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调教乳夹羞耻 空少被机长狂躁俩小时

时间:2022-06-23

老黑的两万九,是分两个兜装的。

  一个兜里,放了一万九。

  另外的兜里,放了一万。

  可现在,他只剩一万九。

  那一万,不翼而飞。

  裤兜处,还留有一个不长的口子。

  一看,就是被刀划过的。

  很明显,老黑这是被人偷了。

  “会不会是蜈蚣他们干的?”

  我不由的问道。

  老黑一边回身,准备上楼,一边说道:

  “不能,他们没这水平,也没这胆子敢偷我……”

  说话间,我们两人已经到了二楼。

  虽然已是半夜,但二楼的麻将,依旧是桌桌爆满。

  我俩本打算是上刚刚玩的四楼的。

  还没等上楼梯,我随意的一回头。

  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二楼的一个麻将桌旁徘徊。

  这人,正是刚刚在我们牌局旁边转悠的小乞丐。

  因为我之前观察了他一会儿,确定他不懂千术。后来就没再注意他。

  当我看到他时,他也正在看我。

  四目相对,这小乞丐的目光,立刻躲闪,看向别处,根本不敢和我对视。

  我停了下来。

  看着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虽然,这小乞丐没正眼看我。

  但我知道,他正用余光,不时的看向我的方向。

 

  眼看着,我就要走到他身边。

  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他。

  忽然,小乞丐侧身。

  倏然一动,竟从我的眼前,直接溜了过去。

  他的动作很快,如同脱兔一般。让我根本没反应过来。

  怕他就这么跑了,我忙对老黑大喊一声:

  “老黑,抓住他!”

  老黑本来就在楼梯口。

  听我一喊,他大步上前,一伸手。

  宽厚的手掌,一把抓住小乞丐的衣领。

  “你他妈往哪儿跑!”

  明明被抓,但小乞丐却没有丝毫的慌张。

  他甚至连头都没回,只是一抬手,向后一挥。

  接着,就听老黑“啊”的一声惨叫。

  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我急忙上前,还想拦住小乞丐。

  可见他扶着栏杆,纵身一跃。

  竟从二楼处,直接跳到一楼饭馆儿的桌子上。

  顺势一滚,直接冲出门口。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在我心里,只有一个词语形容,轻盈。

  回头看老黑,他的手背处,正在不停的滴血。

  伤口不长,也不深。

  最让老黑压抑的是,他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对方伤到的。

  但其实我看清了。

  小乞丐的两指之间,夹有一个极其锋利的刀片,刀刃朝下。

  回手时,刀刃便已划破老黑的手背。

  他动作极快。即使千门高手,换牌的速度,恐怕都要比他逊色一些。

  简单处理下伤口,老黑和我下了楼。

  他依旧忿忿不平。

  嘴里骂骂咧咧,说什么也要抓住这个小乞丐。

  而之前厨房里的师傅,对小乞丐了解一些。

  他出来告诉老黑,这小乞丐就住在老街东市口的桥洞下。

  老黑二话没说,拉着我,就直接去了东市的桥洞。

  此时已经半夜。

  老街除了星星点点的灯火外,四周都是漆黑一片。

  东市的桥洞里,倒是有点光亮。

  因为有了刚才的教训,老黑出来时,特意把饭馆儿的擀面杖拎了出来。

  桥洞的一角,是用一个破木门遮挡的。

我和老黑蹑手蹑脚的靠上前。

  一到门口,老黑猛的一抬脚。

  就听“咣当”一声。

  木门应声而倒。

  几平米的空间内,一老一少,正看着我俩。

  老的是躺在一个纸壳铺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