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液硕大蜜汁粗长 男男走绳控制play

时间:2022-06-22

周青却注定难以跟她分享这种成就带来的满足感。

  他没看重过杜绣身份,是小警察还是高官,无所谓。他看重的永远是那个心灵透彻,纯粹的女人。

  要求也不高,想经常可以一家人在一块,为此,他早早把总部搬来了滨海。事实是,每次小路平周末,他带俩孩子出去玩的时候,总缺了另一位家长。

  想着,刚挂断不久的电话再次响起。

  周青看是江心岚,歉意道:“我在医院陪孩子,今天过不去了,再辛苦你晚下会班。”

  “啊?怎么去医院了,我以为只是普通的小感冒。”

  “有事么?”

  “没有。”

  周青知道她肯定是有工作要谈的,但她不说,明显是不想自己多挂碍。道声谢,正见万启明办完手续进来,他随即安排道:“万哥,心岚今天可能要加班,你抽时间去接送一下。太晚,她一个女人不安全。”

  交代着,怀里的小人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像是藏着一汪水的瞳仁,少了点亮度。迷糊,蔫蔫的左右观看,脸蛋还通红着,像苹果。

 

  许是瞥到了手面上的枕头,感觉到了疼。哇的一声,小茉莉扯着嗓子开哭。

  声音在刚刚泛黑的天色中回荡,穿过房间,震彻四方。

  周青哄她,小茉莉完全听不进去,激动委屈的在怀里跟个虫子一样乱动。

  她怕打针,见到针头就是个小狂躁症患者,疯的让人头疼。

  “茉莉找妈妈……”

  周青瞧见护士开门,点头道了声歉:“你妈工作回不来。”

“茉莉找姥姥……”

  “你姥姥睡觉了。”

  “茉莉找奶奶……”

  “你奶奶爷爷都睡了。”

  她哭着,想找靠山把针头拔下来,周青就一点点的抹掉她奢望。

  最后,小茉莉实在没辙,抽噎而委屈:“茉莉找爸爸。”

  周青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温声道:“爸爸在,乖。”

  “茉莉不要打针。”

  小姑娘指甲在周青胳膊上发泄一样乱掐,不疼,挠痒痒一样。

  她说话总把自己名字坠前头,一般是茉莉怎么怎么……

  多气人的话,到她嘴里就有点滑稽。所以周青没心没肺的笑了:“都扎上了,再拔掉还要重新扎的。”

  小姑娘听的似懂非懂,就觉得拔针比现在更可怕,能自由活动的左手抹着眼泪,不再吭声。

  空间静了下来,终究刚刚退热,她闹腾了会,又缩周青怀里软绵绵的睡着。

  周青呼吸声都有点变轻,对万启明摆了摆手:“万哥,去忙。”

  当然,身体不舒服,小孩子也睡不踏实。不多会就醒来猛哭几个来回。

  关键是大夫开的还有药,喂起来跟打仗一样。

  饶是周青素来精力旺盛,几个小时间,也被女儿弄的昏昏沉沉。有心找一下援兵,时间越来越晚,且母亲今天还带着路平,他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撑下来。

  好在,值夜的大夫可能觉得一个父亲确实有点可怜,也可能是看周青眼熟,主动帮忙抱了很多次。周青这才有时间做些其它的事情。

  转眼,凌晨一点钟,江心岚处理好手头工作之后,跟万启明一块赶来了医院。

  瞧见周青满脸狼狈,眼中密布着血丝,她忍不住责怪:“有事情打声招呼这么困难么?我帮你找俩员工来这帮衬着,你至少可以歇一会吧。”

  他知道,周青昨天就因为去临市出差,差不多半夜三四点才回来。回去也不知道有没有睡,一大早就又来了公司。

  “你们怎么来了?”

  江心岚没好气道:“小茉莉住院,我不来怎么放心。饿了没,先吃点东西,孩子我看着。”

  万启明忙把带来的宵夜摆在了床头桌上。

  周青小心翼翼把睡沉的孩子放病床上。起身,活动了下有点麻木的腿部,随意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茉莉挑人,就算经常跟她在一块的保姆,她有时候也不愿意理……找同事过来也帮不到什么,能做的万哥都给做了。”

  “这丫头跟你一样,就是个小人精。”

  周青笑了笑,也是饿了,洗了下手,开始吃饭。边吃,边跟江心岚沟通着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不过,也没什么具体非沟通不可的。

  说着,江心岚打断了他:“先吃完东西再说不迟。”

  “已经饱了。”

  “那就躺床上睡会。万哥,你也回车里先歇着,有事的话,给你电话。”

  待万启明离开,江心岚看周青还不睡,瞪了一眼:“跟我还打算客气几句啊?”

  周青确实不需要跟她客气,不说多年的老同学关系,长期在一块工作,除了雷区,基本无话不谈。有些事,根本就没必要多说什么。

  再说,他是有点快熬不住了。

  含糊答应着,靠着床头,和衣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中,沾床即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