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老人的春天正版无错章小说 被药玉养的受

时间:2021-10-14

  浓雾弥漫的峡谷地底,被数不清的血色藤蔓覆盖,它们缠绕着、蠕动着,犹如一汪缓缓荡漾的血色海洋。

        忽然,它们蠕动的速度加快,一起往前方涌去,那是一棵墨蓝色的“树”,树干上鼓起肉瘤,规律地一鼓一瘪,它的每条树枝如同柳条般纤细轻盈,在空中随意飞舞游动。

        当血色藤蔓涌过来将树干包围时,这些枝条全部下垂,纤细的枝条顶端猛地膨胀张开,露出无数细密尖齿,扎进藤蔓中。

        血色藤蔓渐渐枯萎腐烂,墨蓝枝条泛起红色荧光,荧光一路传送至树干上的肉瘤内,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分泌大量墨蓝粘液,噗的一声脱离树干,掉落在地面。

        下一秒,一条布满倒刺的长舌急射而来,将地面收缩膨胀的肉瘤吞入,长舌主人——一只背生双翼和骨刺,尾似钢铁,用双腿直立的怪兽。这片阴暗角落站满这种怪兽,等待肉瘤成熟掉落,饱餐完毕后它们转身沿着石壁离开。

        墨蓝色的树失去肉瘤,化作黏液融入藤蔓。

        不一会儿,腐烂的藤蔓恢复生机,重新开始蠕动,继续向前。

        就在这时,它们剧烈鼓荡起来,如同蛇群受惊般向四处分散,拼命逃跑。

        刹那间地面一连裂开好几条缝隙,传来恐怖吸力,转眼这群血色藤蔓就被吸入缝隙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裂缝合拢,恢复如初,像是从来没有过血色藤蔓的存在。

        这片区域安静得近乎诡异,片刻后,漆黑的地面毫无预兆地冒出一朵粉嫩小花,它轻轻摇曳,不断升高——一个小巧玲珑的“人”顶着这朵小花花从土里坐了起来。

        风奇奇低头看自己。

        咔嗒。

        脑袋掉了,咕噜噜滚到了旁边。

        她惊呆了。

        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我头掉了!

        又过了半分种,她搞明白了。

        哦,我现在是具活的白骨。

        她呆呆地坐一会儿,消化掉这个事实。

        想起自己的头还在地上,于是略为生疏地捧自己脑袋,顺便摸了摸,感觉还挺圆,应该不丑。

        心下稍安,把它安回脖子上。

        又试了下低头,没掉,刚才之所以掉应该是在土里埋太久,错位了。

        前后左右都能转,相当灵活。

        玩了会自己的风奇奇敲了敲脑袋瓜,想弄清楚自己怎么活过来的,奈何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叫风奇奇,是个绝色大美人。

        好吧,后面这个形容是她自己强加上去的。

        应该是死太久了,都成白骨了嘛,理所当然记不起以前的事。

        她潇洒的将没有记忆这件事抛之脑后,被胸前肋骨时不时闪烁的红光吸引了注意力。

        仔细观察,红光每闪烁一次,隐约会出现血色藤蔓的影子,直到红光不再闪烁。

        消化完了。

        她脑海里快速闪过这个念头。

        而骨头与刚才相比,明显更白了些,摸起来滑滑的。

        居然还带美白的。

        戳一戳敲一敲,还会发出类似音乐一样的悦耳骨脆声。

        唔……没事还能敲个曲儿听听。

        拍开骨头上沾染的泥土,风奇奇站起来,抬了下腿,又缓缓放下。

        不对劲。

        首先:她的视线距离地面好低。

        其次:大部分骨头细得跟竹签似的,尤其腿骨,短得简直令人发指。

        不详的预感。

        ……等等,我不会是个矮子吧!?

        风奇奇重新躺回地面,下意识将右手从肩膀脱离。

        果然,身为白骨精,骨头是可以分开行动哒。

        我真机智.jpg

        五个小指骨在地面灵活行走,到头顶的地面划了一道,又到脚底地面划一道。

        完成任务的右手自动回归肩膀,风奇奇活动了下确认连接好,翻身爬起来,瞪大眼睛看两条划痕之间的长度。

        “……”

        呵,一定是我的眼神不好。

        她掰下自己一截手骨,这根骨头大约五厘米长,用它当量尺。


 

        最后,得出自己现在的身高。

        ……八十厘米。

        矮短细的小白骨沉默好久,最后她把手骨安了回去,抬头环顾周围,浓雾让这片区域的可见度十分低,空气里弥漫潮湿腐烂的难闻味道,顿觉此处不宜她居住,必须得找个能晒太阳的地方。

        补钙能长高!

        左和右两个方向她决定选左边,这时头顶那朵轻轻摇晃的粉嫩小花花传递给她微妙的信号,她能理解它的意思:右。

        摸了摸小花花,它是直接从自己脑袋上长出来的,仿佛头发一样的存在,风奇奇心中一动,脑袋上又多两朵一模一样的粉嫩小花花。

        小白骨来了兴趣,一股作气让自己脑袋长满小花花,天然花环,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肯定美极了。

        做完“造型”的她向右出发了,走了两步猛地停下,盯着自己刚刚坐起来的那个坑,突然想起:假如这是埋她的坟,说不定里面有什么陪葬品呢?

        反正是刨自己的坟,不刨白不刨。

        风奇奇当即麻利动手,然而刨了好几分钟,除了刨出一些看不清原形是什么腐烂物体外,什么也没有。

        就在她准备收手时,叮的一声,指骨碰到了一个硬物。

        “!”

        还真有啊。

        风奇奇加快速度,很快刨出一个木盒,表面有烧灼、腐蚀的痕迹,整体还算完整。

        谨慎起见,她揪了块肋骨挑开盒盖——万一里面有可怕的大虫子呢,一下子扑到脸上,弄脏她漂亮的小脸蛋怎么办。

        好吧,没有。

        风奇奇默默把肋骨塞回去。

        木盒里灌进不少泥巴,散发出刺鼻难闻的腐臭味,她直接把木盒倒扣在地面,里面的东西全部呈现了出来。

        一把生锈的匕首,已经不能用的手.枪,几张腐烂斑驳看不清人影的照片,还有一个巴掌大的钥匙扣吊坠,是个憨态可掬的小猫咪。

        小猫咪吊坠背部有字,她凑近辨认,认出是“奇奇”二字。

        这下确定了,还真是她的陪葬品。

        虽然匕首和枪都不能用了,她还是把它们塞进肚子——有肋骨挡着不会掉下来。

        那几张斑驳照片放回盒子,重新埋进坑里——盒子太大,塞不进肚子。

        做完这些,风奇奇神清气爽地出发,走了不知多久,视野总算变得宽阔明亮。

        雾气几乎消散,阳光悄然透下,两侧石壁高耸入云,与天际苍穹相接,愈发衬出她的短小。

        她觉得爬上去的可能性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