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被主人调教打屁股视频 车上两个 上面一个吃的

时间:2022-06-23

车子稳稳停在别墅门口。

  两人开门下车。

  程越霖的脚步不疾不徐,走在前面。

  缓缓摁开别墅的指纹锁后,他身形略顿,揉了揉眉心。

  “阮嘤嘤。”

  “嗯?”

  “扶我一下。”

  声音有些迟钝。

  借着柔和的门灯,阮芷音抬眸看他。

  男人半耷的眼睑因为酒意染了抹淡淡的胭色,醉眸微醺,高大的身躯遮去半数光亮,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酒头晕,程越霖现在神情混沌,居然让阮芷音品出了几分与他完全不搭的乖巧。

  觉得他这眼眸涣散,安安静静的样子颇为顺眼,阮芷音笑了笑,伸手扶住程越霖的手臂,搭在肩头。

  费了不少力气,终于把男人扶上楼。

  可到了卧室门口,对方却迟迟没有伸手解锁开门。

  “程越霖?”

  阮芷音转过头,发现他这会儿轻阖着双眼,呼吸舒缓,居然已经半睡了过去。

  好在别墅指纹锁的权限是通用的,阮芷音摇了摇头,打开房门。

  一分钟后,总算把男人投到了那张宽阔柔软的床上。

  正要起身离去,视线又忽而停落在程越霖那张沉静的面容。

  男人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不开口时,倒显得多了几分可爱。

  可即便在睡梦时,挺直的眉宇间也有道浅浅的沟壑,像是没有彻底放松下来。

  回想起琳琅的那番话,阮芷音鬼使神差地,伸出白皙纤细的指节,轻轻抚平了他微凝的眉峰。

  院长总说,这样就可以做个好梦。

  严家的宴会后,程越霖紧接着便去了国外出差,周末才能赶回,北城项目的剪彩仪式最后定在了月底。

  不过阮芷音这些日子也没有闲着,忙着将项目的设计规划投给政府规划部门过审,又让项彬跑了几趟环保局去批环保意见书。

  政府那边的流程审核慢,有时还会推诿扯皮。但程越霖出差前帮她跟规划局的人打过招呼,对方看在他的面子上,审批得倒是很快。

  当然,该走的流程还是不会少。

  时间眨眼到了周五,阮芷音和康雨在规划局待了大半天,总算拿到了审批好的规划书出来。

  刚坐上车,就收到了顾琳琅发在微信群的消息。

  顾琳琅:快快快,看微博,老娘看林菁菲这回还怎么蹦跶。

  阮芷音纤眉微扬,随即退出微信,点开了微博。

  热搜上,林菁菲的名字霸占了最前面的两条。

  【林菁菲堂兄】【林菁菲bg】

  点进去后,其中一条微博的转发已经破了十万。

  娱圈揭秘:秘哥最近收到一位网友的私信爆料,某位操着白富美人设的女艺人,其堂兄不仅学历造假,还曾试图在ici考试中组织作弊,却被女艺人的父亲疏通了关系摆平。以下是该网友发来的林某拘留记录,案件口供,和林某与女艺人的合照。是真是假,大家自行判断。

  林某与女艺人的合照虽然被博主打上了马赛克,但娱乐圈立白富美人设的女明星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网友们很快就根据照片手部的红痣扒出这位女艺人就是林菁菲。

  微博下面的评论也已经是一边倒的形势。

  【上次秦氏发了声明打脸,粉丝吹不了直男斩,就洗白了小三开始吹林菁菲白富美,这才过去多久?】

  【纵容堂兄组织作弊的白富美,吐了。普通人想考ici多难啊,人家做个弊就过了,还捞了笔钱。】

  【在ici这种考试中组织作弊是犯法的吧?这种人必须严惩,不能就这么轻飘飘地放过。】

  【有个法制咖堂兄,还有个帮法制咖善后的父亲,林菁菲这一家子都不是啥好货色。】

  【啧,这回林菁菲的人设是彻底崩塌了吧,白富美没被邀请还能强行出席时装秀?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评论里说的林菁菲强行出席的时装秀,自然就是bg上次在会展中心办的那场。

  虽然被爆组织作弊的是林哲,但网友的怒火显然已经无法掩盖,扒完了林哲,又开始顺着林菁菲的过往行程开扒。

  bg的官博也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出声明,表示从未邀请过林菁菲女士出席新品发布会,并暗指林菁菲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才拿到了时装秀的入场券。

  不少追行程的粉丝都知道,林菁菲过去从未参加过bg的发布会,这唯一的一次,还被bg及时撇清。

  网友们嘲讽林菁菲的同时,又开始去其他与林菁菲有过合作的品牌官博下留言。

  公关反应够快的品牌,也纷纷发出声明,表示将与林菁菲解约,并保留追究林菁菲违约责任的权利。

  经过短短几个小时的发酵,林菁菲的形象已经彻底跌落谷底,还担上了一屁股的违约官司。

  至于林哲,事情闹这么大,估计也免不了之后的牢狱之灾。

  叶妍初:哈哈哈哈,真是大快我心!我倒要看看秦玦这回还帮不帮林菁菲善后!

  顾琳琅:也不知道林菁菲惹了谁,那个营销号明显有后台,不然蒋安政早把热搜撤了,现在秦玦想善后也善不全。

  叶妍初:代言全部解约,粉丝脱粉的也不少,林菁菲这还怎么在娱乐圈混下去?

  顾琳琅:她毕竟嚣张了这么久,还有不少人在观望有没有人帮她,要是明天

  热搜还在,她在剧组那些事估计也压不住了。也是她活该,以前仗着有后台摆谱,现在也有的是人等着落井下石。

  阮芷音没急着回两人的消息,而是先打了个电话回老宅,嘱咐刘叔不要跟爷爷提起林菁菲的事。

  虽然老爷子当初极力反对林菁菲进娱乐圈,也向来不看这些新闻,但林菁菲毕竟是爷爷的外孙女,想必也不希望听到林菁菲的难堪。

  林菁菲和她关系不睦,对疼爱她的老爷子倒还有一点顾虑,至少上次回老宅时圆掉了阮芷音关于婚礼的说辞。

  金煌会所的包厢中,蒋安政带着林菁菲走了进来。

  靠里侧的沙发上,秦玦正沉闷地喝着酒。

  桌上胡乱堆了一片空掉的酒瓶,房纬锐蹙眉坐在秦玦身侧,已经不知劝说了多久。

  蒋安政看到这幕,又暗自瞥了眼林菁菲,嘴边的话迟疑了许久,才叹息着开口:“阿玦,你还是帮帮菁菲吧。”

  那边秦玦置若罔闻,神情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