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药强奷到舒服的感觉 第一次男生会疼吗

时间:2022-07-04

   安二郎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又猜不到是何事,求助的目光投向父亲,父亲也不敢开口与他说什么,只是给他隐晦地打眼色,安二郎知晓这是让他说实话,他只能道:“家中幼妹馋了鹿肉,小臣来京都前剿匪受了些伤,尚不能骑射,与余世子有些故交,这才托了余世子相帮。”

        猎到了梅花鹿这样的好东西,询问帝王是否要饮鹿茸血这是必然之事,否则就是不敬之罪,至于陛下会不会饮,就看天意,这是沈羲和设局留下的唯一不可预估之处。

        实则沈羲和把握极大,一则鹿茸血是上好之物,皇家子弟都会饮鹿茸血滋补,佑宁帝更是对养身极为重视,梅花鹿并不是时常就能遇上,帝王也不会为了口腹就下令猎捕梅花鹿,否则地方官员豪富就会大肆猎杀,每次饮都是狩猎偶然猎到。

        距离上次像个许久,二则近来登州之事让佑宁帝头疼不已,太医都传了几次。鹿茸血有强身健体,使人精神焕发之效,帝王不会错过。

        关于玉簟香会刺激鹿茸血成为催情之药会不会提前被帝王所知,这一点沈羲和也早就规避。

        包括玉簟香在内很多香都是从沈羲和的独活楼采购,但以前的荣贵妃现在的荣昭仪对沈羲和有敌意,采购来都压箱底或者分给一些宗室宫里不受宠的宫妃,就是不想沈羲和的东西出头,故而在沈羲和接掌宫权之前,这些东西都没有人知晓它们的存在。

        是沈羲和接掌宫权之后才重新清点这次行宫所带之物才让这些东西渐渐见了天日,玉簟香也是在沈羲和的授意下出现在书楼与安争依那里。

        沈羲和对自己的香很有信心,只要佑宁帝点了就会喜欢上它的凝神清新,会让时常在书楼点,因着多次点过所以不会有防备,守书楼的内侍是沈羲和的人,今日他也是受安氏的暗算才闹了肚子,佑宁帝素来有仁君之风,自然不会为难他。

        安争依为何突然想吃鹿肉,其实传信给安二郎的丫鬟是沈羲和让人假扮,根本不是安争依自己的意思,而今日这些人去狩猎,也是沈羲和让步疏林煽动了丁珏组织,恰好定在这一日。

        来了行宫,入秋之后狩猎是常有之事,更是一种不可免去的风气,若非今年登州之事,帝王只怕会亲自组织秋狝,似丁珏这些功勋子弟去打猎,也没有任何可怀疑之处。

        一切的一切,都是安争依想要爬龙床,在明知鹿茸血与玉簟香不可共存的情况下,先是知晓有人要围猎,借用兄长的怜惜之情,央求丁珏他们猎到梅花鹿。

        有了梅花鹿有了鹿茸血,势必要献给尊贵的陛下,而这等好物陛下听闻如何能够不饮用?安争依猜到陛下会饮用,又知晓书楼陛下常去,近来又点了玉簟香。

        这就是合情合理的解释,可只有佑宁帝与安荆南知道,安争依绝对没有爬龙床的心!

        他们知道又如何?证据确凿,他们要如何为安争依扭转乾坤?

        “去,把安氏带过来。”佑宁帝按了按太阳穴。


 

        他从得到皇位就如履薄冰,四面楚歌,这么多年经历了无数阴谋诡计,一直是胜利者,走到今日,积威日重,已经许久没有这么无力和气恼过。

        明知道真凶是谁,明知道被算计,甚至人家连如何算计的过程都原原本本摊开到了他面前,却愣是让他没有办法去惩戒,不但惩戒不了真凶,还要成为真凶手中的提线木偶,顺着她的心意一步步走下去!

        佑宁帝遇到过形形色色的对手,沈羲和这么胆大,这么肆无忌惮的还是第一个,哪怕当年宦官专权的时候,哪几个欺主的奴也不敢如此放肆!

        这要是放在十几年前,以他的心性,非得气得吐血不可!

        安争依虚弱无力,哪怕是被收拾了一番,衣着整齐,却仍旧是媚态横生,一看就是经过云雨尚未平复的模样,这副样子让崔征和陶专宪这样的老臣看了脸色很不好。

        “你缘何在淑妃的宫里?”佑宁帝问。

        “陛下……小女……小女不知……”安争依是真的不知道,她不过是午歇片刻,熟睡过去,怎么会一醒来就在淑妃的宫里,且浑身绵软乏力,后来就……

        泪水一颗颗滚落,安争依也算是经历过不少明争暗斗,自以为自己心坚志强,但这一次的事情还是让她大脑一片空白,终于明白自己那点小聪明对于有些人而言不过是蚍蜉撼树,不值一提!

        “你可有遣人知会你阿兄想食鹿肉?”佑宁帝又问。

        “陛下,小女没有,小女没有!”安争依哭泣着摇头否认。

        佑宁帝最后问:“你可知鹿茸血与玉簟香相冲?”

        安争依咬着唇,好一会儿才颔首。这个她知道,和在书楼的内侍不同,内侍省告知了安争依的丫鬟,丫鬟自然要告知安争依,而玉簟香会出现在安争依那里,本就是沈羲和刻意而为。

        “去,把安氏的婢女叫来!”佑宁帝又吩咐。

        退下的内侍很快就匆匆归来,战战兢兢说安氏的丫鬟自尽了。

        沈羲和唇角上扬。

        “陛下,事情明了,安氏女为攀富贵,暗算陛下,有损龙体。她乃陛下赐婚东宫,如此作为,更是挑拨陛下与太子父子之情,有损君威。还请陛下严惩,以儆效尤。”陶专宪掷地有声道!

        “陛下,小女一心爱慕太子殿下,岂敢对陛下生了妄想之念?还请陛下明察。”安荆南还想垂死挣扎一番。

        “安都护,凡事讲究证据,眼前证据确凿,安娘子胆大妄为,安都护亦有管教不严之责。安娘子若是寻常娘子也罢,她是东宫妃妾名分已定,如今谋算陛下,这是陷陛下于不义,日后陛下如何面对太子殿下?此事必须严惩不贷。”崔征冷着脸道。

        “陛下——”安荆南不理他们,吵不赢这些巧舌如簧的文臣,只能求助佑宁帝。

        这已经不是安争依一个人的事情,若事情就此定论,身为太子准良娣的安争依算计陛下,为了安抚太子殿下也必然是要赐死。安争依赐死,正如崔征所言,他也是教导无方,整个安氏将会颜面无光,他作为父亲也要受到牵连。

        佑宁帝自然是向着安氏父女:“事情尚有疑点,命宗正寺与京兆尹协同详查,三日之内,必须查出……”

        “太子妃……”佑宁帝话未落,天圆就急匆匆跑来,给佑宁帝与太后行了礼之后,十万火急对沈羲和道,“太子殿下急怒攻心,吐血昏厥!”