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粗好长 丝袜高跟麻麻给我吞精

时间:2022-06-23

 “就是周鸿飞那小子。”终于把包袱抖出,顾琳琅拍了下桌子,拧起秀眉,“我也真想骂骂他,他觉得江小姐长得漂亮又是豪门千金,喜欢人家又自卑得很。要不是碰到江小姐这种性子的,还真激不动他。”

  “昨天周鸿飞走的时候跟我打了个招呼,散场后蒋安政就来找房纬锐打听周鸿飞的来历。”

  “呵,周鸿飞可是我和音音的半个弟弟,房纬锐要是敢帮蒋安政,我就跟他离婚!”

  论年纪,周鸿飞还比阮芷音小上半岁,确实能算她们俩半个‘弟弟’。

  听到顾琳琅那中气十足的话,阮芷音摇头笑了笑:“琳琅,你虽然总是把离婚挂在嘴边,可平心而论,你这性子还不是房纬锐宠出来的?”

  房纬锐结婚后就整日待在家里,连聚会都不怎么去了。就连房家的人,也没有敢为难顾琳琅的。

  叶妍初闻言也点点头:“是啊,琳琅。音音这假结婚的都还没提过离婚,你这之前都开始想着备孕的人,倒是天天离婚离婚的。”

  “我也就是说说罢了。”顾琳琅放低了语气,转移了话题,“音音,看起来,你和程越霖倒是相处得很不错。”

  阮芷音想到自己和程越霖这段时间的相处,顿了片晌,笑着开口:“至少,我们现在都很愿意给对方面子。”

  程越霖在外人跟前总是很给她面子,回到家里,阮芷音也不想计较他偶尔沾染上戏谑和挑衅的言语。

  每个人,都会有放松下来的姿态。

  顾琳琅含笑点头:“能互相给面子就很好了,像程越霖跌落谷底又自己爬上来的人,可比一般人难搞多了。

周末过去,又到了忙碌的周一。

  快到下班的时间,阮芷音刚看完项彬送来的北城项目本季资金流水支出,就接到了程越霖的电话。

  男人依旧言简意赅:“停车场。”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阮芷音余光瞥了眼笔记本右下角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才下班。虽然她不必到点打卡,但早退给员工的印象也不好。

  电话那头,程越霖轻笑着回:“不是要陪你回老宅?再等你一会儿。”

  周三和周五,阮芷音都会回老宅陪爷爷聊天,程越霖不忙的话,也会陪她。

  上周她伤了脚,怕爷爷担心,只通了几次电话,没有亲自过去。

  那天她挂了电话之后,程越霖好像是说了一句,等下周脚好得差不多,再陪她一起回老宅。

  只是最近太忙,阮芷音才把这茬抛到了脑后。

  挂了电话,简单收拾了下东西。

  阮芷音卡着员工下班的时间,坐上电梯下了停车场。

  老宅在城东,从公司过去并不远。

  宾利缓缓停在老宅的庭院门口,阮芷音和程越霖一起下了车。

 

  病痛难耐,阮老爷子每天要服不少止痛药,大半时间都昏睡着。

  这段时间,老人的身子骨愈发不支,甚至已经下不了病榻。

  阮芷音心里隐隐有了准备,却又矛盾地不愿让自己去想还未发生的事。

  散去那阵怅然,走进客厅。

  阮芷音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林成和林菁菲。

  从秦玦手里拿到的医疗合作案被迫搁置,林成这段时间收敛不少,明面上也没在公司找阮芷音麻烦。

  北城项目施工前,他暗中想要动些手脚,但却被项彬发现,现在只每天来老宅围着老爷子献殷勤。

  阮芷音并不意外他的做法,想必在林成看来,趁着最后的时间讨好老爷子才能得利。

  林成做生意的本事算不上突出,之前也是秦玦对林菁菲情深似海的传闻,让林家人觉得有了倚仗。

  而现在——

  阮芷音瞥了眼林菁菲,对方憔悴了不少,脸颊都消瘦得快挂不住肉,靠着浓厚的妆容才看着正常了些。

  收回视线,阮芷音没和客厅里的两人打招呼,把带来的东西交到刘管家手里,开口道:“刘叔,爷爷醒了吗?”

  “醒了,您和程总直接上去就行,季先生也在陪老爷子说话呢。”

  阮芷音点点头,挽着程越霖上楼。

  每次来老宅,他们总会装得亲密些。

  房间门敞开着,老爷子半躺在床,布满皱纹的脸显出几分灰败。

  轮廓愈加清癯,瘦骨嶙峋。

  季奕钧坐在床边,安静削着苹果。

  阮芷音抿下唇,敲了敲门边,笑着叫了声:“爷爷,小叔。”

  程越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眼房间的气氛,也跟着打了招呼。

  “音音来啦。”老爷子的笑容有些虚弱,双眼混沌,声音也沙哑,“奕钧,你瞧音音最近是不是胖了些?”

  季奕钧看了眼并肩而立的阮芷音和程越霖,点点头:“好像是有点。”

  程越霖闻言散漫轻笑,低下头凑近,淡淡道:“音音最近吃的确实不少。”

  说完,男人眉梢微扬,当着爷爷的面捏了捏她添了几分丰腴的脸颊。

  阮芷音脸一红,不知该作何反应。

  以前她不吃晚饭,但和程越霖同住这段时间,也随着他的习惯吃起了晚饭。

  认真说起来,体重是胖了几斤。

  这在老人眼中是好事,阮芷音却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胖点好。”老爷子似有欣慰,低声说完,顿了顿,朝阮芷音道,“音音,我和奕钧说点事,你带越霖去外面转转。”

  这就是有私事要谈了。

  阮芷音没多问,点了点头应下。

  然后和程越霖一道转身出去,并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下楼时,林成和林菁菲已经不在客厅。阮芷音想,这两人应该是回了房间。

  也对,在老宅总得维持着表面上的客气,她也不想和人碰面。

  路过厨房时,阮芷音瞥见刘管家正在帮陈妈处理一大筐菱角,松开挽着程越霖的手,进了厨房。

  “刘叔,要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