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啊好深高潮了 细腰(校园)甜柚子

时间:2022-06-23

 “这手移花接木实在是漂亮,就冲这一手,我老牛就该尊你一声爷,初六爷!”

  和六爷分开那天。

  六爷就说,要我三年之内,扬名立万。

  江湖之中,必须要有初六爷一的名号。

  老黑和陈晓雪叫过我初六爷。

  但那是我们对赌,我赢的。

  今天不是,是老牛发自肺腑,对我手艺的佩服。

  牛老说的移花接木,就是我前面说的千术中的栽赃嫁祸。

  在牌局上,有时要涉及偷牌藏牌。

  而一旦藏牌,就意味着,身上要留赃。

  被人搜身,就有暴露的风险。

  而移花接木,栽赃嫁祸。

  就是把牌神鬼不觉的转藏在别人身上。

  等需要用这张牌时,再把牌悄无声息的摸回来。

  六爷曾说,这招栽赃嫁祸,就是从荣门盗术上,演变而来。

  他多次告诫我,非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

  因为栽赃嫁祸,一旦出事,往往会牵连无辜。

  “现在,是不是该给我朋友一个说法了?”

  我依旧冷冷的看着小朵,慢慢说道。

  小朵似乎还想说什么,牛老率先开口,他带着几分怒气道:

  “跪下,给这位黑兄弟道歉!”

  小朵依旧是气呼呼的,她看着我,眼神中满是不服。

 

  但,牛老发话了,她也不敢违背。

  瞪了老黑一眼,刚要跪下。

  老黑急忙拦住,连连摆手道:

  “别,别,别,可别跪,也不用道歉,我原谅你了,没事儿……”

  刚刚发生的一切,让老黑还是处在困惑发懵的状态。

  我知道,他有很多话想问我。

  不急,今晚我都会告诉他。

  和老黑走时,我把那把小小的,却锋利无比的刀片,放到床上。

  再回头看小朵。

  她满脸桀骜,依旧不服。

  这丫头,真够野的!

  回去的路上,老黑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当然,最主要的问题就一个。

  我真的是老千吗?

  站在昏黄的街灯下,看着老黑,我冷冷的点头。

  “对,我是老千!”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但我的回答,还是让老黑特别震撼。

  他双手抱头,嘴里嘟囔着。

  “怪不得,怪不得……”

  他终于把所有事情都想明白了。

  侯军、蜈蚣,这些或赢或输的事,都想清楚了。

  但接下来。

  老黑的举动,让我还是不由的暗暗佩服。

  他把剩余的一万九千块钱掏了出来,递给我说:

  “那这钱是你赢的,应该给你……”

  老黑的品质,毋庸置疑。

  我没接钱,而是又说道:

  “钱你拿着用吧。老黑,你听过千门八将吗?”

  老黑点头,说他在电影里看过。

  我又问:

  “那你愿意做我的火将吗?”

  老黑依旧是一脸懵。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火将。

  我便把千门八将,分别是做什么的,一一讲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