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好深 啊 用力 哦 嗯 啊秘书 汉责文化《惩

时间:2022-06-23

 林菁菲知道,秦玦这是已经明白过来,蒋安政当初设计了他逃婚。

  他不愿怀疑身边的人,可一旦发现背叛,就不会再给多余的信任。

  “我当然不要,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块玉佛,就劳烦你好好收着了。”

  阮芷音只希望,她再也不必应付林菁菲和秦玦等人的纠缠。

  老爷子和季奕钧谈完了话后,瞧起来又多了几分疲惫。

  阮芷音不想打扰爷爷休息,也不想留下和林家人演戏,紧接着便和程越霖一起告辞,离开了老宅。

  回别墅的路上,望着悠然坐在身侧的程越霖,纠结几许,终是忍不住开口。

  “林哲的事,是你做的?”

  程越霖侧首看她一眼,轻描淡写地点了下头:“嗯。”

  见她张了张嘴,又笑着堵住她:“阮嘤嘤,别再跟我道什么谢。我会这么做,也是因为我想这么做。”

  林哲办的事让他不舒坦,同样也是罪有应得。

  “那明天我给你做酱排骨。”

  阮芷音把到了嘴边的道谢收回。

  程越霖轻嗯一声,算是应下。

  她能记得他在饭食上的喜好,当然比客气道谢让他开心。

  停了会儿,他掀了掀眼皮看向她:“所以能不能跟我说说,林哲怎么得罪的你?”

  阮芷音顿了下,叹口气道:“其实也没什么,那时候林家人怂恿林哲跟我献殷勤。有回林哲往我房间藏东西,被我拿刀戳伤,然后就怕上了我,没再纠缠。”

  程越霖见她云淡风轻地略过一切,深沉的视线酝着探究。

  “他藏的什么?”

  阮芷音抿下唇:“摄像头。”

  车厢内沉默下来。

  良久,程越霖摸了摸她的头:“嗯,都过去了。阮嘤嘤,你一直都很勇敢。”

  勇敢?

  阮芷音愣了愣,莫名就想到了和程越霖碰见的第一面。

  那是高二开学的第一天,她刚办完转学手续,当天不必去报到。

  出学校时,恰巧碰见了被杨雪等人拦着为难的叶妍初,引着老师帮忙解了围后,叶妍初乖乖跟着老师回了教室。

  而她转过头,瞧见程越霖优哉游哉地坐在墙头,眉眼间透着恣意的张扬,居高临下看她。

  微哂后道:“你倒是勇敢。”

  阮芷音明白过来,这是位逃课的学生。

  恰巧,送叶妍初回班级的教导主任又走回来寻阮芷音了解情况,就这么尴尬地逮住了程越霖这个不良分子。

  他们也因此接下了梁子。

  收回思绪,阮芷音笑着望向他,应下了那句‘勇敢’的夸赞。

  铃声突然响起,阮芷音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电话。

  接通后,刘管家的声音带着焦急——

  “小姐,不好了。老爷子骂了林先生一顿,然后气得晕倒了,季先生已经把老爷子送去医院了!”

  以阮老爷子的身体,这个时候被送医,显然不是小事。

  霎时间,阮芷音白了脸色,像是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握着手机的手也隐约颤抖。

  她咬着牙,顿时感到一阵茫然的慌乱。

  “阮芷音,看着我!”

  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勉强换回了阮芷音的思绪。b

  程越霖端视着她的脸色,握住她的手,叹了口气,柔声道:“阮嘤嘤,别怕,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嗯?”

  对上男人沉稳的眼神,阮芷音轻轻点了下头,掌心的温度,让慌乱的心绪稍稍冷静下来。

  是啊,爷爷还在医院,她不能怕。

 “这怎么可以?”

    “雨柔,你怎么可以跟一个男人住在一起?”

    “我坚决不同意!”

    在见到贺雨柔竟然邀请叶凡跟她同住一处之后,旁边那位叫杰克.布朗的金发碧眼的富家少爷,无疑嫉妒疯了。

    当即反对道。

    但是贺雨柔都懒得理会他,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

    “楚先生,不用理会他。”

    “我跟他除了在一个学校上学之外,便没有任何关系。”贺雨柔给叶凡解释道。

    叶凡却是略有深意的笑了笑:“但我看,这位少爷,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啊?”

    “我才管他怎么想的呢,跟我有没有关系。”贺雨柔似得是对这个叫杰克.布朗的少爷厌恶透顶,每每说起他的时候,都没什么好脾气。

    “楚先生,天也不早了,我先带你们去我的公寓吧。”

    “正好,我也帮你们收拾一下房间。”

    贺雨柔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开始和叶凡的同居生活了,咖啡才喝了几口,当即便邀请叶凡和唐韵两人去她的住所。

    而这,无疑也正合叶凡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