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上司高H 中篇乱人伦小说美妇

时间:2022-07-04

   香墨,沈羲和钻研已久,早有成品,只是每一次都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拿到独活楼卖的都是普通的香墨,她自己不愿使用,这次的香墨终于达到了她的要求。

        便可以实施下一步的钻研。

        谢韫怀在西域得了一种奇异的花,花香可提神,然则许多种植这花的人,都因常年接触之后死于中毒。

        这些人虽然都死于中毒,却因不在同一地方,而花误食却也无毒,故而没有人往花香之上深想,是谢韫怀走了几个地方,都听闻类似之事,且家里都有此花,才惊觉可能是花香之故。

        如此奇异杀人于无形之物,最是得沈羲和喜欢,她要想法子将花的芬芳融入到墨里,就必须要一款好墨,令人爱不释手才行。

        不过是不是花香所致,尚在证实之中,沈羲和不着急,先把这种无害的上等香墨摆到独活楼出售。

        她将方子递给红玉:“做出一批,放到独活楼。”

        先把香墨打出名头,若当真有这样奇特花香,又能融入墨中,沈羲和有用得上之时,也好有个证明,证明与她的香墨无关,至于如何把有毒的和没毒的做得一般无二,等得了花再琢磨。

        “殿下……”紫玉忍不住轻唤一声,她见不得有人欺负沈羲和。

        知晓紫玉一心为自己的抱不平,沈羲和垂眼看着她书写的字:“可识得?”

        紫玉伸长脖子看了一眼,眉头一皱:“忍?”

        “不是忍。”珍珠也随着看了一眼,少了一点,珍珠旋即反应过来,“是不忍。”

        “刀往殿下心口上悬,还要殿下忍她?”碧玉立时会意沈羲和的意思。

        安争依想要嫁入东宫,对太子殿下动心思,还不是纯粹的心思,可不就是往沈羲和心口上插刀。

        紫玉听了两眼反光:“殿下,我们要如何出气?”

        沈羲和已经端起了一旁的茶碗,浅饮一口后,放下茶碗,漫不经心开口:“用不着主动给她使绊子,她既然造了这个势,自然不会只是为了让我不敢轻易对她下手。”

        “嗯?”紫玉不解。


 

        珍珠凝眉思忖片刻后道:“她的目的是为了嫁入东宫,太子殿下不松口,殿下与太子殿下尚且还算新婚,陛下和太后也绝不可能随意给东宫添人,她只有一个法子入东宫。”

        “什么法子?”紫玉越听越迷糊。

        碧玉豁然开朗:“让东宫……不,让殿下对她有愧!”

        “让殿下对她有愧?”紫玉觉着这是痴心妄想,“她是傻了么?”

        珍珠瞥了她一眼,对沈羲和道:“婢子这就去盯着她。”

        沈羲和先前对淑妃做的事情,虽然证据全无,可人尽皆知,这是抹不掉的霸道。

        安争依正是借了这个把自己放在弱势一方,接下来她只需要寻个机会,对自己狠一点,来个栽赃嫁祸,让人人都误以为是沈羲和对她下的手,正如当初沈羲和对淑妃一样,虽然寻不到证据,但谁都能知晓就是沈羲和所为。

        如此一来,陛下一定要安抚安氏,又有前头淑妃之事,沈羲和的霸道足可触怒陛下,陛下强行将受害者安争依嫁入东宫也不是不可。

        “盯紧些,必要时……”沈羲和缓缓掀开下垂的眼帘,黑曜石般深邃漆黑的眼瞳对上珍珠的目光,没有丝毫杀气,却像看不见底的深渊一般令人心惊胆战。

        “婢子明白。”珍珠应声离去。

        安争依若当真还有下一步,等到造势完毕,就策划自伤来陷害沈羲和,那么就让她作茧自缚,自伤变成自戕!

        人死了,就没有了不该有的心思,这也是对陛下的震慑与反击。

        至于是不是沈羲和所杀,凡是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总不能草率给太子妃定个杀人之罪。

        珍珠离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又折返回来,面色不大好:“殿下,安大娘子从假山上摔下来,据闻是二娘子所推。”

        沈羲和眸光一凝。

        安争依好快的速度,她以为安争依散布这些留言,是为了对她下手,没有想到她倒是有些聪明,把沈璎婼引过去,让沈璎婼成了替罪羊。

        其实沈羲和低估了安争依,早在西北之事发生后,陛下就开始忌惮她,给东宫添人是陛下觉着最好的法子,陛下把这个事儿都通知了心腹大臣,安争依是第一个站出来领命的人。

        对于沈羲和到底有多少手段,安争依已经从陛下这里了解清楚,故而她根本不会直接与沈羲和正面冲突。

        昨日在宴席上她是故意提出要倾慕太子殿下,也料定太子殿下与沈羲和不会让她入东宫,又借了淑妃之事做文章,把自己说得楚楚可怜。

        她心里清楚这样流言蜚语传到沈羲和耳里,沈羲和必然会猜测她极有可能一步步逼迫东宫不得不接纳她,和沈羲和正面交锋,她胜算不大。

        因此她一早就让人传了消息给沈璎婼,让沈璎婼知道是她故意散播谣言,没有想到沈璎婼听了也能沉住气,没有寻上她质问,弄得她只能借助刘三指的眼线,与沈璎婼来了个“偶遇”。

        挑准了时机,故意刺激沈璎婼,沈璎婼的沉静再一次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并未对她下手,只是要夺路而走,安争依就是借沈璎婼与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摔下了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