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惊现转世奇人,此人前世死于

时间:2022-06-22

  江心岚回复着,稍有些别扭。

  杜绣这两年变化挺大的,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油然带给她一种说不清楚的压力。她这边还没解释她为什么睡在这,杜绣就替她找了台阶。

  不方便多呆,她借口洗漱,先离开了病房。

  就剩下两人,杜绣这才放软声音,歉意道:“老公,对不起啊。这几天京都市那边的领导下来视察,省里让我陪同,昨天确实是太忙。”

  周青抬手把她乌发往耳后掖了下,皱了下眉:“你自己注意休息就行。”顿了顿:“今天呢?还要忙。”

  杜绣不答,只道:“我来的路上给我妈打了电话,她应该快了。这边事让她多费点心,你也该工作工作。”

  周青把人搂了过来,环着她腰肢:“绣儿,咱能不能别这么找虐,你现在都正厅了。怎么着,还想往京都市发展啊。你再升迁,以后咱俩还有没有二人世界的机会了……”

  杜绣忍俊不禁,看了眼门口:“多大人了,还这么腻歪。”

  周青乏力:“我也不想腻歪,关键我见你的时间,还没你大姨妈见你的时间多……你也体谅一下我心情。”

  杜绣轻踢了他一下:“别闹了,万一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我包里帮你买的有一次性牙刷,你赶紧去洗漱一下,顺便让心岚也早点回去休息。无亲无故的,你真好意思把人留这一晚。”

  说着,杜绣看了看腕表:“我七点就得准时走,早上八点的会,一个小时的车程……”

  周青无奈:“茉莉昨天叫了一晚上妈妈,你舍得?”

  “不舍得怎么办?就不工作了。谁家没孩子,别人都怎么过的。再说咱们家情况算好了,有保姆,双方父母也经常来帮衬。”

  周青现在注定说不赢经常开会,口才早练出来的杜绣,摆手打住:“今晚回不回来?”

  “回来估计也有点晚。”

  “那你继续住省里吧。”

  杜绣欲言又止:“那,我现在走了。不然茉莉一醒,肯定要哭闹。”

  周青吐了口气:“路上开车慢点。”

 

  杜绣低垂下视线,探手把包翻开,将一次性牙刷拿出来放在了床头茶几上,径直离开。她看出了周青有点不高兴,又自知理亏,哪会多呆下去……

  她事业心比丈夫重,家庭环境的缘故,从小的理想就是做警察。

  近两年,价值观的差异问题上,没少跟周青闹过矛盾。

  他总觉得请假跟玩儿一样,她则不愿意轻易请假。这就是主因。

转眼间,刚还挺热闹的病房,就剩下了周青跟女儿两个。

  小东西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爸爸,茉莉嘘嘘……”

  周青连忙把人抱起来去了房间里的洗手间。

  小茉莉精神不佳,迷糊的蹭着爸爸胸口:“我想姥姥了,爸爸,茉莉想姥姥了。”

  周青一听就知道她什么意思。

  小丫头人小,却聪明的紧,一些小心思昭然若揭。

  如周青跟她在一块,抱邻居别人家孩子。她吃醋,也不直接说不让抱,就小跑到孩子母亲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阿姨,蛋蛋想找你。嗯,邻居家小孩叫蛋蛋。

  如她在公园散步散累了,求周青抱她无果的情况下。就几次拦着周青不让走,睁着眼睛说瞎话,说茉莉找不到家了……

  她现在说想姥姥,也不见得是真想。无非是怕等会再扎针,迂回的告诉周青她要回家。

  那点因杜绣离开起的郁闷不翼而飞,周青在她小脸上亲了一口,笑着道:“小丫头片子,你这次想错人了。你应该想奶奶,因为你姥姥正在来的路上,等会你就能见到她。”

  茉莉转动着大眼睛,似懂非懂。索性耍泼,撇撇嘴就要哭。

  周青心都要化了:“不打针,咱们不打针。谁敢给茉莉打针,爸爸揍她。”

  “嗯嗯,茉莉吃药。”

  父女交流间,岳母齐金萍从外头赶了进来。

  小茉莉忙兴高采烈叫了声姥姥,齐金萍就顺着把孩子从周青手里接了过来。心疼的问东问西,责备周青不早跟她打电话。

  周青应对着,聊了会,等医院正式上班,带孩子又去化验了一下血。

  随即,想到了什么:“妈,你跟小绣商量下,让小梁回去吧。”

  齐金萍通情达理,知道他顾忌所在。外甥女再亲,毕竟是个外人,更何况她母亲跟自己弟弟早些年就离了婚。

  “是太不像话了。小绣心也是真够大,孩子烧这么厉害,也不知道请个假陪一陪……不过青子,你也理解一点,公务部门嘛,不可能随便请假……”

  “那行,我就先去上班。等下午让我妈过来,你们俩一块照顾着。”

  小茉莉一听爸爸要走,又不安分:“爸爸,疼,茉莉疼……”

  齐金萍噗嗤笑了:“真疼还是假疼。”

  茉莉挣扎着:“爸爸抱抱。”

  周青回身捏了下她鼻头,认真道:“爸爸得去给茉莉赚钱,不然咱们都吃不起饭了……你妈咪最近不让你吃零食,就是因为家里没钱买……”

  “哦。”

  “想不想吃?”

  “想。”

  “想就跟姥姥在这乖乖的,爸爸晚会下班再来看你。”

  齐金萍最喜欢听父女俩说话,不过还是瞪了女婿一眼:“你别总骗她……”

  周青连忙拦住话头:“妈,走了。”

  离开医院,去公司半道上,杜绣的电话打了过来。一接通,就是一连串的训斥:“周青,你可真行,拿我妈来压我。早跟你说过,多大点事,你非得把人赶走。”

  说的,显然是要辞退梁海琴的事情。

  周青于这个半点不愿意退步,笑着道:“我就是如实跟她说了下情况,这也能怪我。”

  杜绣疲倦道:“海琴挺不容易的,离婚了,这两年又尽心竭力的照顾茉莉,当自己孩子看。你说辞退就辞退,能不能考虑一下她感受……这不是钱的事情。跟你说,你现在是一点情面都不讲。”

  周青气毕竟是消了,而且孩子也没大问题。斟酌着道:“她想继续留下也可以,让她去考保姆证件。”

“行,我跟她说。你态度别再这么恶劣了。”

  周青吐了口气:“我态度哪恶劣了大姐,我不就没理她么?这么大的事,我连训斥一句都没训斥,这也叫恶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