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骂人顺口溜 男朋友那个太小了

时间:2022-06-22

 吞吞吐吐的,梁海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周青边去卧室边问:“体温多少?”

  梁海琴声音颤抖:“刚刚量的,三十九度八……”

  周青心脏微收:“万哥,你去把车调头。我去抱孩子。”

  万启明哪敢怠慢,答应着,一路小跑。

  周青其实知道小孩子发烧特别正常,可是,想及女儿那张小脸,根本就没办法冷静。

  他经历过生死,经历过失败跟挫折……经历过无数无数。

  但就应了那句老话,男人对女儿永远比对儿子要多出那么几分溺爱。他舍得呵斥周路平,教他为人处世,却不舍得对女儿露出半点冷脸。

 这种事上,他就是个很普通的父亲。

  推开卧室房门,周青第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小人儿。是他跟杜绣的女儿,刚刚过了两岁生日。

  大名叫周莹,乳名茉莉。

  之所以叫茉莉,是孩子几个月的时候,特别喜欢闻茉莉花香水的味道,每次一闻到,就张牙舞爪,咯咯直乐。周青心里一动,就一直小茉莉叫到了现在。有时候,甚至都会忘了女儿大名叫什么。

  孩子这会整张脸都是通红的,精致的羊角辫因为出了很多汗,黏在了额头上。伴随着短促的抽动症状。

  周青脸上已经挂不住沉稳,疾步上前,把她身上被子掀开了……

  他觉得不该再用保姆,或者考虑换个保姆。

  因为,她连孩子发烧需要散热这种基本的常识,在紧张中都给忘了。

  “爸爸!”

  被抱起来,小茉莉张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喊。

  周青加快了脚步:“没事儿,爸爸在。”他低头亲了下孩子过于滚烫的额头,低声回应。

  上车,万启明随即就踩了油门,车子直接迅速行驶离开。

  独留下保姆呆呆的看着车尾,眼泪直掉。

 

  她也心疼孩子,照顾了两年,同样有很深的感情。喜欢小孩子的逗趣,天真,可爱。可隐约的,察觉到了点周青的态度,她暗自恐惧。

  拨通了杜绣电话,再忍不住哽咽:“绣,绣姐。我姐夫好像生我气了……”

  她跟杜绣是表亲,来这里做保姆也是杜绣介绍来的。

  “你别搭理他,孩子发烧谁能控制的了。没事。”

  另一边,周青已经到了医院。

  没检查,大夫给量过体温后,直接开了间病房,先扎了点滴。

  万启明忙着跑前跑后交钱办手续。

  周青就一个人抱着孩子,坐在床头。眼睛,定定看着孩子手上绑着的固定板,低垂下了视线。

  安静中,电话响了。

  周青迅速关小声音,难掩疲累:“绣儿。”

  认识已经好多年,他最习惯称呼的还是这个。

  “小茉莉怎么样?”

  “体温暂时退了下去。”

  “我今天有个会,回不去,你辛苦些……”

  “没事,这有我,你忙你的。对了,你抽时间跟你那个表妹谈一谈,给她一笔钱,让她走吧。”

  杜绣愕然:“太小题大做了吧。”

  周青吐了口气:“我说真的,她不如专业保姆来的妥当。另外,我也不打算再请保姆,准备让我妈过来住一阵子,带小茉莉。”

  “不行,把人赶走我怎么跟我舅舅交代啊。”

  “你不好说我来说。”

  杜绣声音沉了点:“谁家孩子没发过烧,到你这就完全是别人的责任……”

  周青突的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刚才什么情况吗?知不知道再耽搁半个小时,孩子体温过了四十度,很有可能导致一些不可预料的后果。这是可以避免的,你的那个表妹一样都没有想起来。假如我今天在外地,怎么收场……”

  “你不没在外地么。”

  周青气乐了:“是啊。所以孩子病了,作为第一个知道的你,马上让你那个联系我,而不是自己抓紧时间回来看看怎么回事。我要跟你一样因为工作耽搁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谁送孩子去医院?梁海琴,她吓傻了。”

  “能不能好好说话。”

  周青觉得这会自己的情绪根本没办法好好说,所以直接摁了挂断。

他自己知道,杜绣这几年也不容易。想要事业,也想顾着家庭。

  周青懂她,就让她放手去忙,家里他来兼顾。

  但不知道她是自身能力问题,还是岳父杜景山的背景,亦或者是周青现在省内政协委员的身份起到了作用。或许,每种原因都有。总之,杜绣这几年升迁就像是坐火箭一般。

  几年前的副厅,到岗位变幻,到兼管滨海政法,再到如今顺理成章的升为正厅。下一步,没有意外,还会持续升迁。

  她底子干干净净,根正苗红,曝光度高,能力出众。

  可她的升迁,是事业上的成功,于家庭上的影响已经慢慢越来越大。

  刚结婚那一年,周青还能每天晚上等她回家。现在随着工作岗位变动,她不光经常出差,在工作附近还租的有一个临时居所……有时候太晚,索性就住下了。

  至今天,他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见到过杜绣。

  她忙,周青知道。

  最近随着国内的一些规则改变,整个警察系统都需要重新适应这种新的规则。而且,因尚武集团这家明星企业的缘故,近两年滨海的经济节节攀升。伴随着的是拆迁重建,旧路重铺……市政府那边今年的目标是,给至少十个国内赫赫有名的企业,拆出来建设办公楼,厂区需要的地点。道路,近乎四千公里的指标……

  郊区进城,郊区工厂化……

  一系列的事情,杜绣作为敏感人物,即便不直接管这些,许多时候也不得不接待一些举足轻重的来访者。

  几年的功夫,周青看着她从一个心里干干净净,只知道破案的警察。变成如今,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应付一些大场面,懂审时度势,知道妥协和不妥协的点……

  她成熟了,越发的具备女性的魅力,成为全国皆知的人物。形象正面,干净,被一些好事者评为国内最美,最年轻的女性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