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换着做刺激 3p国产对白刺激在线视频 男票很

时间:2021-10-14

   他需要利用现成的东西,制作出能堪一用的武器来。

        正想询问小异种她的那些收藏品他可以用吗,忽觉异常安静,低头看去,小白骨趴在他腿上蜷缩着一动不动。

        被灰色的布料笼盖着身体,只露出宛如玉石的圆润头颅,小小一团,看不出丝毫属于白骨本身的阴森,反而透着玲珑可爱。

        ……睡着了?

        “小骨头?”他试探地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当它没了反应时,整个区域好陷入死寂,连带着那些飞舞自带光线的飞虫、以及池边充当照明的白花们,似乎都没那么活跃了。

        犹豫了下,他将食指轻轻点在小异种的头骨上,随后收起,指腹轻搓,感受着上面残留的浅浅温度,好像在告诉他,它确实只是睡着了。

        略微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他有些自嘲地扯了下嘴角,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醒过来见到的活蹦乱跳的小异种,是自己的幻觉。

        不知道异种会不会做梦。

        小家伙,愿你有个好梦。

        大抵,末世前文明时代中人类养的宠物便是这样的吧。

        陆也没有宠物,如今的末世时代,也不会有“宠物”这种生物存在。

        书里所说,末世前的人类生活在安全繁华的和平世界,那时的人类不会面临性命之忧,不会为了活下去承受人性被毁灭的代价。

        他们可以随时出门,可以用钱物买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可以养自己喜欢的宠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真诚坦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陆也小心翼翼托起它小小的白骨身体,放至能让它睡得更舒服的腹部,他的嘴角上扬淡淡愉悦的弧度。

        ——“小也,你要学会摒弃掉那些无用的感情,它们会不择手段地摧毁你。”

        ——“来吧,好孩子,向我证明。”

        嘴角弧度僵滞,男人落在毫无防备在他身上熟睡小异种身上的温柔视线,被涌上来的冷漠覆盖。

        ……

        风奇奇罕见地做梦了。

        醒过来这么久,每次她睡着都睡得死死的,从来没做过梦,这一次的做梦体验让她十分惊喜。

        对于她为什么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呢——毕竟做梦的人往往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

        但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知道自己在做梦。

        梦里的她听到四面八方不断涌来的哭泣,刚开始还好,时间久了这些嗡嗡嗡的哭声就成了折磨,感觉仿佛无数刀刃在她全身骨头磨啊磨,而她所处环境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丝毫亮光。

        她好郁闷,蹲下抠地。

        做梦不都是天马行空想象力非凡的吗?

        怎么她难得做个梦就是这样的呢。

        好不容易哭泣声弱了,又开始无止境的沉闷枪响,随着枪响,她眼前幽暗的画面渐渐出现微弱的亮光,瞪大眼睛可以隐约看到前方跪着两个模糊人影,枪响过后,他们软软倾倒在地面,囚染的墨团从他们身下扩散,直至淹没她的视线……

        风奇奇醒了,发现有什么东西结结实实压着她。

        她用力推拉开其中一截,抬起脑袋一看,压在她身体上的居然是陆也的一只手!

        再一感受身下,发现“床”变了位置。

        记得睡的时候明明是男人大腿来着,现在怎么成他肚子了。

        一定是他移了她的位置,还用手盖住她,是想趁她睡着捂死她吗。

        风奇奇朝陆也的手龇牙,很想朝他手来一口。


 

        但其实她也明白,估计是这家伙睡着了,无意识地把手盖了上来。

        天际泛起薄薄光亮,新的一天重新来临。

        从男人宽厚的手掌下刺溜钻出来的风奇奇舒展身体——伸懒腰。

        抬头看去。

        男人颀长的身体倚靠着石头,细长浓密的睫毛覆盖住那双漆黑深邃的瞳眸,他一只手垂落在身侧,手里握着……定睛一看,不正是她的陪葬品之一:生锈的匕首吗!

        哼,没经我同意就拿我的刀。

        诶……?

        刀身上的锈迹不见了,光滑透亮,锋利森寒。

        原来把锈迹磨干净,她的刀这么漂亮啊。

        ——先前的小白骨潜意识里压根没有磨刀的想法。

        她跳下男人的腹部,来到匕首前,借着它光滑如镜的刀身总算看清自己如今的模样,通过水面看自己的倒影,总是有些模糊的。

        小白骨喜滋滋捧着自己的下巴,欣赏“镜子”里自己的绝世美貌。

        池边的白花们大概是见它醒了,新的一天开始新的颤抖,从它们根茎、花瓣散发出熟悉的碧绿荧光,汇聚在一起,沿着地面一路过来,包裹住风奇奇的白骨身体。

        骨头暖洋洋的,经历过无数次投喂的她正想多吸收一点,说不定就能快点长高,就看到包裹住她的绿色荧光,忽然分出一缕,蜿蜒着没入了男人的胸口。

        风奇奇:“!!!”

        风奇奇:“……”

        叛徒!没完了是吧!

        陆也再一次享受到踩脸式的叫醒服务。

        他竟睡得如此沉。

        这么多年从没有过好眠的他有些怔愣地睁开眼,正好看到最后一缕碧绿荧光钻入胸口的画面,瞳孔一缩,一直未感觉胸口处有异物的他,终于感觉到了那根不属于他的肋骨,似乎嚣张地横亘在胸腔外。

        荧光消失,只一瞬,奇怪的感应也跟着消失。

        胸口被一股暖流萦绕。

        眼前不停蹦起业弹他脸的小骨头打断他的细细感受——风奇奇站在他腿上,指使一颗骨头如同弹珠一样地弹他脸。

        “……”

        抓住再一次弹过来的小骨头,再看小异种身体上渐渐消失的碧绿荧光,结合胸口钻入的荧光,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他再一次“吸”了她。

        “抱歉。”道歉完的他决定转移话题引开小异种的注意力,一边把手中的小骨头还给她,一边道,“你想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去人类基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