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麻批 被侍卫玩的妃子高H太子妃

时间:2022-06-22

名义上说是“休息休息”,实则还是继续学习。

只不过李氏他们并不知道。

明汐将李氏劝走后,重新坐在凳子上开始复习之前的知识。

而皇宫之中的萧清寒也不遑多让,他挑灯夜读,全策连声劝道“陛下,您可快去休息休息吧!莫要如此疲惫。”

熊清寒摆摆手道“快没时间了,朕再多看几眼。”

全策心头纳罕快没时间了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他们终于踏上了高考的战场。

当然,在高考的前一个晚上,他们两人还是有好好养精蓄锐一番。

多年的知识储备最后上了战场,两人心头不慌,从容不迫,等到最后一场的考试结束,他们悠悠叹了口气。

“总算结束了!”

萧清寒看了一眼明汐,笑着问道“要一起出门玩吗?”

明汐一张明媚的面容布满笑意,她毫不犹豫应了下来“好啊!”

京城里头自然是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再说明汐在这里也待了很多年,好玩的地方早就去过。

萧清寒笑着说道“我记得京郊外有一处温泉庄子,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明汐一听到这句话心头微动“温泉庄子,我们这里有吗?我记得好像只有皇家才有温泉庄子吧?”

对此,萧清寒含笑说道“嗯,我手里头正好有一座,听说温泉对姑娘家美容养颜很有效果,你要是愿意的话我让他们准备准备,过几天我们可以一起去。”

明汐笑着同意了,不过在去的时候还没忘记将自己写的“制茶工艺”申请一并带上。

寒风瑟瑟,将枯瘦的枝丫吹打得摇摇晃晃。

明汐跟在萧清寒身后下了马车,只见面前的这座庄子格外宽阔,占地面积巨大,还有不少整齐有序的仆人对二人行礼。

萧清寒抬步走进去对明汐说道“我住在正院,你住在偏殿,两处都有温泉。你的偏殿离我这里很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好。”

明汐应下来后,就带着初晴将自己的东西一一放好。

这一次她来到这里是打算待上几天的,毕竟之前的高考耗费了二人不少精力,他们也想好好休息一下。

 

不过心中是这样想的,明汐到了最后还是将那份“制茶”申请一并带上。

她就是个闲不住的,也担心自己要是闲着闲着就真的懒惰下去。

反正在这庄子待上几日,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她自己也会感觉无聊。

“小姐,衣裳都已经备好了。”

“嗯。”

明汐将手头上的东西放下,跟着庄子里的奴婢去了这座庄园后的露天温泉。

这一小小的温泉池子并不大,大抵就只能容纳三人左右。

温泉水散发着硫磺的味道,淡淡的但不刺鼻,上头冒着热气,一看就很暖和。

“小姐放心,这虽然是露天的温泉池子但周围都有着高大院墙,不会有人进来的。”奴婢显然是已经训练好了,对明汐的态度格外恭敬,“奴婢出去了,若是有事的话可以随时唤我。”

她说完后真的转身就走,初晴看了一眼明汐问道“小姐,我要不要留下?”

明汐摆摆手道“不用了,你也出去,我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好的,小姐。”

初晴说完后也跟在婢女的身后离开。

此时,整间小院子只剩下明汐一人。

她将身上的衣裳一件件褪去,唯独留下一件抹胸和一条裘裤。

她先用脚尖试探了一下水的温度,然后才慢慢入水。

她倚靠在温泉石壁上,小心翼翼,也怕脚底打滑,所以她只靠在外边坐着。

温泉水没过她的锁骨下方,温热的泉水冲刷着她的肌肤,将所有的污浊尘埃洗净。

“真舒服啊!”明汐忍不住喟叹了声,“要是天天能过这样的好日子该多好。”

她话音刚落,忽而隔壁就传来一声细微的轻笑声。

“谁?”

明汐身子一僵,高声问道。

“是我。”

萧清寒的声音从隔壁传来,他的声音沉沉有力落在明汐的耳畔。

明汐这才想起他先前说过自己的院子就在隔壁,如此说来温泉也是相邻的。

没听到明汐的声音,萧清寒问道“明汐,你觉得这温泉如何?”

明汐回过神来,答道“还不错,要不然我也不会说那样的话。”

萧清寒笑道“你要是真的喜欢的话,要不要在这里多待些时日,左右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这附近的山中还有不少的野兔,我们可以去狩猎,不远处有条小溪可以一同垂钓,你觉得如何?”

看来萧清寒已经将这些时日的休闲时间安排得妥妥当当,只是……

明汐开口说道“我已经和我娘说好了,只来这里住三天,要是住久了影响不太好。”

饶是心里头知道这么个答案,萧清寒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不过有些事情也不必急于一时,毕竟来日方长,他徐徐图之便是。

温泉水泡了一会儿,两人隔着一堵高大的围墙慢慢闲聊着,没多久明汐打了个哈欠。

也不知萧清寒的耳力是不是格外灵敏,他开口说道“就算喜欢温泉也不要泡太久,回去休息吧!”

说完后,明汐就听到他那头传来哗哗的水声,想必是已经起来了。

明汐也顺从地起身。

泡了好一会儿温泉,此时她的面容红扑扑的,几乎看不见毛孔,细腻光滑。

等她将湿透的衣裳换下,才渐渐感到寒意。她不敢耽搁唯恐自己生了病,立即将新的衣裳换上,然后将旧衣裳扔到一旁的竹篓里。

明汐出去以后,初晴正和另一个婢女聊天,等一看到明汐过来初晴错愕说道“小姐,你怎么自己穿衣裳?应该叫我们进去帮忙才是。”

明汐倒是无所谓摆摆手道“左右不过是穿衣裳的小事,无妨,我要去歇息了,等用膳的时候再唤我起身。”

明汐说完后就去了房间里。

床榻上铺着厚实的被子,所有的布置精致巧妙,靠近窗柩的桌案上染着袅袅香炉,散发着迷离的香味。

“我在这里小憩一会儿,你们下去吧!”

明汐说完后只脱去外裳便躺在了床榻上,也许是泡过温泉有些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就睡熟了,直到外头的啾啾鸟鸣将她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