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的嘴吃饭下面的嘴也吃饭 口述我和邻居作爱

时间:2021-10-14

手术室内。

 

        滴滴滴滴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

        除此之外,就是周围众人惊喜的喘息声。

        谁也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曾强一脸震惊的看着许长生,又认真的看了一眼“老实巴交”的心脏。

        这……这也太神奇了吧?

        竟然能让诡异附着的心脏如此听话。

        忽然之间,曾强想到了一个人!

        宋所长。

        这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女人。

        曾强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诡异剥离手术,那是一个e级的诡异,当时手术危险性十足,哪怕注射了多少麻药也没有用。

        怪物腾飞而起,正要杀戮的时候!

        宋所长出现了。

        她只是说了一句:“躺好!”

        宋所长似乎言出法随一般,那怪物忽然从空中停滞,然后直接掉到了床上。

        当时,把刚进入医院没多久的曾强彻底震惊到了。

        现如今,曾强进入医院都有好些年了。

        可是宋所长却没有任何变化,似乎……这位惊艳了时光的女人免疫了时间的伤害一样。

        不过,现在……

        曾强看着许长生!

        同样的操作,同样的效果。

        这让他猛然之间呼吸急促起来。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诡异医生的天赋?

        许长生的底细他是很清楚的。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家庭出身的医学院毕业生而已。

        天赋这种东西,真的是让人好生嫉妒。

        周围安静无比!

        一名医生瞪目语塞:“这……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是瞪大眼睛,抬眼望着许长生。

        而许长生同样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知道,飙演技的时候到了……

        而这时!

        曾强却十分严厉的对着众人,郑重其事叮嘱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今天的事情,不许外传!”

        说完,他看着许长生:“先做手术,这件事儿,事后我给你解释!”

        看着曾强这样,许长生都愣住了!

        这……

        到底是怎么了?

        你给我解释,意思是……你比我还懂喽?

        不过,显然现在不是纠结这个事情的时候。

        有人擦屁股,不管擦的舒不舒服,总是要撅起腚的。

        许长生只能对着曾强,不明所以且忐忑不安的点头,然后继续开始了手术!

        就在这时候,一名工作人员忽然指着心脏,大声说道:

        “快看,心脏变大了!”

        众人闻声,连忙盯着心脏。

        心脏果然增大了!

        但是,此时增大的,却并非其他区域,而是第五腔室!


 

        伴随着第五腔室的突然增大。

        整个心脏的其他功能区域已经被严重挤压。

        所有人不用想就可以意料到。

        如果不加以控制!

        这个,它可能会吞食整个心脏。

        直到心脏失去了功能,患者死亡为止……

        许长生面色冷静,开始思考对策。

        因为刚才的意外,体外循环并没有形成。

        这样一来,留给心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当前需要做的,就是让心脏恢复搏动,要不然,心脏长期缺血,患者肯定死了。

        想到这里,许长生对着器械护士说道:“持针钳。”

        护士连忙点头,递了过来。

        曾强也很快速用止血钳把血管两端止血。

        许长生马上开始了血管吻合工作。

        而此时!

        观测台上。

        c2科主任赵明山见状,有些皱眉:“宋所,要不要我下去帮许医生?”

        “要不然,他把心脏恢复搏动了,一会儿第五腔室剥离手术的难度就高了。”

        宋瑶辞语气轻佻:“你会怎么做?”

        赵明山:“我……我会先把第五腔室剥离。”

        宋瑶辞轻蔑的笑了一声:“你的意思是,患者的生死没有这个诡异重要喽?”

        赵明山闻声,没有说话。

        但是,在周围所有人眼里,这个男人的价值,比起这个诡异附着的心脏来说,一文不值!

        甚至,如果他们选择,他们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把心脏摘除下来,更加完整的切除第五腔室。

        宋瑶辞见状,看着许长生,讷讷自语道:

        “你们知道,你们和许长生的区别在哪儿吗?”

        “他想的是,如何保证患者不死!”

        “而你们,看到的只是那个诡异的心脏。”

        说到这里,宋瑶辞面色有些复杂的说了句:

        “我觉得,你们应该记住一点,你们首先是个医生,然后……才是奥古斯特研究所的医生。”

        这句话说出口,现场安静了下来。

        就连秦卓也只能低着头,假装没有听见。

        换成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宫云,秦卓都会警示一番。

        但是,唯独宋姐姐。

        秦卓不会!

        也不敢!

        宋瑶辞深吸一口气:“看着吧,许长生会成功的。”

        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