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与丫鬟在野外h 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时间:2022-06-22

 同时对蜈蚣说道:

  “我不怕你笑话我,蜈蚣。俺玩牌这么长时间,还第一次赢这么多钱。太他妈的爽了。老子我今天肯定不玩了。你不是爱坐庄吗?现在我把庄免费让给你,你推吧……”

  说着,老黑又是一阵憨笑。

  老黑虽然有些憨,但他不傻。

  我俩赢了五万,要是再不走,那就是地地道道的棒槌了。

  蜈蚣气的脸色煞白,他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指着我和老黑,他恶狠狠的说道:

  “不能走!你们两个今天谁也不能走,继续来!”

 

  老黑嘿嘿冷笑,斜眼看蜈蚣。

  “你说不走老子就不走?凭什么?怎么,是想干一架啊?别说我老黑欺负你们,都不用我初六爷动手,我老黑一挑你们三个,敢来吗?”

  老黑曾在这里看场子。

  虽然,他不是那种有头有脸的江湖大哥。

  但他爆表的战力,这些人还是清楚的。

  一听老黑叫板,蜈蚣根本不敢接招。

  但这口气,又咽不下去。

  他咬着牙,沉默了好半天,才说道:

  “明天,明天咱们再来一局!你们敢不敢来?”

  “没时间!”

  老黑回答的干脆利落。

  “那你就别怪我找他了!”

  蜈蚣的三角眼,阴森森的看着我。

  我当然不会在意他这种威胁。

  收了钱,便和老黑下了楼。

  到了一楼,饭馆儿依旧营业着。

  老黑兴致很高,他边走边兴奋的和我说:

  “初六,你不是我六爷,你是我老黑的财神爷啊!我今天赢了两万九,从小到大,我还第一次赢这么多钱。来,这一万给你吃喜儿……”

  老黑很仗义。

  我本身就赢钱。

  而他也并不知道,是我出千,他才赢的钱。

  但他还是要拿出一万,给我喜钱。

  我本想一会儿出门,再把真实情况告诉他。

  而老黑已经开始掏兜里的钱。

  这一掏,老黑的脸色顿时变了。

  “妈的,老子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