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老师的批日出水了视频 苏梅王轩

时间:2022-06-23

 很明显,比起刚刚搬来别墅的那次,程越霖这次的出差带给她的感受不太一样。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在这段时间变好了不少。

  吃过饭,阮芷音收拾了碗筷放进洗碗机,然后独自上楼。

  白天时,她又带着康雨和项彬跑了趟北城的工地,这会儿脱了高跟鞋,身上还是隐隐有些疲乏。

  阮芷音走进浴室放好了水,滴了点芬芳四溢的玫瑰精油进去,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解乏。

  泡完澡出来,才看到顾琳琅打来的未接电话,紧接着便回了过去。

  “刚刚在泡澡,手机放在外面。怎么了琳琅,什么事?”

  头发还在滴水,阮芷音点开了免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和顾琳琅聊天。

  扬声器中的传来:“音音,你知道周日是蒋安政的订婚宴吗?”

  “嗯,秦湘前几天跟我说了,但我没想过去。”

  阮家和江家没有交集,阮芷音同蒋安政的关系就更不必说。这场订婚宴秦玦肯定会去,她何必去见那群不想见的人。

  顾琳琅轻叹口气:“不去也好,省的又碰见秦玦。你说他们那几个是脑壳有坑吗?一天天的净听不懂人话,还想着撮合你们俩和好呢。”

  “早干嘛去了,秦玦那一堆破事自己解决不好,等你跟他分手了才想着弥补挽回,真是仗着你以前脾气好,活该。”

  顾琳琅轻细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气,知道她是为了自己,阮芷音不禁莞尔。

  “好了,我都不气,你还生什么气?”

  “我当然气,房纬锐居然背着我给秦玦递消息!”想起这事儿,顾琳琅就顿感窝火,“既然你都不去订婚宴,那我也不去了,就让他自己去吧。”

  阮芷音知道顾琳琅已经和房纬锐冷了好些天,到底不希望她为了自己闹得更僵,于是委婉道:“嗯秦湘说,订婚宴应该会很有意思,要不你去看看戏?”

  秦湘是个藏不住情绪的,前几天打电话给她时,阮芷音就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了。

  想必这场订婚宴,并不会波澜不惊。

  那边顾琳琅思考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我再考虑考虑吧。”

  “对了,我猜我今天在sio酒店的餐厅里碰到谁了?”

  阮芷音眉梢微动:“哦?碰到谁了?”

  “周鸿飞!”顾琳琅的声音多了些打趣,“而且你肯定想不到,他居然在那相亲。”

  阮芷音笑着点头:“挺好的,院长刚去世那会儿,孤儿院好多事情都多亏了他,陈院长应该也想看他成家立业。”

  顾琳琅的语气染上些许揶揄:“说起来,如果程越霖那会儿没答应,他可能就成了你的新郎了。不过还好,没耽误人家去相亲。”

  阮芷音停了会儿,又想到婚礼那天。

  顾琳琅当时给她罗列了三个新郎人选。其中排在第二位的,就是两人在孤儿院的玩伴周鸿飞。

  周鸿飞是典型的寒门贵子,读书时便刻苦,后来去了家科技公司,一路升至高管,又拿了股份。

  根基虽浅,却也称得上是新贵。

 

  见惯了被领养的孩子重新回到孤儿院,像她们和周鸿飞这种一直留在孤儿院不愿被领养的孩子,已经算亲如兄妹。

  回阮家后,阮芷音和对方的联系渐渐变少,但周鸿飞跟她们总是有孤儿院的情分在。

  事有缓急,顾琳琅觉得如果找周鸿飞演场戏,对方大概率不会拒绝。

  只是有可能给对方带去麻烦。

  所以顾琳琅才说,程越霖是最好的人选。

  思及此,阮芷音摇了摇头:“本来就是没影的事儿,就算那时候给周鸿飞打了电话,人家也不见得就会答应。”

  “也是。”顾琳琅声音淡淡,顿了顿,又低声道,“不说了音音,房纬锐回来了,我先挂了。”

  通话随即被切断。

  阮芷音垂眸失笑。

  不过她真的有些累了,用程越霖之前送的那台吹风机吹干了头发,很快躺上了床,缓缓坠入梦乡。

  一夜好梦。

  翌日。

  因为是周六,又连轴转了好些天,阮芷音一直睡到快十点才醒来。

  迷糊地睁开眼眸,阳光透过天空飘荡的薄云洒进卧室,温暖而和煦,连带着明媚了心情。

十分钟后,程越霖刷完了碗,优哉游哉地从厨房走出。

  坐在客厅里思虑了几秒后,阮芷音出声叫住了他。

  “程越霖。”

  “嗯,怎么?”

  男人扬了下眉,吊儿郎当地转过头,墨黑沉静的眸子直直望了过来。

  许是因为他今天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运动装,闲散靠在墙侧的模样,倒有几分高中时的影子。

  阮芷音顿了顿:“你如果再偷听我讲话,我想我需要换个房间。”

  想了想,装隔音层的话还需要请装修师傅过来,换个房间显然更方便。

  程越霖闻言勾了下嘴角,撇开点视线,轻笑着回:“阮嘤嘤,纠正你一点,分明是次卧的隔音太差,可不是我‘偷’听。”

  “另外,别墅就只有主卧和那间客房能住人,你要搬去哪?”

  阮芷音凝眉:“主卧西边不是还有两间房吗?”

  “哦,那是预留的儿童房。”

  男人轻描淡写地划除她的计划。

  阮芷音顿感莫名其妙:“儿童房,你哪来的孩子?”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这未雨绸缪的道理,你不懂么?”

  程越霖懒洋洋的说完,深邃的眼眸淡淡瞧向她,辨不出什么情绪。

  “可赵冰不是说你——”

  话没说完,阮芷音陷入哽塞。

  程越霖既然能准备两间儿童房,像是很喜欢孩子。再怎么着,她也不能如此直白地戳人痛处。

  男人深沉的视线中酝酿着探究:“哦?赵冰说我什么?”

  他知道上回赵冰主动找上她见了面,想必是在不经意间透露了些什么。

  她现在的态度,似乎是对他多了什么不太好的误解。

  “没什么。”阮芷音舒了口气,“好吧,那就不搬了,不过回头我会请装修师傅过来,在次卧装上层隔音板。”

  “随你。”程越霖语调随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而微哂,意有所指地补充,“只要你不嫌浪费功夫。”

  反正就算装了,也用不了太久。

  周末转瞬而逝。

  程越霖出差回来后,紧接着就是北城项目正式开工的剪彩仪式。霖恒毕竟是投资方,他自然需要出席。

  岚桥城北的地势多了些起伏,作为住宅区和商业区开发都不太容易,过去一直属于郊区。

  好在还颇有几分风光意境,市政府不想荒废北城的商业价值,最后规划建成大型的度假园区。

  阮氏不仅负责园区开发,也负责之后的营运规划。出席剪彩仪式的除了霖恒代表外,还有之后入驻园区的几方合作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