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成年礼共大臣享用 嗯啊好大不要

时间:2022-06-22

 这是大势,洪流一般的舆论压力,迅速将于家淹没。这同样是常洪斌打出的第一手牌,这些根深蒂固的蛀虫,该清除了。

  至于刺杀周青的消息,只是个引子而已。

  民意即高意,这便是手段。

  周青全程参与了这一切,更严谨的说,尚武集团每一次大的变动跟决策,他尽数参与。

  跟杜绣蜜月之后,他就正式进入了工作。

  至于享受婚后的甜蜜生活,对他这种人来说根本就是奢望。

  他得担起这个家的责任,他得担起来尚武集团越来越多的学生命运,他也要让家人以他为荣……所以,打击对手的事情不得不为,如对付于晓军跟吴元岗。

  不管是出于迎合常洪斌,还是私人方面,他都要这么做。

  于家跟吴家,门庭风气早就该换换了。

  只不过,所做的一切,都全数在刻意避免成为焦点,躲着媒体。

  尚武集团的总部已经临时迁移回了滨海,两年后商业中心建设完成,尚武集团会成为第一家入驻的企业。

  周青就在办公室中,最顶层,占地面积不下六百平米的独立办公区。

  秘书是一个尤为知性,漂亮的女人,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敲响了门。

  是江心岚,回滨海之后,她就以同学的名义前来投靠周青。有工作经验,有能力,心细。秘书的工作,在短短一周内就完全能够上手。

  周青气质愈发的稳妥,脸上似乎挂着笑容,又有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迫人气质。

  工作之时锋芒毕露,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江心岚抱着文件夹敲了敲桌面,似笑而不笑:“我的周总,该吃午饭了吧?”

  周青回头:“饭就不吃了,等会你找清婷姐说一声,我下午有点事情。”

  江心岚眼睛一转:“又要回家照顾孩子……”

  周青无奈:“小绣人忙,你也知道她刚升了正厅。刚才打电话跟我说孩子身体有点不舒服,让我赶紧回去。”

  江心岚想笑:“你家那母老虎够霸道的,她怎么不回去。”

  “跟自己妻子论这么真干嘛。”

  周青简单整理了下衣服,随意回应后道:“对了,金总那边打声招呼,说我这阵子过不去京都,有事情的话让她跟清婷姐协调处理。千雅的合同你也抓紧一下,我需要她这个集团形象代言人。”

“青子,今天下班够早的?”

  公司外,万启明驾驶着一辆别克车停在了周青面前。

  是万启明,京都军区的万启明。

  他在部队前途很广,只两年前的一场物资运送,期间出了些问题。他作为负责人,无可避免的扛起来了所有后果,因而被军区除名。

  周青是跟古展鹏通电话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恰好他也需要一位司机,就联系了万启明。

  至今,万启明在他这已经工作了快整整一年。

  周青随手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孩子可能有点发烧,你弟妹让我回家看看。”

  万启明听着,平稳启动了车子。

  无意间瞥了眼这几年相貌几乎没怎么变化的周青,暗暗感慨。

  他亲眼见证了周青从一个监狱里的犯人,到如今的万众瞩目。提到尚武集团,提到他过往的那些事迹,国内的每个人近乎都能说出很多……

  但就是这么一个坐到如此位置,要钱有钱,要名声有名声,让无数国人视为精神偶像的人。这几年生活工作两点一线,没见他奢侈过,也没见他高傲过。

  普普通通,不紧不慢。

  甚至于,他做到了很多一般男人都所做不到的。顾家,陪孩子……

  万启明最清楚,近两年,家里的事情,孩子的家长会,户外活动,等等等等。周青都会放下手头工作,赶回去。

  “青子,怎么不多雇一个保姆?”

  周青拿出手机翻了翻最近经济类的热门新闻,随口道:“习惯了,也不是说轻松就能真的轻松。不忙家里,总归要忙工作。抽时间跟孩子在一块,感觉不一样。”

  家已经不是结婚前买的那套房产。

  并不是周青嫌住着不舒服,相反,因为那个家有他跟杜绣,有他跟儿子女儿的许多回忆,感觉特别不同。

  是被小区住户屡次三番偷拍,被记者围追堵截下,周青出于对安全考虑,不得不搬了家。

  在紧邻滨海市中心,一处较为安静的地带,买地自建了一套偏西化的小复式。

  房屋低矮却宽敞,铁栏院墙,青砖,植被。屋后还有专门替孩子建设的小型游乐场。

  没有任何现代化建筑的痕迹,也没有假山,泳池之类的高档设施。就挺简单一处能让人呆的舒服的住所。

  下车,保安亭的人上前拉开了门。

  保姆梁海琴这会正急的不行,来回踱步。三十多岁的年龄,相貌普通中透着股和善。皮肤较白,穿着也干干净净。

  一见周青,就像是见到了主心骨。

  “姐夫,小茉莉上午的时候就有点不对劲,我给她量了体温……又找王大夫来看过……”

  语无伦次的,周青倒也听明白了。

  就是一开始梁海琴以为孩子只是简单的发热,让就近住着的一个熟识大夫来开了点药。把孩子哄睡着以后,谁知道体温非但没降下来,反而越来越高。

  身后的万启明太喜欢周青的这个小女儿,忍不住斥责:“孩子发烧你不赶紧带着去医院,还有时间跟杜厅长打电话……”

  “我,我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