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我和闺蜜一龙两风

时间:2021-10-14

    没等她反应过来,不仅仅手骨,她全身骨头均散发出漂亮温暖的碧绿荧光,比池边白花们每天供养给她的荧光更为明亮、清透。

        这一刻,总是颤抖的白花们反而没再颤抖,它们尽情舒展身体,轻轻摇曳,像是在接受着什么。

        池底沉寂的白骨们无声息地开始抖动,连带着池水也跟着荡漾,这样的变化持续了足足半分钟。

        半分钟后,一切恢复平静。

        无论是池边的白花,还是池底的白骨,它们隐约有了些不同。

        风奇奇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的这些变化,她瞪着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骨头散发出来的碧绿荧光,全部被男人胸口里自己的那根肋骨吸走了!

        吸得干干净净。

        一点不留。

        男人胸口荧光大盛,随后沿着血管蔓延至全身,将他断裂的骨头、破碎的内脏、撕裂的肌肉等全部包裹,几秒后,他被裹成了一个绿色荧茧。

        噼里啪啦的声音从荧茧里传出。

        风奇奇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她的肋骨叛变得也太彻底了吧???

        再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

        池边的白花们盛情绽放花瓣,散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萦绕,各种翅膀闪烁五颜六色细碎光芒的小飞虫在空中飞舞,偶有步足掠过池面,搅碎天穹上悬挂的明月。

        夜晚的峡谷,宛如世外桃源。

        风奇奇第一时间去看男人。

        绿色荧茧已经消失了。

        他呼吸平缓,散发着明显的蓬勃生机。

        都把她吸干了能不好吗。

        细细感受了下己身,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和往常一样。

        等一下……

        视线里的男人看起来怎么这么大……

        而自己的腿……

        已经预感到的小白骨翻身爬起来,哆哆嗦嗦走到男人手边,往下一躺。

        片刻后,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现在居然短得只有男人手掌这么长!!!

        咯吱咯吱。

        那是风奇奇全身骨头在愤怒咆哮,她气势汹汹地爬到男人胸口。

        男人面色红润,神色安详。

        呵,连眼角的那道疤都没了。

        胸口里有她的肋骨,舍不得踩的风奇奇直接蹦上他那张小白脸,用力狂跺。

        “还我肋骨!还我身高!”

        没有善良白骨精。

        没有绝美小仙女。

        砸散架了她!

        霸占她的肋骨!

        吸干了她,害她辛辛苦苦好不容易长到一米高的身体变成巴掌那么短!

        其罪滔天。

        我和他不共戴天!!!!

        光踩不够,她还要锤。


 

        两只小指骨紧握成拳的小白骨,冷不丁和一双漆黑冷寂的眼眸对上。

        一只翅膀带星光的飞虫飞过,将星光落在了他细长浓密的睫毛上。

        ……!

        风奇奇动作猛地滞住。

        醒、醒了!?

        这下,锤还是不锤?

        没等她作好决定,她咯吱咯吱响的骨头们不堪重负地哗啦一声,集体崩溃散架,咕噜噜滚了他一脸。

        陆也意识没有彻底恢复,隐约感觉有个东西在脸上不停蹦跶,最后还蹦散了。

        他条件反射抬手兜住脸上滚下的一物。

        缓缓起身,视线往周围一扫,瞳孔骤缩。

        兜住的那物在掌心不停弹跳,修长有力的手指摊开。

        低头看去。

        光线昏暗下,意识尚未完全清醒的他将它错认成了——

        “……汤圆?”

        沙哑的声音徐徐散开。

        指使掉落在地上的指骨握成拳头准备偷袭锤他的风奇奇愣了。

        潜意识告诉她,汤圆是一种白白嫩嫩很漂亮还很好吃的东西。

        他在夸我耶。

        “我知道我很可爱,不用你夸。”她滚了滚小脑袋,把“眼睛”对着他,一“脸”矜持道。

        掌心的“汤圆”发出了脆生生的女孩声音。

        陆也:“?”

  几秒钟的时间足够陆也彻底清醒。

 

        身体内充斥的蓬勃生机与力量在告诉他,他并没有死,也没有任何感染迹像。

        这里的空气很“干净”,所处环境宛如世外桃源。

        手里还有一颗会说话的汤圆。

        真实存在,并非幻觉。

        再看一眼掌心的生物,才知认错了,那是一颗白皙晶莹的小头骨。

        醒来时在他脸上拼命蹦跶、并蹦散了的就是她。

        视线往旁一扫,看到了地上已经成功组合起来的细小白骨身体。

        看起来还没有他手掌大。

        拥有最高等s级基因、以及出生时就检查出精神域值高达90%的他,没有感知到危险。

        也就是说……

        她是无害的。

        顿了顿,男人开口,声音低沉,又带了点沙哑的性感:“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