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小说未删减 低头看着我是怎么玩你

时间:2022-06-22

所以宋彦珺之所以喜欢常妙彤,其中的原因自然有一个。

常妙彤虽说飞扬跋扈,可她性格阳光开朗,有一说一。

宋彦珺每次见到她都觉得自己就像是晦暗遇到光明,整个人都变得明亮起来。

纪氏这么多年都过下来了,也不差这么两个女子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她将泪水一一擦去,笑着对宋彦珺说道“儿啊,到时候彤儿进门我就将中馈交给她,相信她会管理得更好。”

常妙彤出身将门,有一个将军爹,自然什么都不怕。

除了在明汐那儿吃了几次亏后,京城里根本没有几家敢轻易得罪她。

宋彦珺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将纪氏的话听进去。

主要这一次那两个女人做得太过分了,宋彦珺觉得自己要是不给她们两个教训,她们一定还会为难纪氏。

宋彦珺一离开纪氏的院子,转头就去找那两个女人算账。

他带上不少粗壮的仆役,将那两个花容失色的女人硬生生压到纪氏的房间门口跪着,还说当家主母病了,妾室就应该要端茶奉汤。

饶是两个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可面前的这个人可是宋彦珺,他即将迎娶的女人还是常将军的女儿,轻易得罪不得。

只是这两个女人也不是吃素的,心机颇深,否则当初也不由底下的人送给萧清寒,让她们两个无论使出什么手段都要进他后宫。

可惜的是,萧清寒不沾女色,这两个人一到皇宫连萧清寒的面都没见到过,还被总管全策打发去浣衣局洗衣裳,说是皇宫不养无用之人,浪费口粮。

她们两人以前的日子虽然不算大富大贵,可也没这么悲惨。

在浣衣局折磨不久,她们甚至都要以为自己快老死在这里,所以后来得到机会跟着宋滦走,她们自然迫不及待,使出千般手段勾得宋滦对二人言听计从。

迫于宋彦珺的威慑,两人不得不假惺惺对纪氏鞠躬奉茶,可一回头就找了宋滦吹枕边风。

宋滦自然找上了宋彦珺对他大发怒火,可是宋彦珺好事将近,就算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奈何不得,所以此事不得了之。

岂料,那两个女人哪里肯甘心!

她们一心想要报复回来。

她们偷偷收买人让宋彦珺和她们相会,然后宽衣解带将自己的衣裳和鬓发扯得凌乱,又让人将宋滦和纪氏叫来,特意让他们瞧见了眼前这一幕。

“侯爷,妾身对不住你……二公子他,他要轻薄我……”

娇弱的女人哭得梨花带雨,将宋滦的一颗心都哭酥了。

宋滦伸出大掌狠狠掌掴宋彦珺,将他一张如玉的面庞打得红肿不堪。

“你、你这个畜生,你可知她是你庶母,你居然敢这么做!你简直是、简直是要气死我!”

宋彦珺哪里不知道是这两个女人搞的鬼,他极力争辩道“爹,此事不是我做的,分明是这两个女人设下的毒计!”

纪氏见到面前这一幕险些昏倒过去,她忐忑不安说道“老爷,这件事情可能是误会,彦珺都要娶彤儿了,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们如此一说,宋滦立刻心生狐疑,不过很快那个女人就跪倒在地,指着一旁的酒壶开口说道“侯爷,公子喝了酒,想必是喝酒误事,才会做出这样的行径。”

那些酒液洒落在地,整间房子确实弥漫开浓郁的酒香味道。

如此一来,宋滦原本的猜疑被打断,他立时信了女人的话。

“给我滚去闭门思过,你这个畜生!”

宋滦气得浑身发抖,离开之前看也不看宋彦珺。

他转身出门就让府中上下所有的人将此事守口如瓶,不可对外说出半句。

但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分明已经让人住了嘴,可到了翌日这桩事情还是闹得全京城的人上下皆知。

宋彦珺苍白着一张脸就怕婚事出什么变故,而后来确实如他猜测的那般,常家的人上门了!

明汐正往宣纸上落笔,忽而就见初晴从门口走了进来,面容上带着些许的窃笑。

“小姐小姐,你是不知道宋家可是倒了大霉,常家的人正上门退亲呢!”

明汐手中的笔顿了顿,她最近忙得很,这些琐碎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初晴见她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连忙将宋彦珺和宫中赐下的那两个女人的事情说了一通,等全部说完后,初晴却看到明汐罕见发起呆来。

初晴不明所以,疑惑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明汐总觉得此事有些怪异,她又问了一遍“你的意思是,那两个女人是宫里头赐下的?”

“是啊,陛下说宫中不养闲人,那两个女人在浣衣局里头连衣服都洗不好还能做什么事情?与其浪费宫中的粮食还不如赏赐给宫中的大臣。”

明汐“……”

总觉得这个皇帝做事古里古怪的……

“那后来呢,事情怎么样了?”

“宋彦珺被宋滦打得鼻青脸肿的,常家要上门退亲,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居然闹得沸沸扬扬。要说这件事情要是他人不知也就罢了,可惜的是常家是好脸面的,哪能让这种事情脏了他们的脸面?”

这话说的也是,只是明汐总觉得此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她总觉得宋彦珺对常妙彤是真爱,怎么可能让那两个女人近身?

不过宋彦珺若是真的喝醉了酒轻薄那两个名义上是他庶母的女人,也有这个可能。

恐怕事情的真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此时的平昌侯府鸡飞蛋打。

常岩和常玉泽两人怒火中烧去了一趟宋家,而宋滦自然知道两人的来意,只能屏息低声下气求饶。

他伏低做小,却依然灭不掉常岩心底的怒火。

常岩冷声说道“既然你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常玉泽也跟着说道“这件事情在整个京城中传得沸沸扬扬,闹得不可开交。他已经配不上彤儿,希望侯爷能让彦珺出来,我想同他谈一谈。”

谁料,这话一落,宋滦抿唇不语。

此时的他哪里敢将宋彦珺叫出来?

昨天的时候宋彦珺就被他掌掴的面容红肿宛若猪头,哪里能出来见人?

常玉泽冷声道“怎么,宋二公子自己闯的祸连亲口解释一番都不行吗?”

“当然不是!”宋滦连忙摆手说道,“只是我儿此刻的模样确实不好见人。”

常岩听完心头一震,抿唇问道“他怎么了?不过是见一面而已能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