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h文上课开震动蛋 每天和老师拉去没人的地方

时间:2021-10-14

        陆也的声音平淡冷肃,他扔掉手中碎掉的那朵,转而取下另一只耳朵上别的那朵捏在指尖,显然已经发现耳朵上的端倪,也明白花是风奇奇弄来的。

  

        从“恐吓”中回过神的风奇奇没有急着生气,而是聪明地反问:“花花怎么了?有问题吗?”

        她对自己能生小花花并不觉得奇怪,相反十分高兴,说明她是不一样的白骨精。

        而且她生的花花,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陆也的反应让她有点忐忑。

        陆也看着手里纤细柔弱、一捏就碎的小花,沉默。

        然而,就是这种看着无害的小花,会在人类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花茎里伸出看不见的神经触梢,钻进人类皮肤,没入血管,吐出它的种子。

        人类无知无觉。

        就算察觉到,也晚了。

        要不了多久体内会被这种花寄生,人的血肉、骨头均会成为它的养分,形成大团花群,迎风摇曳。

        这是开在人体内的索命之花,被命名为“粉红女郎”。

        末纪摘要里记录,百年前末世初期,人类基因还未进化,大批人类成为粉红女郎诞生的肉土。

        据统计,至少超过五千万人。

        人类幸存者耗费无数心血,终于找到抵抗粉红女郎侵入的办法。

        可诡异的是,一夜之间,粉红女郎消失了。

        或者用“灭绝”来形容更合适。

        那之后粉红女郎再也没有出现过。

        陆也没有见过粉红女郎,对它的了解来自于末纪摘要。

        面对陆风的沉默,想起自己刚才被她吓到心跳失控、骨头发寒,风奇奇忍不住了,抓着他耳朵的指骨用力地抠了几下。

        “……”陆也回神,“抱歉,刚刚在想一些事情。”

        风奇奇默默放开指骨,顺势揉了揉,装作我什么都没抠过的样子。

        “你还没回答我花花的问题。”

        陆也把有关粉红女郎的记载告诉了她。

        下一秒,小白骨一头栽下肩膀,好在陆也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

        感受着小白骨的骨头们在掌心抖啊抖,有几块骨头都抖下来了,陆也破天荒升起几分好笑,暂时抛开疑似“粉红女郎”重新诞生这件事,视线落向掌心的小异种,既是安抚又是陈述事实:“你已经是白骨了,怕什么。”

        你不懂!

        风奇奇忧伤地摸了下自己的脑袋。

        想起过去一个月她每天顶着一脑袋花枝招展的粉红女郎……

        太可怕了。

        想哭。

        ……等等,不对啊。

        粉红女郎霸占人的身体当“肉土”诞生,可问题现在粉红女郎是我自己生出来的鸭。

        ???

        风奇奇懵了。

        这个男人肯定是在骗单纯善良可爱的白骨精!!!

        见她不抖了,陆也用食指轻点了下她的头骨:“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摘的粉红女郎吗?”

        风奇奇傻了才会告诉他那是我自己生的。

        早知道就不往他耳朵上别了。

        这下该怎么解释。

        他刚才那么凶残地对付粉嫩小花花,要是知道是她生出来的……

        脑海里闪过陆也用石头一块一块锤碎自己同滕的画面……

        风奇奇打了个激灵,跳起来双手往水池指:“水下面。”

        对不住了朋友们。

        幸好池底下的同伴们她每一个都送了朵小花花。

        陆也径直来到池边,先是看了眼平静的池面,继而将视线转向当他靠近、就开始摇曳着花茎颤抖的白花们。

        陌生的异变植物。

        在他靠近时没有任何攻击意图。

        似乎和手里的小白骨一样,无害。

        事实上,异种中的植物比动物更难对付,因为它们数量众多,一旦被纠缠住,逃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不过异变植物依旧遵循植物最基本的特点,它们根系扎在土壤里,无法移动。只要不进入攻击范围,还算安全。

        缩小的风奇奇并没有意识到,白花们相比较之前大了不少,有了粉红女郎这个前车之鉴,她没忍住问陆也:“这种白花花总没问题吧?”

        它们那么喜欢她,每天都主动喂她养分呢。

        陆也干净利落回答她,三个字:“大概吧。”

        她被陆也放地上,就看到他开始脱衣服。

        ……?!

        “你要干什么。”

        她下意识捂眼睛,捂了一下又觉得不看好亏哦,于是干脆放开手,大方观看。

        陆也:“……”

        “我下去看看。”伴随着话音落下,风奇奇的视线黑屏——男人用脱下来的夹克盖住了她。

        他的夹克可不轻。

        看着拱着夹克找“出口”的小异种,陆也嘴角微勾,信手脱下灰色内衣。


 

        动作一顿,视线下移。

        他左腹原本有一个几近拳头大小的疤痕,如今那里光滑如初,哪有受过伤的样子。

        再往后背一摸,同样如此。

        身上所有伤痕——不论是近段时间添的新伤、还是陈年旧伤留下的痕迹,全部消失。

        他的身体宛如经过细致“清洗”,得到了彻底重生。

        “……你抢了我的肋骨,害我变得这么小……这些都是你干的。”

        不久前小异种控诉他“罪行”的那些话浮现。

        抬手按住胸口,这一切变化来源于小异种的肋骨?

        风奇奇终于从夹克下钻出来,扑通一声,正好看到陆也入水,她想也不想地跟着跳了下去。

        万一他毛手毛脚,弄散她好不容易拼齐的同伴们呢。

        她得全程盯着。

        她扑腾着朝陆也靠近,后者没想到她会跟着跳下来,见状,顺手将她捞住。

        哪想风奇奇小手骨在这个过程中掉队了,千均一发之际,它抓住了陆也的裤子。

        但是……它抓的地方手感有点奇怪。

        风奇奇非常具有探索精神地捏……

        呃,还没捏呢,手骨已经被陆也面无表情地抓住。

        “别乱摸。”他道,“再摸剁手。”

        风奇奇:“……???”

        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