞机就风云滚滚,机场里被粉丝和媒体堵了,靠着?保安及时开道才顺利离开。

        上车之前,喻瑶耳中还是后方尖声的那些询问。

        “喻瑶,请你回答,照片里的男人?到?底是谁!是前男友吗?你们要复合?还是别的什么人??”

        “你微博里说?的爱人?,是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