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到里面越想叫 插的好舒服

时间:2022-06-22

萧清寒说完站起身来,明汐也只能跟着站起身。

没办法,要是不把这些东西收拾好的话,可能就要睡木架子床了,明汐宁愿累一点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下午吃过饭,周青依言跟杜绣回到了老警察家属院。

  结婚,并不是两个人领了结婚证那么简单,而是两个陌生家庭的融合。

  细节特别繁琐,周青出于对婚礼的尊重,并没立刻谈起,而是约杜景山跟齐金萍一块出去吃晚饭。

  当然,也将吴晓燕跟薛怀瑾两人叫了过去。

  这件事,在双方家长心里早就是默认的。所以,谈话也比较融洽和开诚布公。

  婚礼的时间,地点,方方面面,一切都很顺利。

  唯一产生分歧的地方是周青跟杜绣两人婚后的住所。

  吴晓燕看中的是清风路的一栋高档复式别墅,并且说已经装修完成。齐金萍不太赞同,想选距离老警察家属院近一些的那套房产。

  双方都是挺讲道理的人,把问题皮球一样踢给了周青跟杜绣,让两人决定。

  对视了一眼,周青斟酌了下:“就在老警察家属院附近吧。”

  他考虑的比较多,主要是杜绣工作忙碌,如果住所距离齐金萍两人太远,肯定比较想念。而自己工作则自由一些,将来可以随时回家,方便的话,吴晓燕也能搬来跟他一块住。”

  饭局结束,大体事情基本敲定的情况下,两家人暂时分开各自回转。

  车上,吴晓燕不由带了些酸意:“还没结婚呢,就这么讨好岳父母……”

  周青好笑:“我倒是真想帮您娶个媳妇可以住在一起,但这不是特殊情况么?齐阿姨不放这件事,您说婚结还是不结?再说住所也就是个摆设而已,将来结了婚,我该住哪还住哪?小绣还是要跟我一块的。”

  薛怀瑾调侃道:“你打算倒是不错,就不知道是不是安慰你母亲玩呢。”

  吴晓燕叹气:“我就怕将来你们会把路平给带走,跟我好几年了……再说了,一家人,干什么要分开住……”

  周青腾出手稍稍握了一下吴晓燕手掌:“妈,您不能这么想。叔叔跟阿姨也就小绣一个女儿,他们妥协的也不少。这件事暂时先这样,不提。婚后我保证经常回家就是了。”

  吴晓燕也就一些小别扭而已,经儿子开解,好受了许多:“算了,你们俩过好就成。我现在主要担心你跟小绣的性格,一个比一个别扭……”

  周青允诺:“不会的。”

  他口气很确定,也有信心把婚姻关系处理好。

  婚礼时间很紧促,是考虑到周青近段清闲才给定下的。

  接下来,杜绣该上班还是上班,周青却开始忙碌一系列事情。

  并不想太高调,所以也就通知了一些真正的亲朋好友,至于商业上的伙伴,一个也没告知。

  房子是齐金萍早买下的,她出了一部分钱,周青也出了一部分,房产证上的名字也是双方的。

 

  并不算大,不到一百三十平。环境却不错,比较安静。

  大致的装修齐金萍做主给完成了,剩下的一些家居添置跟小物件则需要周青跟杜绣两人自己来。

  周青本想着带她去家具市场看看,见她成天忙碌的脚不沾地,约个会都打仗一样赶时间。也就没提,询问了她大概意思,自己做主把该购置的东西给购置完全了。

  忙碌好这边,婚礼时间也越来越近。

  而就在这时,他结婚的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被媒体得知。几乎没几个小时,在消息确定之后,网上就翻了天。

周青迫于无奈,只能在自媒体上提了一下,算是承认。

  多半都是祝福,有一部分人却不能接受,并且恶言恶语。

  杜绣照片,身份,一切的一切很快被人给曝光。

  有说她配不上周青的,也有鸡蛋里挑骨头,说她种种不好的……

  总之,周青在某些女人的眼中,就是完美的。不管多优秀的同性跟他交往,总能闹出许多事端。

  他是没功夫理网上这些事端,杜绣却是因此连着生了几天闷气。

  她第一次感受到压力。

  以前一直觉得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结婚应该是被祝福的。现在呢?特别的想装作什么都看不到,但自己的男人这么受别的女人关注,总归是难忍。

  她这会刚下班,赶来跟周青一块参观新房。

  对这方面要求不高,也没什么强迫症,只对卧室提了些小意见,就说没问题。

  周青松了口气,坐在了柔软的床铺之上,把杜绣也带的坐了下来。

  “绣儿,你那边亲戚朋友通知的怎么样了?”

  杜绣心不在焉:“我妈在做这件事。”

  周青跟她时间愈久,能从她一举一动上判断出来一些东西,关心道:“有心事?”

  杜绣摇头:“没,就是特别不习惯结个婚还被人这么关注……”

  “以后就好了,我前阵子是被逼无奈,故意搏名声。等我开始正儿八经的办公,不再理会那个圈子内的事儿,慢慢就会被人淡忘。”

  不想看她这种状态,周青手揽住了她腰肢:“绣儿,今晚要不要住这里感受一下……”

  杜绣情绪毕竟不重,脸色一红,掐了男人一下:“都快结婚了,你着什么急。我这几天都没回过家,昨个我妈还问我有没有要孩子的准备……”

  说到这个,她略有些忧心忡忡:“我这个月好像该来了,怎么还没动静。”

  周青愣了下,因为要跟杜绣结婚的缘故,她也没刻意说避孕的事情,所以两人房事之时多半都是顺其自然,没什么安全措施。

  要真怀孕,倒是极有可能的。

  杜绣越想越有点心慌:“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周青看她如此过激反应,忙安抚道:“咱们一家结婚了,真怀孕了也没事。”

  杜绣有些气恼,使劲掐了周青一下:“我根本没任何心理准备。”

  疼是真疼,他连忙揉了揉:“别自己吓自己,等明儿买试纸测一下就知道了,应该不会那么巧。”

  杜绣看他对这些事情如此了解,联想到了他前一段婚姻,有些吃醋嘟囔:“凭什么女人要生孩子。”

  “什么?”

  周青没听清楚。

  杜绣哪有再说的心思,起身往外走:“我现在就去药店。”

  周青知道她性子稍急,连跟在后面:“你慢点,该来的你躲都躲不掉。”

  杜绣没来由的火气,转身道:“都怪你,成天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要是万一怀孕,咱们没完。”

  周青哭笑不得:“这什么跟什么啊。”看杜绣眼光凶狠,他声音越来越低:“是你自己嫌保护伞别扭,现在倒怪我头上了……”

出门,两人吃了些东西后,又在街头随意逛了逛。

  临回居所之时,杜绣才拐进药店买了试纸。

  说起来,房子才刚刚收拾好,两人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同居,周青心里还是有些兴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