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顾同学1v 1笔趣阁 樱桃醉酒by冰橘蜜柚一百杯

时间:2021-10-14

  睡午觉。

        不知睡了多久,睡得香喷喷的风奇奇迷迷糊糊感觉身体剧烈颤动,脑海里嗡嗡响个不停。

        她艰难睁开眼睛,只觉自己视线非常奇特,眼前画面不停旋转,瞬间清醒。

        与此同时,她意识到自己在升高、旋转。

        ……???

        我不过躺坑里睡了一觉,发生了什么?!

        某个瞬间,风奇奇看到了自己四处飞散的骨头们,一块波棱盖儿咻一声从眼前滑过。

        而她舒舒服服躺着睡觉补钙的那个地方被一个人形物体完全覆盖了!

        我的骨头!!!

        扑通一声,风奇奇入了水。

        直到砸到池底,撞倒好几位同伴的她才终于明白过来——

        有个人从天上掉下来,把自己砸散架了!!!!

        脑袋还花式旋转飞进了水里……

        你,你给我等着!

        池底,圆滚滚的小脑袋站在一位同伴头盖骨上,愤怒地蹦了起来。

 蹦了几下差点掉下同伴头顶的风奇奇只好冷静地停下来。

 

        可是冷静不了啊。

        好气!

        她被活生生砸散架了喂,要不是脑袋硬,头盖骨都得飞了。

        越想越气,当发现只剩个脑袋的自己浮不上水面时,更气了。

        想到砸散她的那个男人,风奇奇忿忿地磨了磨牙。

        ——脑袋在半空中旋转时她看到了,短发,黑衣,就是个男人。

        你最好长得好看一点。

        她咬牙切齿地想。

        先离开池地底再说。

        风奇奇开始召唤自己的其他骨头,然而……她感应不到自己的骨头们了!

        ???

        醒来这么久,她从来没有散架过,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小白骨有点慌。

        莫不是因为散得太碎,所以感应不到了!?

        那她以后都得待在这里?

        不要啊!!!

        岸上,被死死卡在石头缝里的手骨颤动着,费了好大的劲才成功□□,地上掉落的五根小指骨聚集凑过来,和它凑成完整的手骨,剩下的其他骨头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大家总算组合起大半个身体,四肢勉强完好。

        池底的风奇奇不死心地继续召唤骨头,就算感应不到也不能放弃,并沿池底滚动,说不定可以和骨头们距离近点,这样就能感应到了。

        滚着滚着,她听到了破水声。

        瞪大眼睛。

        哇!

        她的骨头们来接她了。

        风奇奇感动得眼睛都模糊了。

        总算和身体重逢的小白骨麻利上岸,一检查,少了二十多块骨头,而剩下的骨头们……

        风奇奇目光幽幽转向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

        ……它们全部被男人的身体压住钻出不来。

        可恶!

        过分!

        风奇奇快步过去,握起拳头考虑要不要锤他几下。

        但是……他好像已经死了。

        风奇奇握着拳头尴尬站在原地,一阵风穿过她的肋骨,胸口哇凉哇凉的。

        是了,这么高掉下来,哪还能活呢。

        她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瞬间瘪了。

        风奇奇挥舞着骨头爪爪朝空气锤了几下,总算觉得胸口没那么凉了。

        这个人背朝上的,上半身穿着黑色夹克,裸.露的皮肤纵横交错着许多新鲜伤口,不是掉下来伤到的,而是在掉下来之前就已经有了。

        再看下半身,着修身作战裤,显得腿特别的……长。

        风奇奇下意识比了下,悲伤地发现,这个人光是腿都比她整个骨都要高。

        “……”

        腿长了不起哦。

        “你还活着吗?”她戳了下男人。

        尽管她认为对方已经死了,但表面意思一下嘛。

        对方毫无反应。

        指骨戳上去传来的感觉,软软绵绵,意味着他身体里的骨头大部分都摔断了。

        唉。

        风奇奇莫名有点唏嘘,他砸散架了她,自己也摔得和散架没什么区别,两人半斤八两。

        “放心,虽然我很生气你砸散了我,但一码归一码,我会为你收尸的。”

        当下她得先把他压住的骨头们收回来。

        风奇奇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拖又是推又是拱,总算把男人沉重的尸体给翻了个身,露出被他压住的她的“床”。

        骨头们果然陷在里面,得了自由的它们迫不及待回归原位。

        还是差了一块肋骨。

        风奇奇刨了下坑,里面干干净净,没骨头了。

        忽然想到什么,她去瞅男人。

        他的脸被污泥覆盖,尽管如此,却也掩盖不住挺拔的鼻梁形状——拥有高鼻梁的人向来不会太丑,她的思维忍不住发散了下。

        夹克散开,露出里面灰色内衣,风奇奇的目光定格在他的胸口。

        一根骨头深深扎进胸口,露出一小截在外面,轻轻颤抖,不正是她缺的那根肋骨吗。

        他的死不会得算她的肋骨一份吧。

        “这可不怪我,你自己砸下来扎进去的。”

        风奇奇小声嘀咕,右手小指骨握住那截肋骨,准备把它□□。

        下一秒,异变突生。

        露在外面的那截肋骨绽放出耀眼红光,紧接着男人身上沾染的血迹,以及渗透进地面的血全部抽离出来,眨眼间被肋骨吸了进去。

        然后,它刺溜一下,彻底没入了男人胸口。

        快得风奇奇抓都抓不住。

        “???”

        “!!!”


 

        我的肋骨它叛变了!

        懵懵地扒开灰色内衣,男人胸口光滑一片,肌肤白皙紧实,一点伤口都没有。

        指骨下的触感滑滑的,下意识抠了抠,这一抠就发现,他的胸口居然起伏了。

        风奇奇忍不住戳他。

        无声无息的男人猛地发出一声长长的、痛苦的呻.yin,吓得风奇奇赶紧撤爪,生怕把他回来的那口气给戳没了。

        等等,她猛地反应过来:肋骨跑进他体内救了他,那自己岂不是没办法把它拿回来了?!

        她低头默默看自己的上半身,看了好久——少了一块肋骨的那个缺缺十分刺眼。

        想哭。

        被砸散架也就算了,毕竟对方同样付出了散架的后果。

        但是,为什么还要霸占她一条肋骨。

        你跟我的骨头到底有多大的仇!

        风奇奇瞪着男人起伏的胸口,很想把她的肋骨抠出来。

        可他现在活了是不争的事实,要是把肋骨抠出来,相当于又杀了他。

        我是善良的白骨精……

        我是绝美的小天使……

        一分钟后,自我催眠成功的小白骨心平气和地撕下男人一截内衣,跑到池边打湿拧开,回来给男人擦脸——她要看清他的脸到底好看不好看——好看的话,她内心会平衡一点。

        来回跑了几趟,男人的脸总算变干净了。

        “十分的话,勉强有个九分吧,那个疤扣一分。”

        男人右眼角至太阳穴有一条狰狞的疤,为他白皙清俊的五官添了几分冷峻,但还是好看的。

        她两只手的小指骨互相搓了搓。

  

        又端详几秒,风奇奇喜滋滋地生出两朵粉嫩小花,往他耳朵上一边夹一朵。

        “这样就可以打十分了。”

        话落,男人再度发出一声短促的、充满痛苦的气息,身体开始不自然地抽搐,每抽搐一下,呼吸就停止一瞬。

        ……总感觉他会再度死去。

        不会还要她再提供几根肋骨吧!?

        才不干呢。

        长得再好看也不干。

        可他好像真的快不行了。

        想想也是,全身骨头差不多都摔断了,光靠一条肋骨,能行吗?

        小白骨脚指骨不停抓地,这时,她脑海里冷不丁浮现一个模糊的画面:有人温柔地轻抚她的头,让她感觉十分舒服,好像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

        下意识的,风奇奇伸手抚向男人的头发。

        神奇的是真的有效果,男人身体抽搐的力度小了些,呼吸也比刚才强了。

        “你给我挺住。”别浪费我的肋骨。

        风奇奇决定再善良一点,多摸摸他的头,说不定他就会好了。

        “听得到我说话吗?”

        没反应。

        看样子是听不到。

        咦?

        他的胸口在发光。

        不对,是她的那根肋骨在发光。

        紧接着风奇奇就看到自己的手骨同样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