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强制调教H 他没有急着退出身体

时间:2021-10-14

   风奇奇插腰——地上接收到信号的白骨身体,两只小手骨插.到肋骨上——该有的气势要拿出来。

        “我是你的救命恩骨!”

        陆也余光将白骨身体的动作收入眼中:“你救了我?”

        呵。

        还用疑问句。

        “不然呢!”风奇奇在他手上连蹦几下,想起自己居然差点忘了和他“不共戴天”的正事。

        怎么能因为他一句夸赞就忘了呢。

        “你听好了。”

        她开始忿忿陈述他的滔天罪行,添油加醋地讲了足足三分钟。

        不说清楚说严重点,万一他不认账怎么办。

        “综上所述,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

        经她之口,陆也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听得陆也微微蹙眉,他当然不可能完全信一只异种的话——他把小白骨归成了异种。

        也没有不信。

        陆也见过太多异种,他遇到的所有异种要么凶残暴戾,要么阴险狡诈,没有任何一种异种能像人一样正常说话交流。

        然而人类世界步入末世百年,异种进化种类千奇百怪,每过一段时间,进行地面勘查时就会发现全新的一批异种诞生。

        那么,白骨进化成异种并拥有治愈能力并非不可能。

        直觉告诉他,它的存在是特殊的。

        只是小白骨口中——比如他神智不清要把她一口吞下、她拼命反抗他才没成功之类的话,他是万万不可能信的。

        据小白骨所言,她的一根肋骨在他体内。

        视线落向自己胸口,心跳频率正常,并无不适,没有异物感。

        想了想,陆也用两根手指捏起风奇奇,把她安回了白骨身体上。

        算他识相。

        和身体连接好的风奇奇顿时犹豫,要不要继续揍这个人。

        她气还没消完呢。

        考虑到对方已经痊愈,而自己骨短力小……

        短暂先把这顿打记住!

        “看,这就是证据。”见男人盯着自己看,风奇奇挺起胸膛,指了指自己缺失的那位肋骨,又指了指他的胸口。

        尽管从小白骨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陆也依旧感受到了她散发出来的苦大仇深。

        “此刻我没办法取出来,”他道,“等回到基地,如果能取出来,到时候再还给你,你看可以吗?”

        风奇奇注意到一个词:“基地?”

        她兴奋起来:“里面是不是有医生?!”

        对呀,医生可以给他做手术把肋骨取出来嘛。

        陆也目光微动,它竟然连医生都知道。

        “不错,是有医生。”

        风奇奇立刻同意这个约定,点完头后才想起来:“你怎么回去?”

        她去看高耸的石壁。


 

        摔下来咻一声,几秒种的事儿。

        至于上去嘛……

        陆也没有回答她,他从地面站了起来。

        在小白骨的视线里,男人瞬间成为巨人,压迫感扑面而来。

        她生气了!

        和牙签有得一拼的小短腿去踹他的脚,却只能踹到他的靴子:“你怎么可以不理你的救命恩骨,非常过分!”

        陆也视线环视周围环境,听到小白骨清脆抱怨的声音,弯腰将手递过来。

        生性独来独往的他,还不太习惯身边多了个没有危险、不像异种的小异种。

        幸存人类对异种既痛恨又害怕,面对异种绝不手下留情,遇到新生异种,更要获取其样本提供基地供研究院,以供研究。

        和世人印象中象征死亡的白骨完全不同,它的骨头更像是用细腻通透的白瓷精心打磨出来的艺术器。

        本该摆在展台上供人观赏。

        研究院的那些人看到它,大概会兴奋得双眼发狂吧。

        他扯了扯嘴角,牵出一缕意味不明的弧度。

        这是让我上去的意思?

        风奇奇收回不小心踹掉一根的脚趾骨,理直气壮地地踩了上去。

        它很相信我。

        看着她的动作,陆也心内掠过这个念头。

        他心中微怔,旋即将手平放至肩膀处,风奇奇秒懂他的意思。

        她跳到他宽阔的肩膀上,右手顺其自然抓住近在眼前的耳垂当“扶手”,免得风大把她吹下去。

        小白骨“手”抓过来的刹那,陆也的身体本能紧绷,强自按下心底涌出的不自在,才没有神经反射把肩上的小异种拍飞。

        呜呜呜呜。

        醒来这么久了,风奇奇第一次体会到上面的空气原来是这么清新。

        她一边揪着男人的耳朵,一边四处张望,雀跃体会“高处不胜寒”的兴奋。

        这时,因为她扒拉陆也耳朵当扶手,以至于她之前在他耳朵上别的粉嫩小花花直接掉落,还没意识到自己耳朵上戴花的陆也接住了这朵花。

        “这是我……”

        风奇奇正要炫耀说那是我生出来的漂亮小花,好心送给他的见面礼,几乎是一瞬间,她感到骨头泛起凛冽意,“冻”得她一个哆嗦,话咕咚咽了回去——陆也握着花的五指用力一握,她生的小花花转眼成这“残花败柳”。

        她之前每天都会生一脑袋新鲜粉嫩的小花花当头发,先前被陆也把脑袋砸进水里后,脑袋上的小花花受影响枯萎了。

        此刻陆也二话不说捏坏她的花,令她一下子有种自己脑袋被他捏坏的恐慌。

        “这种花,你从哪里摘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