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旗袍贵妇 早就想在办公桌下要了你

时间:2022-07-04

        “咳。”掩饰性地轻咳一声,萧华雍好声好气哄着,“我这一生,年华不长,不过二十载。算人算心算事可谓算无遗策。独独遇见了你,费尽心机也谋算不到。不过是些挫败之后,自个儿勉励的狂言,呦呦切莫往心上去。”

        指尖一顿,沈羲和抬眸看向挂着温和而又殷勤笑容的萧华雍,她觉着他这句看似在圆说法的话,其实是真话。

        那句话或许当真是他又在自己这里吃了闭门羹,或是被自己挫了心,回去之后又恼又不甘心,收拾了心情忍不住给自己的鼓劲之言。

        这样一想,沈羲和轻轻抿唇一笑,目光变得极度包容,她低声一笑:“好,不往心上去。”

        饶是聪睿如萧华雍,也摸不清自己是那句话取悦了妻子,她并不灿烂的笑容却极具感染力,昭示着她的心情愉悦。

        她笑颜逐开,萧华雍就觉着岁月静好,连炎夏的气息都少了浮躁只余芬芳。

        恨不能整日都黏着她,哪怕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她或是伏案看书,或是倚窗刺绣,或是小亭抚琴,或是静立看着短命撒欢……

        目及之处,只需有她的身影,他的心便一片安宁。

        时至八月,中秋将至,太后寿诞也在眼前,不是大寿并未隆重安排,登州的灾情却始终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所有人的心思都被登州灾情所牵扯,除了安争依,就连佑宁帝都没有多余的心思关注沈羲和的一举一动。

        这一日,登州再次传来奏疏,佑宁帝看了面色凝重,登州严重缺水,百姓已经按耐不住要迁移,能够调动的水源都已经调动,消耗了极大的财力物力,却仍旧杯水车薪。

        八皇子景王萧长彦奏请允许百姓迁移,由官府来组织与安顿。

        这是个极大的问题,迁移到何处去?安排在什么地方?除了登州之外附近干旱也不轻,是否都迁移,若是全部迁移如何安置?大量迁移是否会引得人心惶惶?

        若不全部迁移如何安抚登州以外的百姓,另则若是朝廷下令迁移,有些百姓固守不愿迁移又如何安排?等等一些列的问题,让萧长彦的奏请一时间难以得到落实。

        佑宁帝紧急召见三省六部已经相关朝臣商议,各执一词,各有利弊,最后是一番争吵,没有吵出结论,气得佑宁帝拂袖而去。

        行宫有个藏书楼,是供帝王和皇室阅览之所,佑宁帝时常来此,建在清幽的竹林之中,屋檐下挂着竹牌制作而成的风铃,风起铃响,清脆的声音不但不觉吵闹,反而似老僧手中的木鱼,有种令人宁心静气的魔力。


 

        佑宁帝一迈入藏书楼,心里的沉郁之气就散了不少,刘三指取了帝王之前未看完的书籍捧过来,内侍都守在外面,刘三指安静地陪着,屋子里只有香炉里飘散的清香缭绕拂动。

        不多时外面有了响声,佑宁帝仿若未闻,刘三指出去片刻后回来躬身道:“陛下,镇北候府、平遥侯府的郎君带着人猎了一只梅花鹿,有上好的鹿茸血,陛下可要饮用一些?”

        鹿茸血是上等滋补品,尤其是刚放出来,更是难得。

        佑宁帝自过了不惑之年后就特别注重养生之道,听了此言颔首:“呈上一碗。”

        大补之物,巴掌大的精致小碗,是由太医亲自送来,不但检查了鹿茸血,还探了陛下的脉,确定佑宁帝能够承受得住,佑宁帝才饮下。

        等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佑宁帝并未不适,太医这才退下。

        太医退下之后,香炉仍旧香烟缭绕,时间一点点划过,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佑宁帝顿觉一股燥热之气,来得极其迅猛,直冲腹下,他豁然站起身,双拳砰地一声砸在案几上,咬牙道:“刘三指,封了书楼!”

        说完佑宁帝大步离去,他隐隐觉着自己被算计,却想知道什么人敢算计他,本想名人去传淑妃,却觉着他停在这里等反而更难克制体内的躁动,反而是出了屋子,行走间让他能够克制住没有露出丑态。

        出了书楼也没有发现有人凑上来,此处是行宫,兼之佑宁帝在女色上克制,周边也没有个宫娥,竟是内侍,他保持着最后的清醒朝着距离书楼最近的淑妃宫里而去。

        “陛下……”内侍见佑宁帝疾步而来,正要行礼通传,张个口陛下已经不见了踪影。

        “淑妃在何处?”佑宁帝看到淑妃的大宫女,沉声问。

        “娘娘在午歇……”宫女的话也为说完,佑宁帝疾步入了寝宫。

        寝宫内充盈着怡人的香,风吹动着飘垂的重重帷幔,佑宁帝看着影影绰绰的一抹婀娜身影面朝内侧躺着,心头更加火热,扯了衣袍就贴了上去。

        安争依是有意识的,只是她浑身乏力,口不能言,感觉到健硕的身躯贴过来,听到陛下的声音,她睁大了眼睛,原本以为只要陛下将她翻过来,就能看清是自己,一切还能来得及,却没有想到中了药的佑宁帝压根等不及从正面来……

        刘三指守在淑妃寝宫外,瞪大眼睛看着太子妃与太后带着昏迷不醒的淑妃赶来,淑妃的大宫女也是脸色苍白和惊慌。

        淑妃在这里,那寝宫里的是何人?

        “刘三指,你缘何在此?”太后诧异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