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快含住它它想你了 男女多p混交群体交乱

时间:2022-06-23

  刘管家笑着摆手:“不用不用,这玩意尖,小姐你别伤了手。”

  程越霖了句:“我来吧。”

  不等刘管家婉拒,他已经取过一旁的凳子,泰然自若地坐了下来。

  刘管家见程越霖好像有几分兴趣,不好再开口,又不想阮芷音也来跟着动手,转头道:“小姐,要不你帮忙去阁楼取个箱子来装菱角吧。”

  阮芷音含笑点了点头:“嗯。”

  转身时,又瞥了眼正跟着陈妈学怎么去皮的程越霖。

  男人眉峰微蹙,神情专注地低头捣鼓着菱角,动作笨拙却很有趣。

  她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人怎么就对菱角起了兴趣。

  阮芷音依着刘管家的话,去堆放杂物的阁楼取了个干净的纸箱。

  谁知刚出来,就被候在门口的人堵住了去路。

  “表姐,我想跟你聊聊。”

  林菁菲是特意等在这的,她确实有话要跟阮芷音谈。

  可她刚说完,对上阮芷音那张姿容焕发的脸时,又忍不住攥紧了手:“现在我名声尽毁,你开心吗?”

  阮芷音轻笑着摇头,淡淡蹙眉:“那都是你自己作的,与我无关。”

  她当然说不上什么开心不开心。

  哪怕林菁菲是她血缘上的表妹,但她们只是在同一屋檐下不咸不淡地相处了三年。

 

  阮芷音并不会将林家人当成亲人,也不会为不相干的人浪费情绪。

  “与你无关?”林菁菲像是被她漠不关己的神态刺激到,咬了下唇,“如果不是为了你,秦玦怎么可能真就狠下心不管那些热搜?”

  秦玦不理会,还让她来找阮芷音,可林菁菲怎么可能在阮芷音跟前低头恳求?

  她期盼着秦玦总会心软,然后帮她善后,撤掉热搜。可他居然真就那么狠心,看着自己被落井下石。

  他们有十几年的情分,林菁菲从未想过,秦玦有一天会这么对她。

  阮芷音望着对方不甘的眸子,冷声道:“林菁菲,再提醒你一次,我跟秦玦没关系了。不管他做什么,都不必扯到我头上。”

 “再者说,如果你能踏踏实实地拍戏,而不是整天想着走捷径,也不见得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就算秦玦现在跟你没关系,那程越霖呢?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被林哲拖累!”

  林菁菲最讨厌的就是阮芷音这副清高的姿态,继而道:“你这么瞧不起我,可你自己不也是靠男人吗?”

  听到她说对付林哲的人是程越霖,阮芷音面色微怔。

  片晌,又轻笑一声。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程越霖是我丈夫,我不必因为外人的看法拒绝他的帮助,也不会因为你几句话和他撇得清清楚楚。”

  这段时间和程越霖的相处,让她难得多了些以往体会不到的轻松。

  如果程越霖因为些难以言说的原因想要把这段婚姻关系继续下去,阮芷音似乎也不想拒绝。

  他说她和人分得太清,会很伤人,那么阮芷音也愿意学着接受他好意的帮助。

  如果有一天他想收回,那么她会以别的方式,将这些帮助还给他。

  只是这些,没必要和林菁菲多言。

  林菁菲显然没想到阮芷音居然真会这么平淡地接受程越霖的帮助。

  她不喜欢阮芷音,但也对阮芷音有几分了解。在她的印象中,阮芷音是骄傲的,听到她那番靠男人的话,也不该是这种反应。

  眼见着阮芷音推开她下楼离开,林菁菲再次叫住了她:“等等。”

  阮芷音回头,看见对方掏出了一个盒子,打开递到她的面前。

  “这块玉佛,还给你。”

  丝绒质地的暗红首饰盒上,摆着一块通透莹润的玉佛。

  只消一眼,阮芷音就认出,这是秦玦高中时送给她的那块。

  比院长的那块,种水好上不少。

  那时她弄丢了院长的玉佛,又因为回阮家后的几次聚会生了些自卑,躲在阁楼消化情绪。

  秦玦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去商场买了块相似的玉佛回来。只是出国前夕,这块玉佛也不见了。

  眼下看来,是被林菁菲偷偷拿走了。

  不过阮芷音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这块秦玦从商场买来的玉佛。

  “我不需要了。”

  既然已经和秦玦分手,她怎么可能会再收下秦玦送的这块玉佛。

  “是我鬼迷心窍偷拿了玉佛,这件事我可以跟你道歉。但是你真的不要?”

  林菁菲之所以来把玉佛还给阮芷音,只是不想留着这件事,让秦玦加深对她的失望。

  为了阮芷音,连蒋安政,都开始被秦玦疏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