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 强 揉捏小核 湿 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在线观

时间:2022-06-22

 杜绣不知不觉躲在周青怀里睡着了,恬静,唇角挂笑。

  她嘴上埋怨周青,却无疑是特别容易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

  次日,再次测试,还是两道杠。

  杜绣终于没了侥幸心理,缠着周青一起去了医院。

  其实也没什么好检查的,医生也就拿试纸给她再用一次,然后确定一下怀孕的事情而已。

  这件事,杜绣抹不开脸,就威胁周青暂时不能说出去,她随后则去警察局找领导请假。

  接下来,随着婚礼时间越来越近,周青的电话险些被打爆。

  他不主动邀请别人,不意味着别人就不会来。好在他原定的婚礼举办地点比较大,再多十倍客人也不会手忙脚乱。

  周路平也知道爸爸要帮他找个新妈妈。小孩子并没什么母亲的概念,大人高兴,他也就高兴。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一直很喜欢杜阿姨,那个看上去冷冷淡淡,却十分关心他的人。

  此刻,小东西就在掰着手指头算时间。

  今天奶奶说带他去参加爸爸的婚礼,他要做花童。

  婚礼举办的地点是郊外的四季庄园,这儿是滨海很有知名度的一处旅游景点。

  植被多是从外国移植,终年常青,原本就是很多情侣照婚纱照的理想场所。

  不到九点钟,庄园之外俨然就开始热闹了起来。

  一辆接一辆的车子,轮番开来。有的牌照是京都市的,也有的是滨海市的,还有几辆j开头的军用越野。

  庄园的老板原本在国外谈生意,闻听周青把婚礼地点定在了他这里,早早就赶了回来,尤为受宠若惊。

  这些年,很多人的婚礼崇尚在国外的知名景点举办。他实在想不到,周青这种人物,会把婚礼选择在他这个小小庄园里面。

  周青自己都料不到会有那么多人不请自来。

  但想想便也用不着意外。

  现在的尚武集团本身属于教育行业的巨头,加上常清婷这个特殊身份的人在,自然的,会引动一波又一波的人前来。

  他客套了半响,注意到吴晓燕接的份子钱多是红包里裹着支票之时,暗自头疼。

  无怪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便是连孩子升学这种小事也大摆宴席。

  恐怕庆祝是假,借机敛财才是真的。

  毫不夸张的说,周青今天收的份子钱,估计是一笔天文数字。

  吴晓燕也没想到这种情况,有些愣神。

  周青随口道:“妈,别管了。等婚礼结束后,这笔钱想办法捐出去。”

  吴晓燕坦然答应:“这么安排最好。你赶紧去忙,我去催催你齐阿姨,看小绣什么时间到。”

  周青确实没太多时间耽搁,因为眨眼之间,又有一辆熟悉的车子开了过来。

  滨海市委的车,里头大概是欧阳市长。

  金莎其实也来了,暂时没有下车,只看着周青来回应酬。

  男人穿着衬衣西裤,跟京都市之时又有不同。可能是应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那句话,她总觉得周青身上有种让她看了不舒服的精神劲儿。

一场婚礼,将无数旧人炸了出来。

  人情世故便是如此。

  周彦龙落魄,一家人支离破碎之时,亲戚朋友如避蛇蝎。

  如今的周青成就让常人难以企及的情况下,就又全重归于好,百般亲热。

  他懂这种心理,却也没力气去鄙夷或者贬低。

  不高高在上,也不过分热情。来了,就是客人。

  这只是一些小事,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他今天无疑是特别高兴的,尤其是在看到红毯那头,杜绣被人搀扶着走出来之时。

  明艳,大方。

  他随即走过去,小心翼翼把人抱了起来,去往台上。

  主持人的声音几乎没怎么听的进去,只是看到双方家长红了眼睛,也看到很多人或友善或祝福的鼓掌。

  这一切都来之不易,情绪涌动下,他知道今天又不可避免的会喝多。

  酒席就距离婚礼现场不远,完全透明的玻璃房。

  周青不说来者不拒,却也需要一桌桌的前往应酬。

  尤其是遇到远道而来的陆天野等领导战友,酒就差直接往肚子里灌了。

  不是有人逼他喝,是单纯的想喝。

  错过这种场合,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再坐一起,共同回忆部队的那段时光。

  头重脚轻下,他走到了金莎周德昌等人那桌。

  今天的金莎同样光彩照人,惹人注目。

  她主动站了起来:“青子,恭喜。以茶代酒。”

  这么说是在故意给周青台阶,不想让周青再饮酒。

  周青看着她,由衷道:“谢谢莎姐。”

  杜绣在内厅,跟几个伴娘还有至亲家属一桌。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不时侧目偷看外面动静。

  “表姐,姐夫快被人给灌多了……”

  杜绣笑起来的时候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没事,他有分寸。”

  “真羡慕表姐您……能找到姐夫这种老公。”

  “是啊,人帅,又有钱,素质也好。简直完美好么……”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有人打趣接腔:“一点不夸张,我那几个小姐妹听到姐夫的名字,眼睛都放光,您以后可得看紧喽。”

  周青久未醉过,今天却醉的人事不知,连怎么被送回家的都不知道。

  迷迷糊糊醒来,已经是次日。

  头疼欲裂,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穿着睡衣的杜绣,正在床头翻着一本书,育儿方面的。

  很认真,艺术品般的五官,让人怎么看都看不够。恰巧有一束调皮的光照射了进来,灼灼生辉。

  听到了动静,杜绣迅速转目。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