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裙公车被直接高潮绿 说你是怎么C你老婆的

时间:2021-10-14

  “徐导,人家想要演白骨精可不可以。”

        “可以。”

        徐文若面无表情的回答,对于这位女演员的搔首弄姿完全视而不见,徐文若只是轻轻瞥了她一眼,就同意了她的请求,因为徐文若队伍内女演员只有两个,既然她先开口,那么这个角色就交给她演了。

        “那徐导,人家究竟应该要怎么演啊,你要不要指点一下人家。”

        这位女演员很会顺杆爬,看到徐文若同意了他的请求,居然准备走到徐文若身边再次跟她搭话,可是被一句话说的愣住当场。

        “很简单,你现在的形象和语气就很合适,到时候收敛一点就行了。”

        徐文若话音未落,就从角落里传来一阵笑声,徐文若抬眼望去,发现居然是站在一旁的辛柔,她正捂着嘴笑个不停。

        看到徐文若以及其他演员的目光,辛柔顿时吓了一跳,然后迅速低下头鞠躬,给他们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很抱歉打扰到你们了,不好意思。”

        辛柔道完歉,低着头不说话,但是能够从她不断抽搐的双肩就能看出,这位小姑娘忍耐得非常辛苦。

        那位体态妖娆的女演员此时站在众人中间,她的表情十分尴尬,但是却不敢对徐文若甩脸色,只能用凶狠的眼神盯着辛柔,可是这也挡不住其他的演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徐文若倒不是想要羞辱这位女演员,他的确看不惯这位女演员的做派,因此跟她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熟练一点。

        “魏欣暂定角色为白骨精,我已经记住了,你先去揣摩一下人物,到时候再把剧本发给你。”

        徐文若翻了一下手里的资料,也认出了这位女演员的名字,但徐文若却根本就没有跟她打交道的心思,于是挥了挥手,让她去旁边等待。

        “你们呢,剩下的角色可不多了,如果选不上,那就只能暂时待定了。”

        徐文若肯定不着急,但是听完徐文若的话,这些演员慢慢开始心急了,眼看又少了一位角色,哪怕是女性角色,也让剩下的演员充满了紧张感,毕竟眼前还是僧多粥少的情况。

        “徐导,我选八戒行不行。”

        “徐导,我身强体壮,扮演沙僧肯定没有问题。”

        徐文若按照发言顺序又选了两个人后,主要角色就已经被分配完毕了,剩下几位演员脸色都不太好看,剩下的一位女演员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问徐文若。

        “徐导,我们这些人要怎么办,还有没有角色可以选择。”

        “暂时没有了,但是你们放心,我肯定会给你们安排的,戏份不会太少,我说过会一视同仁。”

        即便有徐文若的保证,可是剩下四位演员的表情依旧非常难看,毕竟他们也不清楚徐文若究竟会不会兑现承诺,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娱乐圈,信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分配完角色之后,时间不早了,节目组开始收工,今天的录制也告一段落,工作人员也需要休息了,徐文若只能再次安慰一下剩下的演员,然后就离开了演播厅。

        他现在的任务非常繁重,因为徐文若对于剧情的改动比较大,不是按照电视剧的形式演出,相当于重新写一个本子。

        此时留个徐文若的时间最多也就一天的时间,他必须将剧本完成,才能不耽误后面的准备工作,毕竟服装和道具,以及演员的排练还需要很多时间,第一期节目虽然没有那么着急上线,可是徐文若也不愿意拖延时间。

        回到酒店的徐文若,刚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就发现还有一大堆工作正在等着他,除了马上要完成的剧本创作之外,还有一些《盗墓笔记》后面几季的视频剪辑工作需要完成。

        看到这些,徐文若的头都要大了,但他也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先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然后打开文件就开始肝。

        口腔之中苦涩的咖啡渐渐回甘,徐文若购买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咖啡粉,他对于物质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即便是咖啡,他也不一定要喝现磨的。

        明亮的月光照耀在窗台上,徐文若神态认真地敲击着键盘,是不是还传来中性笔在纸上书写的沙沙声,这些声音交杂在一起,就像是一章美妙的音符。

        ……

        三天后,按照徐文若拿出的剧本,节目组很快就准备好了服装道具,几位演员也简单地排练了几遍,只是有些演员根本就看不懂徐文若的改编。

        就连对徐文若心生好感的孟达,都在休息的时候悄悄的跟徐文若提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徐导,我们这么演真的可以吗?是不是稍微浮夸了一点。”

        “没事,你就把这个剧本当成一个喜剧表演就可以,语气和神态就是要用夸张的神态表现出来。”

        徐文若倒是胸有成竹,面对孟达的疑问,徐文若耐心跟他讲解,而且对于孟达这个演员,徐文若还是非常看重的。

        “用夸张的语气和肢体动作将人物的心态展示出来,这其实也是一种表现手法,越是荒诞不经,越是能够触动人心,这是一种黑色幽默。”

        “但是你千万不要刻意的进行夸张,尤其是不要露出表演的痕迹,而是要表现出这就是剧中人物的选择,是他们的浮夸,而不是演员的表演夸张。”

        “但是这样很难啊。”

        听完徐文若的回答,孟达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因为徐文若的要求太过于离经叛道,跟他之前接触的表演仿佛大相径庭,但是看着徐文若认真的表情,孟达感觉徐文若应该不是故意欺骗自己的。

        “你要有这种信念,相信自己就是剧组的人物,你自己作出的选择,就是剧中人物作出的选择,无论语气和动作多么夸张,你都要说服自己,我这么做是对的。”

        “如果你自己内心都不能接受的话,那又怎么演给观众去看的。”

        听完徐文若的话,孟达的表情依旧是迷迷糊糊的,看着他稍显迷茫的眼神,以及其他演员非常不适应的表演,徐文若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将所有的演员都聚集了起来。

        徐文若把刚刚对孟达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这些演员的反应跟孟达是一样的,感觉徐文若的说法完全就是歪门邪道,徐文若见状只能手把手的教他们如何表演。

        于是接下来的排练徐文若只能亲自下场,每一场戏都给他们先示范一遍,然后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用夸张的语气和动作进行表演。

        这种情况无可避免地耽误了徐文若剧组的进度,就在其他三位导演已经完成排练的时候,徐文若剧组还在练习之中,于是节目组内部就开始出现了一些风言风语,主要还是在演员之中流传。

        “哎呀,幸亏我没有选徐文若,我们这边已经完成排练了,他们那边还在加班呢,年轻导演就是不靠谱。”

        “还是姜凯导演人更好,他在剧组无论对谁都是笑脸相迎,而且整个剧组有条不紊地进行排练,根本就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王铁导演虽然在剧组发了一次脾气,可那是因为有两个演员实在是不开窍,耽误了排练的进度,他们两个被王铁导演一骂,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徐文若导演说的表演风格,我根本就没有听过,我怀疑这就是他自己胡诌的,然后让我们这些人去学习,我现在都后悔选徐文若了。”

        “徐文若的剧组不会把接下来的录制搞砸吧,要真的是这样,那就有好戏看了。”


 

        徐文若也听到了这些针对的话,看着辛柔怒气冲冲的样子,要比当事人还要生气,徐文若轻轻摇了摇头。

        “徐导,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他们居然这么说你。”

        “嘴长在别人身上,我还能管得住他们说闲话吗?与其生气,还不如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送给你一句话,走好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话可说。”

        徐文若看着远处逐渐进入正轨的排练,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徐文若对于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凑,甚至引起了一些演员的怨言,可是没成想还是耽误了一些时间。

        排练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的原因主要还是大部分演员对徐文若要求的表演方法非常抵触,就像是他们私下讨论的一样,这些演员认为徐文若的要求一点都不靠谱。

        但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即便再不心甘情愿,他们也得按照徐文若的要求去做,即便徐文若没有做杀鸡儆猴的操作,这些演员也不敢挑战导演的尊严。

        明面上不敢反抗徐文若,他们只能在背地里发发牢骚,这也是徐文若心知肚明的事情,只要他们能够按照要求表演,多说两句又不会多掉一块肉,徐文若也就随他们去了。

        “经过几天紧张地排练,四位导演都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作品,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正题吧,几位导演,你们谁先展示一下?”

        灯火通明的舞台上,俞朝笑眯眯看着对面的四位导演,此时,气氛已经变得紧张了起来,虽然节目组已经明确表示,这只是一个开胃菜,这次并不会分出高低,可是既然已经拍了出来,观众心中肯定会有所评价。

        如果真的搞砸了,那么肯定会影响自己的招牌,因此四位导演都对于这次执导都非常上心。

        听到俞朝的话,王铁居然自告奋勇地选择第一个展示,他似乎信心满满的样子,说着还撇了一眼跟他隔了老远的徐文若。

        “那我就来个抛砖引玉吧,不敢说能够跟周红和姜凯两位导演比较,至少也得给后辈作出表率是不是?”

        “小徐导演,要不要评价一下我的作品。”

        王铁的表情洋洋得意,他也听到了徐文若剧组排练不是很顺利的事情,于是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发难,想要打徐文若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徐文若先是点评了他的作品,然后自己的作品却拍得一塌糊涂,那么王铁导演就要多说两句了。

        王铁导演的算盘打得很响,但是徐文若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他语气平淡的回复了一句,甚至根本没有看王铁一眼。

        “我拭目以待,看看王铁导演带来什么大作。”

        王铁看到徐文若平淡的语气,嘴里露出一丝阴笑,他的心中其实也非常恼火,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暗骂一声,看你究竟能装到什么时候,待会儿有你好看的。

        舞台上的俞朝一挥手,后方传来机械的轰鸣声,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在移动一样,徐文若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舞台。

        几分钟后,一个搭好布景的舞台就展现在了众人面前,古色古香的厅堂,外面竖着一杆替天行道的旗帜,里面或站或坐着一群人,他们就是即将表演的演员,看着他们的神态,也是信心十足的样子。

        “各单位准备就绪,开始!”

        王铁导演从评委席上站了起来,一副意气风发的表情,发号施令的样子,仿佛真的是剧组内的皇帝一般。

   王铁选择的片段是智取生辰纲的剧情,这段剧情也是水浒最为经典的内容,出场人物刚好九人,青面兽杨志,以及梁山的众人,托塔天王晁盖、智多星吴用、阮氏三雄等人。

 

        一股浓烈的男人戏扑面而来,这也是王铁最擅长的类型,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拍过古装剧,梁山好汉虽然也能说是悍匪,可在王铁导演的戏中,却有一种奇怪的黑帮味道。

        故事的情节主要就是梁山的几人化作过路的商人,在酒中下药,迷倒了杨志等一批押解生辰纲的官兵。

        可没成想却给演成了黑帮和警察斗智斗勇的感觉,尤其是剧中人物的台词,不知是王铁的导演的要求,还是演员自作主张,全部被翻译成了现代话,并且翻译的功底还不到位,完全没有原文的味道。

        白日鼠白胜本是装作一个卖枣的过路商人,采取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故意不卖酒给杨志麾下的官兵,可经过王铁的改变,却有种黑帮受贿的感觉。

        白日鼠白胜:“各位官差大人,现在天气炎热,要不要尝尝我这上等的好酒。”

        青面兽杨志:“你这小贩怕不是居心不良,在酒里给我们下了蒙汗药了吧?”

        就在白胜大惊失色的时候,一旁的两个都管却轻笑道:“给他几个胆子怕是也不敢给我们下药,你有这个胆子吗?”

        白胜卑躬屈膝,一副献媚的样子“小人不敢,万万不敢。”

        一众官兵放声大笑,然后在杨志气愤的脸色下,围着酒桶吃起酒来,吃完居然还不打算给钱。

        ......

        徐文若看着舞台上的表演,轻轻摇着头,在剧情没有太大的改动下,王铁在其中夹带了不少私活,比如很多警匪片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