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潮喷失禁h 老局长的粗大高H

时间:2022-07-04

  沈羲和没有沿着萧华雍的轨迹追上去,而是侧身朝着另一个方向。

        行宫固然不能和皇宫相比,却也不小,萧华雍能去之处数不胜数,但沈羲和心里莫名有一种笃定,笃定萧华雍会去一个地方。

        在山脚的平谷,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小溪不出百米就有一片平仲树林,还是萧华雍偶然间发现,而后神神秘秘带着沈羲和去了那处。

        山延如屏,水流似带,蓝空同镜。

        有鸟语花香,有彩蝶翩跹;有玩猴掠过枝头敏捷的身姿,又大鹏展翅长空矫健的身影……

        此刻,临水照影,多了一抹负手而立的孤寂身影。

        清风从远处的山岚拂来,牵动他的衣袍,更衬得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

        他在气恼,非常气恼。

        沈羲和侧首看了珍珠一眼,珍珠会意,停了下来,与天圆一左一右面对而立。

        轻纱裙摆轻抚微草,沈羲和脚步无声走到萧华雍的面前,站在他的身侧,目光由远拉近,垂眸落在水面上两人的身影上,她看着水中的他。

        萧华雍一直在等沈羲和开口,可等了不知多久,她好似并无话要对自己说,只是静静地站在他的身侧。

        本来还端着的萧华雍撑直了脖颈,努力克制自己一遇上沈羲和就不大听使唤的脑袋转向她,可眼珠还是忍不住转向了她那一边。

        这一幕,被盯着水面的沈羲和捕捉到,她忍不住轻笑出声。

        听到她的笑声,萧华雍才瞥见自己的小动作完完全全在水中暴露出来,顿时脸颊下陷,气恼变成了恼羞成怒,转身要往另一边去,却感觉到了自己袖袍多了一股滞力。

        心里告诫自己要用力挣开她,要决然离去,脚却瞬间停下来,这里是溪边,若他用力,她没有稳住自己,一头栽倒在水里,会不会受寒?会不会磕伤?会不会恰好遇到水里有毒的蛇……

        止不住的担忧,哪怕是凭空想象,也足够让他担惊受怕,萧华雍其实很唾弃这样的自己,可他改不了,也不想改。

        “是我不好。”沈羲和说着软话,“你别恼可好?”

        萧华雍不是做戏,也不是闹脾气,而是真的被伤到,在沈羲和说出让安争依入东宫的那一瞬间,似有一柄利剑插入他的心口,紧缩的刺痛令他有一瞬间的晕眩。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他当做筹码,当做保全沈家人的物件?

        他知道她嫁给他是权衡利弊,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强求,是在他一厢情愿,只盼着求着她能待他好一些。

        在她心中,他自是无法与她的至亲相提并论,他深切清楚地知晓,若有一日他与沈家终须她做出一个选择,她会毫不犹豫选择沈家。

        那是生养她的地方,有着她十多年的依托和情根,他不痴心妄想能够轻易撼动,可她毫不犹豫为了沈璎婼要他纳妾,还是让他犹如万箭穿心一般痛入骨髓。

        一路狂奔出来,冷风一过,他才有了些许理智,他隐隐猜到她如此做,或许是有旁的用意,可伤心是当真伤心,原以为自己能因此冷硬一些,然则她一开口,一句软话,连一句歉语都无,他竟然一肚子的委屈与怒意刹那间烟消云散。

        萧华雍啊萧华雍,你可真是有出息。

        心里酸楚而又无奈地叹息一声,萧华雍最后的傲气只能让他自己抿唇不语。

        尽管他仍旧沉着脸,可沈羲和能够察觉到他的软化,一点点拽住他的袖袍,牵动他的手,顺着袖袍滑下去,握着他的手,他假意狰了一下,沈羲和连忙追上去,握得更紧。

        只是这么简单,萧华雍的心口就一暖,绷着的两颊有些酸,极力克制自己唇角上扬。

        沈羲和佯装没有看到他的克制,低头也掩饰自己双唇荡漾开的笑意:“北辰,你曾说过的潘杨之好,我虽不全信,却也对此有所憧憬。我知晓这样的千古佳话,绝非一人能铸就。我愿意与你一道尽力,无论你我能否走到这一步,日后回首皆能不悔。”

        是的,沈羲和还是不信,却愿意去努力,曾经这对于她而言不过是传言,传言其实都是宣扬美好的一部分,甚至沈羲和都在想,明面上潘杨二人的确是始终如一到人生尽头,可过程谁又能知晓,不曾有人动摇过呢?

        男女之情,她素来不深信,也从无向往,然而她到底是个活人,又遇上了萧华雍这样的有心人,让她便是不信,也愿意去试一试。

        浮云舒卷,熏风旖旎,都不及他抬眸刹那间温柔至极。

        四目相对,她眸中含笑,深凝着他:“方才之事,我自有旁的法子化解,便是我没有,我还有你。可无论你我如何做,至多不过是给安氏一个教训。”

        萧华雍脑子里满是那句“我还有你”,其他都没有认真听,唇角的弧度再也克制不住。

        沈羲和也被他纯粹的欢喜感染,笑意略深:“哪怕整个安氏覆灭,于我而言也不够快意。此事背后是陛下,今日你我阻拦了一个安争依,明日还有赵争依,钱争依……

        我不喜在一件事上与人纠纠缠缠,既然陛下已经动了手,就断没有可能因为他是陛下,就能让我优待的道理。”

        心里甜滋滋的萧华雍,早就已经忘了沈羲和完全不经过他同意,就允诺要让安争依入东宫的恼怒,这会儿觉着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儿,满心满眼都是明艳动人的妻子:“你要如何?”

        无论你要如何,我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